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同人][デュラララ!!][正帝]路人甲的宝藏

#DRRR深夜60分#

 

选择关键词为首领和逆主角光环

 

架空背景。虽然TAG是正帝但是“帝人”和正臣全程都没出场(。

 

主角是奈仓www

 

=======

 


 

奈仓最近心情不是很舒坦。

 

他的国家龙多怪兽多,但宝藏也多,所以经常会有勇者跑来打怪和捞金。奈仓的工作性质和中介差不多,从各个公会收购任务,再转手卖给勇者。他的顾客大多是外国人,因为不精通甚至完全不会本国语言,非常需要奈仓这样的人存在,所以擅长多种外语的奈仓一直生意不差。

 

直到上个月。

 

自从一个名叫临也的占卜师来到奈仓的地界后,奈仓就觉得自己的业务越发难做了。这个临也据说曾在魔王手底下干过,现在跳槽自己谋生,所以对于哪有魔物哪有密宝非常了解,而且会的外语种类比奈仓还多,好多奈仓的老主顾都跑去了他那里,不但省了再被奈仓从中盘剥,还可以从临也嘴里得到各种多快好省提升效率的杀龙挖宝指导。既然有着大法师的技能自己也好好组个队去杀怪好不好,欺负我这种没有异能的普通人有意思吗!断人财路是会在夜路上被人堵墙角的!奈仓对临也愤愤不平,可他既没有堵临也的能力,也没有堵临也的机会。那家伙神龙见首不见尾,每天都在不同的地方摆摊,只给他觉得有用的人留联系方式,而且据说为了保护怪和宝物这种非再生能源的可持续性发展同时关键是不能因为作死太大被前BOSS魔王找回去喝咖啡,所以说好一天接客10个就只接10个,特别有职业操守,恨得奈仓牙根痒痒。

 

但又无可奈何。

 

 

 

这一天,业务量创下史上新低的奈仓难得遇到了个新客户。那是一个名叫田中太郎的少年,不论是看脸还是看身材都羸弱得要命,大概是龙见了连吃都觉得硌牙的类型。他浑身上下除了一把包得严严实实背在身后的剑就没有别的装备。其实这种类型奈仓在自己的客户群里没少见过,大抵是怀抱一腔成为著名勇者的闪耀梦想,偷了老爸的剑就踏上了征程,运气好打拼了十年二十年后丢胳膊少腿仍一事无成,运气不好的第一次出师就进了魔物的胃袋。但这个少年和那些人的区别在于,在和他聊天的过程中奈仓发现,他对这个国家全境的魔物的种类,埋有宝藏的遗迹的历史,以及现在的勇者排行榜及著名勇者的个人信息都了若指掌,甚至好像比临也还清楚。还是个为了实现梦想会玩命学习的人呢。想到这样的家伙也总有梦想破碎的一天,奈仓还不免有些唏嘘。而且也正因为他知道得未免太多了,奈仓觉得自己帮不上他什么忙。直到他说出自己想向奈仓咨询的事,奈仓才知道确实只有自己能提供给他这些信息。

 

他想知道一个名叫巴裘拉的勇者的资料。据他所言,巴裘拉一年前在奈仓这里买过任务。

 

“我对这个名字是有点印象。不过他很有名吗?”

 

太郎思考了一下。“不,巴裘拉这个名字,应该没什么名气。”

 

“我想也是。那你为什么对他感兴趣啊?”

 

“唔……我是个吟游诗人,最近正在收集各种勇者的故事。”

 

“吟游诗人难道不该是喜欢有名气的勇者吗?”

 

“哈哈,大概就是因为描写厉害的勇者的故事太多了,所以我才想写写那些没什么名气的吧。”

 

“想要另辟蹊径的想法是好,但是也要考虑读者和听众的想法哦。勇者故事的主角是为了让当不成勇者的普通人拿来崇拜和敬仰的,主角到最后都没什么能耐的话,这种故事没人爱看吧。”

 

“别人爱不爱看倒不重要。不过我一定要找到他就是了。”太郎踌躇了一下,但语气又很坚定。

 

毕竟是客人,奈仓努力不使自己露出一个太过失礼的表情。他现在干了这一行不代表他从生下来那天就想干这一行。怎么说呢,在童年时期没梦想过成为屠龙的英雄的男孩子是不存在的,奈仓也做过带着宝剑踏上旅程成为勇者的梦,只是这名为梦想的美女往往打不过现实这个流氓。因为细手细脚连劈柴都劈不利索,老早以前奈仓就结束了和梦想的这段初恋。但初恋总是值得怀念的,正因为自己无法成为勇者,所以奈仓很喜欢看那些勇者的故事。

 

就好像自己的梦想能被那些被上天眷顾的熠熠生辉的人实现一样。

 

所以畅销书单上关于勇者的歌谣他基本上全看过,一到当地有演出他就算是买高价黄牛票也一定会跑去听;著名吟游诗人的名字和各自的写作风格他也滚瓜烂熟。但他从来没听说过田中太郎这号人。但果然是越没啥能耐越会纠结些没用的原则和理念吧,写个歌谣而已,刻意寻找某个没名气的勇者,简直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是不知道你为什么一定要找到他。虽然他应该是来过我店里,而且出于和各个公会持续合作的理由,我也会详细记录每一个来过我这里的勇者的联系方式,并记录他们的任务,给予他们评价,但要我从这么多资料里找到那个巴裘拉的资料可是很难的。”

 

太郎立刻表示钱不是问题。

 

最近一段时间被临也欺负得缺金少银的奈仓就在等这句话。

 

看着他放在桌子上的满满一袋金币,奈仓装出了果然真的很难但最终还是本着想交朋友的原则才答应了他的表情。确认了太郎给他的金币是真货之后,他把钱妥善收了起来,一边收一边想怪不得没什么名气还能继续搞吟游诗人的行当呢,搞不好是个有钱人家闲着没事做所以来追求艺术生活的少爷。

 

有钱人就是好啊。说有梦想就有梦想。

 

只是有一点奈仓有点奇怪。如果他没看错,太郎给他的金币是魔界的铸币。虽然都是金子,能在市面上流通这点肯定没问题,但因为魔王手下的工匠的铸造工艺非常奇特,有很特殊的价值,很少有人会这样傻兮兮地把它当钱花。

 

或许只是个不识货的小少爷,奈仓决定不去在意,开始为太郎寻找巴裘拉的资料。

 

在他从柜子里翻资料时,太郎百无聊赖地在奈仓店里四处打量着,然后眼神停留在了一本歌谣集上。那是一本很有名的歌谣集,作者是黑沼青叶。据说这个家伙现在正在魔王手底下打工,干的是临也之前干过的活,曾经还在自己的专栏上含沙射影地讽刺过临也,所以奈仓对这个家伙挺有好印象。但他不太喜欢他的故事。这个故事的主角是一名名叫纪田正臣的勇者。他受一个名为甘乐的占卜师的指引离开家乡和自己的挚友,踏上了成为勇者的道路,在旅途中击败了很多可怕的怪物,成为了赫赫有名的英雄,最终被委托去击败魔王,直到他发现魔王居然就是自己的挚友。无法攻击挚友的他将自己的剑丢在了魔王面前,从此从大陆上销声匿迹。

 

多憋屈啊。奈仓始终认为英雄的故事停在最光辉的时刻就好了,他们的失败和末路什么的,没人想听,没人爱听。

 

大概是被同行业内的畅销书刺痛了心灵,太郎盯着那书看了一会儿就别开了视线,翻看起奈仓堆在桌子上的本子。“你的客户还真是数量不少呢”他说。

 

“都是没什么名的啦,”奈仓拍了拍一下子就把柜台堆满的账本一样的本子们,又转头去翻还没掏出来的那些,“但凡是能拉到一个特别有名的,我也就不用在这混了。”

 

“是吗。我倒是觉得里面有非常厉害的勇者,只是你还不知道罢了。”太郎用无比确信的语气说。

 

“借你吉言咯。也希望你找的那个名叫巴裘拉的勇者最后就能成为这样的英雄,让你为他写的歌谣也能在大陆上流传起来。”

 

太郎笑了笑。“我倒是希望他不要成为有名的勇者。不如说他不如不要成为勇者就好了。”

 

想写人家的歌谣又不希望人家成为有名的勇者,奈仓是彻底搞不明白这位吟游诗人大人想要什么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努力克制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尽了全力为太郎找到了巴裘拉的资料,并把它们交给了太郎。

 

 

 

 

 

终于送走了太郎后,忙得一身灰奈仓有点脱力地坐在了椅子上。

 

虽然今天的进账顶了他一个月的收入,但他始终高兴不起来。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东西,但错过了什么,他又说不清楚。

 

大概是因为再度被勾起了早已不可能的勇者梦,所以有些矫情了吧。

 

他百无聊赖地抓起了黑沼青叶写的那本歌谣集。

 

他还是不喜欢这个故事,向着梦想努力了一路的勇者在最后发现自己兵戎相见的对手是最好的朋友什么的。故事不该是这样的,故事的主角即使开始生活艰苦,最后也应该突破一个又一个关卡,获得好结局。他遇到的应该是素昧平生的邪恶魔王,而不是什么自己青梅竹马的好朋友。他只要攻击他就好,只要战胜他就好,只要继续当他能给人带来希望的勇者就好。

 

只是勇者能为别人带来希望,又有谁来给勇者带来希望呢。

 

奈仓突然觉得自己没成为勇者搞不好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不论是缺胳膊少腿或者成为龙和怪物的饲料,还是最终要和自己的挚友兵戎相见,他都不想体会。

 

虽然他大概一辈子也无法成为哪个歌谣中的主角这件事,硬要想还是挺怅然的。

 

却能得到远比那些故事中的主角更珍贵的宝藏。

 

名为平静与安详的日常。

 

 

 

【fin】

 

 

 

 

 

 

 

 

 


评论
热度(40)
©NEVER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