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同人][デュラララ!!][临帝]Bitterer

#DRRR深夜60分#

 

选择关键词为咖啡厅和回忆杀

 

有13卷剧透

 

===============

 


 

帝人现在仍然记得第一次被临也拐去咖啡厅时,自己踌躇了很久最终还是勉强接受了店员竭力推荐的招牌咖啡。“帝人不是很喜欢喝咖啡这个情报我可要好好地记下来。”坐在帝人对面的临也笑着说。当时完全不知道临也又在打什么算盘的帝人只能把视线转向杯子里泥浆色的液体。习惯和经历一样淳朴,在乡下老家从来就没有进过咖啡厅这种地方的帝人被临也约来这里本来就有点惶恐,再加上他把咖啡往嘴里送时临也一直在盯着他看,搞得他忘记了加糖和牛奶,一口下去苦得直皱眉头。

 

其实帝人算不上讨厌咖啡,当然也绝对不喜欢。如果按照临也所言咖啡是一种文化,是一种能折射出烹煮者性格和想法的艺术,那帝人会很坦然地承认自己离欣赏这门艺术尚且为时过早。咖啡对于还是个学生的他只能算是一种功能饮料,提到这个名词他第一个想到的只是学校自动贩卖机里的易拉罐和口袋包装的速溶粉末,不论什么牌子,喝起来都是同一种味道。他是和食派,喜欢的饮料也偏向比较清淡的茶类,对于咖啡特殊的苦味始终有点习惯不来,所以如果一定需要什么东西拿来提神的话,咖啡从来算不上他的首选。

 

当然这些话他没和临也说,因为完全没什么必要。倒是不知为何临也光是看着帝人对咖啡露出的表情就能一脸的了然于心。“虽然都有同样的名字,但用心冲泡的咖啡和贩卖机里的卖的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东西。就像人类虽然都被称作人类,可每一个内在都完全不同。总有一天帝人也会理解的。”

 

帝人笑了一下。他想起了小学时还没搬到池袋来的正臣为了证明自己已经长大而偷了他爸爸的咖啡来喝的事。确实在很多人眼里,咖啡香烟酒这类东西永远和长大成人有关,即使帝人完全想不明白人们会这么认为的理由。

 

或许突然哪一天,他就会突然开窍,也能做到像现在的临也那样,一口深棕色的饮料下肚,便能从那所谓有层次感的苦涩中体会到什么灵光一闪的感悟。但他也很清楚,现阶段只是觉得临也端起咖啡的手指很漂亮的自己,即使哪天理解了咖啡中埋藏着的各种情感,品尝到的味道恐怕也和连喝个饮料都要思考它和人类的类比关系的临也完全不同。

 

每一个人类截然不同。每一杯咖啡截然不同。临也先生都这么说了。

 

那么每个人喝着咖啡时的想法自然也不可能一样。

 

或许就有那种人,一辈子都无法理解咖啡的味道呢。

 

突然意识到如果临也不说自己就没法知道他究竟能从咖啡里尝出什么的帝人,猛然间居然还有点寂寞。

 


 

当然这想法帝人不可能说给临也听,不然以他的坏心眼不知道又会说出怎样的话来。相熟之前临也在帝人心里算是镀了层金边的,但相熟之后……出于礼貌还是不具体评价为妙。只能说临也在帝人心目中的印象由真是厉害到奇怪的人,变成了虽然有点奇怪但还是很厉害的人,最终变成了真是奇怪得够厉害的人。不过厉害也好奇怪也好,这种东西到了最后总会习惯,这大抵这也算是所谓非日常到日常的一个必然转变。等帝人意识到的时候,厉害又奇怪的折原临也已经成为了他邮箱里发信人和收信人栏目下出现次数最多的人。

 

还真是悠闲啊,没事就给我这样的高中生发邮件。帝人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回复着临也又想邀请他去某一家咖啡厅的邮件。在知道帝人并不怎么喜欢喝咖啡后,临也反而三天两头就想带帝人往不同的咖啡厅里钻,让帝人不得不认为他根本就是故意的。一旦帝人表明不想去,临也就会用免费提供给帝人感兴趣的情报做由头吸引他。帝人完全搞不懂他为什么总想和自己喝咖啡,也不知道他究竟哪来的这么多时间。

 

而且到底为什么一定要找我呢?有一次帝人终于没忍住问出了口。

 

因为除了帝人根本不会有人理我啊。

 

这理由坦率直白到可怜,帝人吐槽的话明明都到了嗓子眼了,最终还是厚道地咽了下去。

 

如果临也先生不这么喜欢欺负别人的话,朋友根本就不会少吧。帝人喝了口临也强制点给他的所谓他非常好评的咖啡,苦得抽了下鼻子。

 

真伤心啊帝人,我那怎么能叫欺负人。那可是爱哦,是我对人类的爱哦。临也看着帝人的表情始终是笑盈盈。

 

哈哈,还真是有点苦涩的爱呢。这种爱也像咖啡一样,不到长成大人就无法理解吗。

 

这一回临也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笑盈盈地盯着帝人瞧。咖啡厅18摄氏度的室温被他的视线加热,让帝人被看得连手心都痒了起来。可在同别人说话时始终注视别人的眼睛是他的习惯,所以和临也一直看向他眼底一样,他也一直盯着临也的眼睛。

 

就好像他们两人都想要什么答案一样。

 

最后还是临也先错开了视线。

 

是啊,不到大人就无法理解呢。他用调羹搅拌着自己的咖啡。帝人要是能早点变成大人就好了。

 

帝人不知为何有些生气。他努力在嘴里灌了一大口咖啡,却还是尝不出什么苦涩之外的味道。

 


 

和青叶分开后,想起自己忘记了去拿预定的参考书的帝人折回了车站附近,看到一家咖啡厅挂着出兑的牌子。想到这就是临也第一次带他来过的咖啡厅,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才推门走了进去。

 

虽然预定出兑却仍然在营业。看已经决定移民国外的店主的意思是想要在留在日本的最后一段日子里好好地迎接这个自己经营了很久的小店的新主人。环顾了一下四周,明明已经很久都没有来过了,可帝人却觉得他第一次和临也走进这家店就仿佛昨天才发生的事。连店主都还记得他,和他那位之前经常光顾,却有一阵子都没有露过面的年纪稍大些的朋友。

 

店主问帝人临也最近在做什么。帝人愣了一下。

 

他从来没考虑过别人会问他有关临也的问题,自他从昏迷中醒过来后也确实从来没有人问过他。他觉得自己既不了解临也,一直以来和他交集也并不多。却不知道为何会给某些旁观者留下他们很亲近的印象。

 

可不论他们是真亲近,还是只是看起来亲近,他都无法回答店主。

 

临也杳无音信彻底从池袋消失却已经发生了很久了。在帝人醒来之后,他既没见过他,也几乎再也没从其他人嘴里听到过这个名字。

 

帝人点了杯第一次进这家店时被推荐过的咖啡,然后坐在了他第一次坐过的桌子旁。只不过他这次坐的是临也当时坐的位置。

 

当非日常司空见惯之后,它就会变成再熟悉不过的日常。

 

但如果再熟悉不过的日常不辞而别地一下子从你身边消失呢?

 

因为觉得咖啡很快就端上来了所以帝人还有些吃惊,看了下表才知道自己已经发呆好一阵了。

 

也可能是我在医院离昏睡的那几个月里脑子彻底乱掉了吧。帝人自嘲地笑了笑,把咖啡往嘴里送了一口。

 

还是好苦。

 

所以到底为什么人类会依赖于这种东西,又把情感寄托在它身上。明明这么苦,苦到让人想要掉眼泪。

 

帝人还是没法喝出咖啡中隐含的深意。除了苦他仍然什么都感觉不到。

 

但心里某个散发着更大的苦涩的地方,终于能被咖啡的味道多少掩盖住那么一点了。

 


 

【fin】

 


 


评论(2)
热度(75)
©NEVER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