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同人][弱虫ペダル][东卷]如有疑问,请联系您的移动服务运营商

给CP的生日贺文,祝她早日过上早睡晚起有钱拿,拳打主美脚踢策划,虐杀大姨妈的生活

 

鱼塘暂时没法给她,澡堂给她承包一个吧

 

==============

 

正在给卷岛发今晚第八封晚安邮件的东堂收到一封未署名邮件。

 

邮件的图片模板设计得花哨恶俗,且文字内容充满着令人不安的气息,说它是垃圾广告都侮辱很多还在广告行业里兢兢业业做病毒营销的从业者。邮件内容说,现在向东堂推荐的这项服务,是运营商为那些超忠实的邮件用户提供的一项超贴心、且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服务。这个服务不是人人都有资格享受。它隐秘,尊贵,意义重大,必须是满足向固定人发送邮件满9999封的用户才有机会与它相遇。而现在,东堂尽八先生向卷岛裕介先生发送的邮件数量累积已达9998封,只要再送出一封爱的联系,就可以拥有使用这项服务的资格。如果愿意详细了解这项服务的具体内容请回复LOVE,如不回复将在到达9999封邮件时自动启动服务引导。

 

东堂没理。一来他正在和他的小卷发邮件,没时间理别人;二来他是一个多么有常识和理智的人,就算他和小卷之间每天都在通过邮件传递彼此的依恋,那也不会到9999封这么多,他东堂尽八没那么话痨,不然小卷该多烦他啊;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一个可恶的垃圾邮件服务器也想从我这里骗走宝贵的LOVE,可别做梦了,排小卷后面再等个一百年去!东堂甩了甩自己的刘海,把刚才写好的给卷岛邮件发了出去。

 

结果刚按下发送键就有一封邮件进了收件箱。和刚才那封未署名邮件来自同一个地址,说是东堂尽八先生发送给卷岛裕介先生的邮件数量已满9999封,自动进入虚拟实境型大型情感交流社区“超越时空的爱”的安装程序下载。

 

“……”

 

东堂以为自己手机遭病毒了,想强制退出安装,可就算把手机电池给抠出来了屏幕上显示安装进度的进度条仍然在欢快地向前滚着。他想起了上个月福富收到一封点击就送一年份苹果的邮件一个大意确认后亚马逊账号被盗;想起了上上个月荒北收到一封点击就送私家萌猫典藏版玉照一个大意确认后自己相册里的照片被发到了同性交友网站上;想起了上上上个月新开收到一封点击就送挚爱兔宠萌萌服装配饰你值得拥有的邮件一个大意确认后泄露了自己家地址导致悠人天天收到奇怪粉丝(男)的兔女郎装扮照片;想到了上上上上个月的不断接到肌肉美容机构电话的泉田,和上上上上上个月不断被拿着水晶球的蒙面老太太堵在路上问想不想和坂道进行更进一步的肉体交流感受下活着的真谛的真波……东堂扶着卧室的纸拉门跪在地上泪如雨下。他想自己和小卷这一年多来积累的9999封满是爱意的邮件一定要被可恶的病毒给全部删除了。他以后可怎么办唷。那些邮件他天天晚上睡觉前还要看一遍呢。

 

不过运气好的是那个奇怪的安装程序并似乎没有对他的手机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安装完成后,屏幕上跳出一个小精灵,说再只需要一步确认就可以和卷岛的手机进行对接,这样日后无论两人分别在什么地方,只要同时启动程序,都可以在程序搭建的虚拟实境里立刻见面。超越时空的爱,让爱超越时空,么么哒。听起来就科幻到超乎常识,连小孩子都不会信。东堂自然也不信。和小卷随时随地见面什么的哈哈哈哈哈哈逗我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把光标放到确认键上按了下去。

 

眼前的景象突然开始扭曲,就像是所有东西都变成了液体一般开始互相融合。等东堂回过神来,他正身处一个天花板高到看不见的大厅里。巨大的白色空间内回响着的婚礼交响曲让他心情舒畅。一个摇头晃脑的AI模样的家伙出现在他面前。“尊贵的客户,为了和卷岛裕介先生在日后共同享受符合您需求的虚拟实境对接服务,您有三个选择,可以对服务等级进行预先设置。首先,是顶级至尊豪华尊享套装……”

 

“就它,就它!”听到顶级,至尊,豪华,尊享四个词后,东堂摸了摸自己脖颈上挂着的小指肚粗的金链子,想都没想就说要选这个。

 

AI点点头表示他知道了。“顶级至尊豪华尊享套装包含的服务为,您可以任意设定您和卷岛先生的见面场所,并掌握控制整个场地大小,设置,及允不允许卷岛先生从您的领域内脱出的主动权。”他没和东堂说这个顶级至尊豪华尊享套装只是个初级包,另外两个中级包和高级包分别为:超顶级超至尊超豪华尊享套装,和宇宙级顶级宇宙级至尊宇宙级豪华尊享套装思密达。因为他看到东堂光是听着自己可以掌握允不允许卷岛先生从自己的领域内脱出的主动权就已经感动得快要哭出来了,他觉得就算自己说些别的,对方搞不好也根本听不进去。

 

所以他也没说别的注意事项。

 

此事暂且按下不表,我们先把视线转移到正在千叶自己家床上的卷岛这边。

 


 


 

其实当天晚上卷岛是有点困惑的。他和东堂认识的这一年多来,对方每天晚上睡觉前至少要发二十几封晚安邮件黏糊半天,结果今晚只发了八封,还没有祝愿卷岛梦见英姿飒爽的自己旷古绝伦的身影就没动静了,以至于卷岛有那么一点点不安。姑且当做是他学乖了或者玩腻了吧。卷岛叹了口气把手机塞进枕头底下,眨巴了几下眼,意外地睡不着。结果没多久枕头底下又一通震。果不其然东堂是没那么容易就老实下来的,卷岛一边摇头气一边心里落下一块石头,结果掏出电话却发现是个奇怪的对话框:

 

【超越时空的爱的服务器已经和您的移动终端建立联系,可立刻为您生成虚拟实境。您需要不需要和东堂尽八先生的虚拟实境立刻进行对♂接。】

 

【Y 需要; N 不需要】

 

“……搞什么鬼咻。”卷岛点了个否,结果立刻又跳出一个对话框:

 

【您真的不需要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Y 立刻对接;N 真的不用,谢谢】

 

他啧了一声又点了个否。这回蹦出的对话框比前两个更烦了:

 

【我又来了。说好的失不再来是骗你的。快夸夸我这份执着。】

 

【Y 好吧,那就对接吧;N 我还偏就不信这个邪了】

 

他愤恨地又连点了下否。这回干脆连YES OH NO的选项都不好好给他了:

 

【信不信都来不及了。快来吧小卷~我都温泉里泡着了❤】

 

【Y 和东堂先生一起享受浪漫的温泉之旅;N 选择把以上对话重看一遍】

 

像是放弃了抵抗般地,卷岛的手指颓然敲在了确认键上。

 

眼前的场景立刻发生变化。卷岛觉得自己的床变成了时空穿梭机,咻地一声在一个满是流动着的画面的隧道里蹿出老远。有一些画面他明明看不真切,却又感觉无比熟悉和怀念。没几秒钟他就降落到了一个他曾经见过的场景里。那是东堂家温泉旅馆的露天浴场中最有名的一个浴池,从高处的石缝中流泻出的滚烫的温泉撞在青色的石板上,在箱根山清澈的月光下向四方溅出玉珠般剔透的水珠。水从三层青石板上源源不断滚入主池,在这个过程中,水温被空气调节得刚好。春季会开的樱花,夏季碧绿的青竹,秋季血染的红枫,冬季凌霜的腊梅,皆能从这个水池四周觅得踪影,所以一年四季可在这个浴池中看到不同的时令景致。他曾受东堂邀请来他家泡过一次温泉,一直还想来这个池子看看。不过因为这个浴场太过有名,远近各地慕名而来的游客数不胜数,以至于虽然非常喜欢这个浴池,但当时完全没法好好享受的卷岛最后因为害羞落荒而逃,跑去泡了个没人的小浴池。为此,难得会没精打采的东堂愧疚了很久。

 

而现在,这个平时总是挤满了人的浴场里却一个人都没有。

 

不对,有一个……卷岛在因为水蒸气散射了光而看不太清东西的环境里眯了眯眼睛。一个人正泡在水里,身边还用个浮在水面上的托盘放了一酒壶和俩杯子。他背对着卷岛,所以卷岛看不见他的脸。但是会在泡温泉时仍然戴着发箍的笨蛋,找遍全国卷岛想不出第二个。

 

“真是姗姗来迟啊,小卷。”卷岛听见东堂说,还见他拿起托盘里的杯子装模作样地喝了一口,姿势明显是经过设计,还表演得有些过度,以致即使透着朦胧的蒸汽去看,东堂的姿态都很明显地浮夸着。

 

一阵东堂等着卷岛对自己样子做出反应但卷岛根本无法立刻做出什么反应而造成的沉默。

 

“……那个,我们还是未成年人,好像不能喝酒。”卷岛用食指挠了挠脸。

 

“茶啦!是茶啦!”东堂愤恨地从水里转过身,看着站在自己身后岸边的卷岛,“真是的!就不能讲究下意境吗!小卷你原来是这么不懂风雅的人吗!”

 

“所谓风雅是大半夜把人弄到这种地方来吗?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咻?我刚才还在自己家,怎么咻地一下就到这里来了……”卷岛在温泉池旁边蹲下,困惑地用手划了划池里的水。嗯,热的。他又拽了下东堂额前垂下的触须,看着东堂露出“好痛啊不过既然是小卷那你拽就拽吧”的表情。嗯,活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呢。不过大抵是个奇迹吧。”

 

“这种玄兮兮的说法我可不想接受咻……”

 

“小卷,你难道不相信奇迹吗?”

 

“你是说那种因为没有意识到已经在某处付出的努力和结果之间的联系,所以才会被当做运气或者上天的馈赠的东西吗?就是因为相信,所以我才问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因为我是没做过什么能引发现在这个状况的事。”毕竟,一直都是你在做。

 

“哈哈哈,还真是有你回答的风格啊!奇迹是没有意识到的努力所引发的,这个理论我喜欢。呐小卷,反正已经来了,就一起下来泡吗!我慢慢讲给你听。”

 

“情况不清不楚的,我才不要。”

 

“别那么小心翼翼,快来快来!人有些时候要学会为了难得的享受奋不顾身和不顾后果一些!”东堂伸手去拽卷岛的脚踝,直接把人往水里拖。喊着“你偶尔也给我考虑下后果咻!”的卷岛被他噗通一声拉进水里,浮上来时没来得及抱怨,便迎上了东堂一个大大的笑脸。

 

“这回咱们两个就都是水灵灵的美男子了!”山神大人说。

 


 


 

“……结果就是你不知道在哪里碰到了什么奇怪的开关,然后又下载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奇怪东西的诡异程序,之后又选择了一个完全不知道具体内容是什么的套餐服务,此外还牵扯上了完全状况外的我,于是变成了现在的情况是吗?”

 

“啊哈哈小卷你真是聪明,一说就懂,我就喜欢你这一点!”

 

“……个鬼啦!东堂尽八你是小学生吗?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先报警吧。那东西真的可靠吗?”

 

“可靠不可靠我不清楚。但是没有它我就不可能现在在这里见到小卷了。就这一点来讲,我还是很感激它的!”

 

卷岛嘴上抱怨着,但身体却老实地缩在温暖的泉水里,一副很舒服的样子。他抬头看着当空朗月。今天明明是月初,但是这里的夜空当中悬着的却是又大又明亮的圆月。他又低头看了看温泉的水面,那里的倒影却是一道弯眉样的新月。他和东堂映在水中的倒影也有些奇怪,不是他们现在的模样,而是一年多前他们刚相识时的样子,那个时候卷岛的头发还远没有现在这么长。也不知道这个水面映照着的究竟是哪个时空。浴池周边的景物也完全脱离现实,分别会在不同季节盛开的花现在一起绽放着,就像是时间发生了错乱,花团锦簇,震撼到惊人。总之,眼前所见的景色也好,水中倒影的景致也好,这里果然不是现实世界。对性格实际的卷岛来说,突然就被拖进这么个太过魔幻的设定里,对于理性的冲击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但怎么说,是因为身边有东堂在吗,不但没有觉得不安,反而还有些安心。

 

毕竟对于卷岛来讲,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既来之则安之、愿意和一点也不好相处的自己走得这么近并把自己看得无比重要的东堂,实际上远比任何突发情况都要难以应付,也远比任何不实际的风景还要更魔幻许多。

 

以致从来不胡思乱想的卷岛曾经甚至还想过这个家伙是不是自己做的某个梦里的角色,搞不好哪一天就会消失。

 

“啊,小卷,头发掉进水里了。”东堂想伸手去将卷岛落在温泉里的一绺头发帮他拾起来,结果却碰到了卷岛的脖子。刚好正在想东堂的事情的卷岛打了个大哆嗦,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急忙捂住脖子,在水里退后了好几步。东堂愣了一下,紧接着脸也变得有点红。不过和是因为害羞才脸红的卷岛不同,东堂的脸上带着的却是坏心眼的颜色。

 

“小卷原来这么怕痒啊~”

 

“不是怕痒咻……”

 

“让我看看还有哪里怕痒嘿嘿嘿~”

 

“……都说了不是怕痒了!”

 

两个人以打闹的姿态在水中撕扯着,其实也只是东堂单方面地恶作剧,而卷岛在拼命躲他罢了。不过闹着闹着,一脸坏笑的东堂脸上的表情却又突然柔和下来,看得卷岛心漏跳了一拍。“我一直在想,如果有机会和你一起看这里的风景就好了。就我们两个人,不过一直也没有机会。但是今天总算实现了。”他抓着卷岛的两只手,笑得像第一次参加郊游的小学生,以至于卷岛一下子甚至忘了抵抗。

 

“啊!有机可乘!”不过东堂还是充分向卷岛诠释了他是个不能掉以轻心的男人。他趁着卷岛走神一把抱住了卷岛,扑腾出巨大的水花,然后得逞了地笑个不停。

 

“尽八你个混蛋!”卷岛被他抱了个满怀。他挣脱不出,然后又发现东堂好像既没有挠自己痒痒的动作,也没有做奇怪的事情的动作,于是慢慢地安静了下来。他就是那么抱着自己。心跳隔着胸脯传来,一下,两下,让人感觉到安心。

 

啊啊,这个家伙,不是自己做梦梦见的。是真真正正存在于此的。

 

“要是能这么一直抱着就好啦。”东堂说。

 

“才不要,水太热,再这样抱在一起,没多久就会泡昏头。”

 

“可以泡泡上岸坐会看看风景再继续泡啊。这里风景不错,就算一直看着也不会腻。”

 

“四个季节的花一起开,说实话这视觉冲击太强了,反而艳丽得有点恶心。”

 

“……诶?!小,小卷我还以为这样会比较好看原来你……”

 

“不过,还是谢谢咻……”卷岛拍了拍东堂的后背。那样子看上去多少有些勉为其难,却又似乎没有丝毫的不愿意。一下,两下,然后又一下,两下。他轻轻地拍着,配合着东堂心跳的声音,一下,两下。

 

就像是希望能把什么东西也随着那个节奏一起传达到。

 

具体传达到了没有他不清楚。不过东堂却慢慢地松开手臂,然后抓着卷岛的肩膀,一言不发地看着他。气氛是太好还是太糟卷岛当时已经没有余力去判断了。他看着东堂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他本来该躲开的,只不过……

 

只不过。

 

嗯,只不过。

 

“滴。时间到。”

 


 


 

东堂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双手正撑在墙上,两臂之间还放了个枕头。他和枕头对视了三秒,咆哮着抓过自己的手机。只见手机屏幕上有两封新邮件提醒,一封来自那个未署名的地址,一封来自卷岛。

 

他第一次做出没先看卷岛的邮件,而是先看其他人的邮件、还是个未署名邮件的行为。只见邮件内容是:

 

【您的顶级至尊豪华尊享套装体验时间已经结束。如想继续体验,享受白金会员待遇及更多尊贵特权,请点击以下链接付款。】

 

那一夜,东堂尽八愤怒的声音响彻整个箱根山。在他看到卷岛的邮件里写的是:谢谢,今天超开心之后,他的哀嚎变得更响了。

 

[~fin~]

 


评论(16)
热度(71)
©NEVER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