[短篇][同人][デュラララ!!][双子叶]恶人与他掌心中的花

对不起,我还是管不住自己摸鱼的手_(:з」∠)_

 

写正稿时摸鱼真TM开心啊(嘴角流下血迹的爽朗笑

 

13卷剧透有。SH里舞流对青叶的称呼变成了“青っち”所以这里用了“青仔”这种翻译(毕竟“小青”什么的,实在有点穿越呢,素贞姐姐

 

临也存在感有点高,也有一点帝杏

 

BG向。BG向。BG向(重要的事说三遍

 

当然你们都造我本命是什么但现在请不要提什么CP节操不然就好像我真的有过一样(。

 

慎入

 

=================

 

青叶站在折原家门口长叹一口气。

 

从某个时间点开始,他来这里的次数变得非常频繁,少则一周一次,多则隔天一次,有时候还会连着几天被屋主逮过来“做客”。要说讨厌当然算不上,虽然每次被吉桐知道他又到折原家去了都要面临一通声泪俱下宛如恶意弹幕般的“杀了你”实在是麻烦得要命。但怎么说呢……青叶边想着边按下门铃,可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反应。正在他想按第二下时,听到背后传来了轻微但迅捷的响动。

 

啊,又来,每次都是。想着应该又是舞流在开玩笑,青叶猛地回过头伸手去挡。刚想说“这次再不会被击中”,映入眼底的却是九琉璃的身影。

 

膝盖窝处传来撞击以至于整个人向前栽去的同时青叶心里冒出了“糟糕”两个大字。下一秒,他的脸埋在了九琉璃的胸里。

 

“呜啊!青仔好色!居然在少女家门口用脸袭少女的胸!”背后传来舞流夸张的声音。

 

“你们两个真是……”脸红得像蒸熟了的蟹一样的青叶急忙稳住重心把脸从九琉璃的胸部上抬开,却被九琉璃一把抱在怀里。“……年贺(这是新年礼物哦)……”微微矮一点的少女仰着头用细微的声音对青叶说。

 

“谢谢……会这么说才有鬼啦!快,快放手……”看到不远处两个路过的大妈一面对这边报以了略带鄙夷的视线一面露出了讥讽的笑容讲着什么,青叶无奈却动作轻柔地把九琉璃从自己身上摘了下来。“青仔你真不解风情!”舞流摆出气鼓鼓的脸,看着青叶捡起因为刚才的冲击失手掉在地上的袋子,“像你这种每天早晨都会勃起的青春期的男孩子,遇到九琉姐这样身材火辣面容娇美的女孩子主动投怀送抱,不立刻喊着‘我开动了’扑倒对方的话,对女孩子超失礼的好吗!简直不是男人哦!”

 

“什……我还不想被警察抓走啊!再说我才不会每天早晨勃,勃……喂这种词你一个女孩子不要毫不在意地就脱口而出。”简直不知道该针对哪里进行吐槽的青叶按住跳个不停的太阳穴,把手中的袋子递给九琉璃,然后和双胞胎一起走进了折原家大门。

 

“我一个男生姑且算是赚了,而且我不住在这附近,所以无所谓。但你们总和我开这种太亲密的玩笑会被路过的邻居讲闲话吧。”在玄关脱下大衣时,青叶这样对双胞胎说。

 

“诶~看不出来诶~原来这年头的不良少年也会在意邻居的闲话了~”舞流说着和九琉璃一起探头去看青叶拿来的口袋里都装了什么,“哦,看到了相当好的肉!新年一大早就送这种肉过来,结果青仔你是想包养我们吗?”

 

“……不修(简直就像是好色大叔一样)……”

 

“什么啊,是我母亲的下属送的,我们家只有两个人吃不……喂,好好听我讲话啦你们。总之就算我是不良少年,至少在我认为必要的范围内,我都装得很乖,不会给自己惹麻烦。”

 

“哦~那是怕我们也惹上麻烦咯?譬如呢?”舞流和九琉璃仰起脸。

 

“……我怎么知道。”青叶瞥了折原家的大门一眼。不论怎么看这扇门都是新换不久,门口外侧的墙似乎也有重新粉刷过。青叶知道在上个月有人曾在折原家的家门口做了非常过分的涂鸦,有针对已经失踪了的折原临也的,也有针对这对父母一直在国外工作、现在连兄长都已经下落不明的未成年双胞胎自身的,涂鸦的内容既有谩骂,也有威胁。而且某段时间内折原家的信箱也总是被塞满了各种奇奇怪怪的信件,既没邮戳也没有署名,但怎么看,其来源都大抵是那些和临也有仇或看不惯这对双胞胎并对她们有所企图的不良少年。

 

与此相比,会被街头巷尾的人传闲话,并被在附近的店里买东西时被冷言相待刻意刁难,或被邻居家喝醉了酒的大叔说着“反正你们也在陪别的男人睡”纠缠,似乎反而都不值得一提。

 

完全没有看不起这对双胞胎的意思。青叶也很清楚这两个人的生存能力,知道普通人想凭借一般手段真的欺负到她们简直是痴人说梦。但不管怎么说,这两个人都还是柔柔弱弱的普通女孩子——至少青叶觉得她们柔弱又普通,虽然和她们在一起时被捉弄和挨揍的总是自己——家里条件优渥,没打过工,连高中都没有毕业,既没有成年人的体力,也不了解成年人的心思究竟可以坏到什么程度。

 

即使她们其实从没主动伤害过任何人,但仅凭她们“足够与众不同”这一点,就已经会招致很多人打着伪善的旗号对她们行加害之事了。麻烦多了总归不值得庆贺。

 

“或许我这么谨慎看起来逊得要命,但总之你们小心些不是坏事。”来到厨房的青叶把肉和其它食材从袋子里拿出来,半轰半哄地把说是要来帮忙,其实根本是打着注意想来给他添乱的双胞胎逐出了厨房。

 

如果折原临也看到自己现在这副样子,大概会笑得连话都说不出吧。就某种意义来说,那家伙的奸计也算是得逞了。叹着气把葱段切得整整齐齐的青叶脑海中浮现出无比厌恶的男人的脸。想着自己现在正是在这个男人长大的地方给他的妹妹们做新年的第一顿火锅,青叶脸上不由得浮现出有些恶意的苦笑。

 


 


 

一年多前,他专门用来参加DOLLARS和蓝平方活动的手机收到了一封未署名的邮件。邮件内只有一句话:谢谢你对我妹妹们的照顾。

 

连用膝盖思考都知道这封邮件是从哪个人那发来的。虽然知道自己做的事一定会被这个男人在暗中看个一清二楚,但就是这么摆明了被挑衅过来,说不火大才不可能。“因为平时也没少受临也老师的照顾。”这样回了一下后,青叶便把手机丢到了一边。

 

之后不久就从折原家的双胞胎口中听到了她们大哥失踪了的事。

 

双胞胎两人为此还被警察局叫去录了口供,因为在折原临也失踪之前,似乎曾和平和岛静雄一起卷入一场严重的斗殴事件,并对某栋建筑极其周边造成了一定的伤害。双胞胎当然什么都不知道,知道的肯定也装作不知道,所以没多久就被警察放了出来。在警所外面等她们的青叶看着两人没事儿人一样的脸也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出于对折原临也的厌恶,主动在她们面前询问起这个人的事他可做不到;而且最关键的是,就算那个人再怎么招人厌恶,他也是把眼前这两个人一手带大的亲哥哥。

 

在别人的亲人音讯全无甚至生死未卜的当下提起这个任谁都知道算得上是自己冤家的男人,不论是关心也好是安慰也好,听起来都无疑是虚情假意和幸灾乐祸。青叶自认自己的神经还没有粗到那种程度。

 

他也没法告诉双胞胎说你们的大哥还活着。一来他没有直接证据,二来他也不认为九琉璃和舞流愿意在别人面前表现出她们还在意自己大哥的生死。

 

所以他能做的就只有在把双胞胎送回家后给吉桐他们挂电话。

 

“因为她们的大哥之前没少结仇,而她们本身又有些惹眼的缘故,恐怕他失踪后会有很多过去还忌惮着她们大哥不敢下手的人跑去找九琉璃和舞流的麻烦,所以最近一阵子可能要拜托大家盯紧点。”

 

“居然胸有成竹地一口气讲出了两个可爱的女人的名字,有你的哦青叶。一定是又想死了吧。为什么我们一定要保护你这家伙的女朋友!”

 

“到底为什么你会认为她们是我的女朋友,真看不出来吉桐原来你是那种纯情到会觉得能说上话的异性就是男女朋友的人吗。”青叶啧了一声,“还有不要随便学了什么词就拿来说,胸有成竹不是这么用……啊啊抱歉,请饶了我,拜托不要再拿电话话筒刮玻璃了!……”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他出入折原家的次数开始增多。有主动去的,也有被抓过去的。但不管是自愿还是非自愿,他和折原家的双胞胎的关系都迅速地熟稔了起来。在听说折原家的父母因为格外忙碌,今年的新年也无法回家过年,要等一月末才能回来后,青叶实在忍不住了,询问了双胞胎新年那天自己能不能去她们家里拜访。

 

现在想想的话,那根本就是中了折原临也的圈套也说不定。青叶到不愿意相信那个男人是故意为了提醒自己去照顾他的妹妹们,才给自己发的那封邮件,但那个男人也一定是明确地知道了自己和他妹妹们的关系。虽然已经从池袋失去了踪迹,但那家伙一定也正在哪里看着吧。看着自己到底是会出于朋友的立场将被很多麻烦虎视眈眈着的双胞胎保护起来,还是干脆将作为仇敌妹妹的她们作为好用的道具利用起来。

 

如果就能毫不在意地就选择后者的话,那简直是太好了吧。然而,自己究竟是怎么看待这两个人的,是连青叶自己都考虑不清楚的事。他从不隐藏对她们的好意,可也无法抹消掉对她们的恶意。所以在一年前,DOLLARS被帝人前辈摧毁的那个暑假,他曾在聊天室里把这个问题推在双胞胎面前,让她们为自己做出选择。

 

而现在,这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只不过是再次被折原临也那封匿名邮件推回到了青叶的前面。

 

把葱,豆腐,魔芋,圆白菜,蟹和肉等食材整齐地码进盘内,青叶端着已经涂好了油的锅子走向餐厅。说实话在料理食材的过程中他一直胆战心惊。就算把双胞胎给支出了厨房,但他可不认为对方会是那种乖乖听话的人。结果在他整个切菜的过程中她们居然都没有来捣乱,青叶没理由不怀疑她们已经在餐厅里酝酿着别的恶作剧了。

 

可小心翼翼地进了餐厅后,却发现就只有九琉璃一个人坐在那里看电视。

 

“舞流呢?”

 

“……酒贷(去买啤酒去了)……”

 

“哦,这样……诶?等等,酒?”怎么想都不对劲吧,大家根本就未成年好吗。虽然平时吉桐他们完全不在意这些,烟也好酒也好,兴致来了还会搞些其他更过分的的东西,为此没少被警察带走警告,但不论怎么说青叶都觉得这种东西不适合九琉璃和舞流。

 

“……恶(你讨厌酒吗)?”

 

“与其说讨厌,不如说我们根本还没到应该接触那些东西的年纪。”

 

“……诧(你乖得令人惊讶呢)……”

 

“虽然算不上好人,但对自己没好处更没意义的事我也不会因为它仅仅会让我看起来更符合不良少年的形象便去做就是了。酒毕竟对身体不好,而且……”青叶放下锅子,似乎是有些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说出了口,“和不清楚底细的男生独处的时候最好不要喝酒。不,知道底细也最好别喝。反正任何情况下都最好不要喝。”

 

“……无(可这里没有不清楚底细的男生)。”

 

“我就是不清楚底细的男生。”

 

九琉璃看着将肉细心地倒进锅内,撒上白糖开始煎的青叶。“……奇(你真的是非常奇怪呢)……临哥似(就像阿临哥一样奇怪)。”

 

“是说坏心眼的部分一样是吗?虽然和他被相提并论让我很恼火,但确实也无法反驳。所以最好别和我牵扯太多比较好哦。毕竟我们可都是那种,就算是面对亲人和朋友,如果能拿来利用,也会毫不眨眼地加害的人。我既不值得交往,更不值得信任。”

 

“……念(但是你却真的非常关心我们)。”

 

“只是因为还没到时候害你们罢了,当然要先和你们搞好关系,消除你们的警戒啊。”

 

九琉璃还想说些什么,却听到走廊上传来声音。舞流拎着一袋子叮当响的饮料跑跑跳跳地进来。“九琉姐九琉姐,我和你说,便利店的阿铁超过分啊!”她把袋子丢在桌子上,伸手去锅里抓青叶正在煎的肉,被青叶一筷子轻轻敲在手背上,“他居然和我说什么被他抓到我年纪轻轻就买酒,要把我捅出去告诉警察!……”

 

“我不得不说他做得对。”青叶插嘴。

 

“……说让我帮他吹个箫就当做这事没有发生。”

 

正去抓酱油瓶的青叶手一滑差点把酱汁扣在榻榻米上。

 

“超过分的对吧!连青仔我都还没帮他做过呢!(青叶:一到这种时候总想起我还真是谢谢哦!)所以我就只能掏出一直在录音的手机对他说,没办法了,那大家就只能去找警察了。然后他就超好心地把这些白给我了~”舞流展开袋子,给九琉璃和青叶看里面的饮料。结果到头来都是果汁和汽水,连酒的影子的都没看到。

 

其实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这两个人比什么都清楚吧。青叶觉得一直像老妈子一样为她们担心的自己看起来着实有些蠢。

 

但虽然如此,他又有些开心。即使他自己也知道,这样的开心对于他这个早晚有一天会把她们当成仅有利用价值的道具来看的自己一点助益都没有。

 

就连吃饭的时候舞流也吵闹个不停。根据电视剧里男演员的鼻子大小来猜测他某个部位的大小,询问在自己去便利店的那段时间青叶和九琉璃做过什么没有,用色大叔一样的眼光评价着女主播的胸部和屁股,猜测着她今天穿着什么颜色的内衣,询问在自己去便利店的那段时间青叶和九琉璃做过什么没有,把肉都夹到九琉璃碗里,把葱都丢到青叶的碗里,还把橙汁可乐与宝矿力兑在一起给青叶喝,询问在自己去便利店的那段时间青叶和九琉璃做过什么没有。

 

“怎么你什么都没做啊!亏我还拖延了一会儿去给门口正在啪啪啪的狗狗拍了张照片!”在第六次从面红耳赤的青叶嘴里得到“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啊”这样的回答后,舞流用手刀敲着青叶的脑袋,“九琉姐这么没有魅力吗!如果是我的话,在一个独身少女家中面对这这么可口又无防备的少女,早就化身为狼了哦!”

 

“吃你的饭!到底都在想什么呢!”捂住自己被打得要发晕的头,脸也已经红到不能再红的青叶想往锅里再添点肉,却和也伸手去拿装肉的盘子的九琉璃的手撞在了一起。

 

最后青叶只记得头脑一片空白的自己好像差点把舞流因为水汽太大戴着看不清东西而摘下放到一边的眼镜扔到锅里煮。

 

虽然之后舞流拖着青叶的裤腰带说要他再呆一会儿,但青叶却下定了决心想趁着自己的上衣还没像上次那样被扒光时赶紧从这里逃出去。幸亏因为电视上突然播起了羽岛幽平的的新年特别节目吸引了舞流的注意力,她才放开了青叶,喊着“幽平大人”一路狂奔回了电视机前。“你也快去看吧,这可是今年第一次的羽岛幽平哦。”坐在玄关穿鞋的青叶对一言不发地站在他身后的九琉璃这样说,却感觉到少女在他的身后蹲了下来。

 

带着香气的温柔双臂环上了他的脖子。没等他发出一点类似惊讶或是窘迫之类的声音,安静而柔软的触感便落上了他的脸颊。

 

“……实贺(这次是真正的新年礼)。”在九琉璃把嘴唇从他面颊上移开时,他听见自己耳畔落下了这样的声音。

 


 


 

从折原家出来时,外面刚好在下雪。青叶绕远去了那家舞流刚才去过的便利店。因为那位叫阿铁的男性店员好像刚好不在,所以青叶打算装作躲雪在门口站一会儿,然后掏出了手机。

 

“……帝人前辈,是我。新年快乐,你已经在老家了是吧?嗯,谢谢,也替我向叔叔阿姨问好。”

 

“……那个,虽然新年第一天就问前辈这样的问题有些奇怪。但是,假如,我是说假如,如果有一天杏里前辈的存在和前辈你最无法放手的执念发生了冲突,那个时候你会怎么做呢?”

 

“……仍旧要把自己想做的事,摆在首位,吗?该说,嗯,果然真不愧是前辈的回答呢。”

 

“……不哦,当然不是在讽刺。我反而觉得,像前辈这样毫无迷惘,真是令人羡慕而已。”

 

“……毕竟我做不到呢。”

 

青叶对着电话那边的帝人苦笑着,却似乎因为突然听到了什么,那苦笑凝固在了脸上,变成了一个兼带着惊讶,佩服,与玩味的表情。

 

“那个,我只是这样觉得,如果你认为某件事自己做不到,那么或许‘做不到这件事’本身,其实就是你真正想做的事而已哦。”他听见听筒那边的帝人用温柔,但又不容置疑的坚定声音这样说。

 

扣上电话时,那个名叫阿铁的男性店员刚好从后仓拿了东西回到了收银台。青叶记下了他的长相,然后拉紧大衣的领子,走进了微风扬起的雪幔里。

 

他一边走一边伸出手去接着雪花。因为戴着手套的缘故,雪落在他的手心里时并没有融化。青叶目不转睛地看着那纤细美丽,但又无比脆弱的六角形冰花,突然觉得自己正戴着手套,真是太好了。

 

总会融化的。他比谁都清楚。

 

但至少现在,她们会安静地躺在那里,而自己,也完全不想看到她们融化。

 

那真的是太好了。

 


 


 

【~fin~】

 


评论(2)
热度(26)
©NEVER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