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同人][弱虫ペダル][山坂]listen to me,say to me(1)

开个坑

 

山坂二人大学同校设定。可能会自己捏造很多东西

 

会涉及到箱学和总北其它角色登场

 

20℃那个别催(土下座)。这阵子之所以没填是因为有些地方和最近漫画展开矛盾脸被打好痛,所以我打算找个机会重写下

 

11月4日追加:为每章添加了标题。标题均为岩崎琢《C オリジナル・サウンドトラック》中《High Heel Shoes In Pink》一曲的歌词

 

岩崎大神MY男神么么哒

 

==============

 

    你愿意听我说吗?

 

    我不知道未来会变得怎样,也没有好好规划过。我不太擅长考虑这种事情。

 

    但我很庆幸现在的自己能在这里。

 

    那让所有未来都能建立在有你存在的现在之上的“这里”。

 

 

 

1、Such unforgettable rays

 

 

 

    大学报道这天,小野田坂道一抬头就看到两堵“墙”。那两堵“墙”一起冲他露出笑容,张开巨大的怀抱,一人手里握着一沓传单。

 

    不是来找茬的,因为找茬的人不会笑得这么热情诚恳。但从某些意义上来讲小野田宁可自己遇上的是找茬的。横在他面前的这两堵“墙”有个共同的名字叫大学社团招新,据总务省调查,和保险推销及免费了解新产品并称为当今社会“三大不好拒绝”。

 

    最学不会拒绝别人的小野田只能哆哆嗦嗦咽了咽口水,看着俩人手里的“徒步爱好者协会”和“和歌爱好者协会”的传单,摆出一张任命脸。最近企业招聘很看重员工大学期间在社团的活跃程度,为了能混上个创新社团负责人让简历看起来比较好看,各个大学里各种稀奇古怪的社团都层出不穷。徒步爱好者协会和和歌爱好者协会一个占了有氧健身一个占了文化底蕴,相比其它连名字叫出来都让人觉得是在搞笑的社团,其实还算得上高端务实。小野田是打算加入自行车部的,可现在,他已经做好了被任意一个杀气腾腾的社团逮进去充数然后骗走点入社费,再立刻退社的准备。

 

    为了有效地拉进新社员,就连文化社团都会找些人高马大力气过人的家伙来拉拢新人,真体育系出身的小野田被这两个大高个一衬反而更像个文化系,也难怪会被盯上。而被体育系盯上的人又是另一种更加壮观的阵仗。眼看就要被拖到某张桌前填入社申请的小野田看着一堆分明是体育系学长的人黑压压地凑作一团,不知道围着什么人正往里头塞着传单,嘴里拉拢的言辞此起彼伏。那团人缓慢地朝自己的方向蠕动,凑到近处人缝里突然伸出一只手。正被徒步爱好者协会的人按着肩膀的小野田被那只手拽进人团中心,没等发出惊慌失措的声音就闻到一股熟悉的好闻味道。“抱歉啊学长~抱歉~我们有点急~”说话的人声音悠悠哉哉,并不是特别响亮,却让小野田感觉周围的吵杂一下子安静了不少。他被那人拉着手又从人缝中钻了出去,行走路线之巧妙愣是把像是篮球部的人给过了,任人家在背后发出痛心疾首的声音他也没听到,眼睛里就剩下拉着自己的人后背上印着的海豚,和他头顶随着步伐一颤一颤的呆毛。

 

    “真,真波君?!”小野田叫出拉着他的人的名字。真波山岳回过头冲他笑。

 

 

 

 

 

真波和小野田考上了同一所大学,而且同样是软件学院。两人没有事先约好,虽然真波确实在高三下学期打听过小野田的志愿,但之后也没再和小野田深入谈论过这方面的话题,就好像当时也只是随口问问。出成绩后小野田出于礼貌,更出于想制造些聊天的话题的理由,第一时间就发邮件告诉真波自己已经顺利考上,但真波也只对他说了句恭喜,对于自己的进路却只字未提,甚至隐约透露出了点不想让小野田知道的意思,为此小野田还曾感觉到一丝落寞。

 

所以眼下小野田在这里遇到真波并被真波顺手搭救对他来说完全是意料之外。他不是很擅长思考的脑袋难得飞快地转了下,冒出了些平日里不敢想的期待,心想难道真波是因为知道他要考这里所以才报了同样的大学?但立刻又转念,自嘲妄想过头,觉得真波搞不好只是冲着这所大学的自行车部来的。但无论出于何种原因,能在这里和真波相遇都让他觉得有点像做梦,心跳得怦怦,像端着面小鼓。

 

他跟着真波又躲过几个社团的围追堵截,一路下来比骑完一场比赛还累,终于在那条据传言经常会有小情侣在路边给感情升温的林荫路前逃出生天。两人大致寒暄了一下就蹲在路边冲着对方傻笑,和过去一样,除了骑在自行车上时,谁也没法对对方说出一句囫囵话。小野田组织了半天的语言,想问真波究竟为什么也会考这里,最终还是因为思绪太多压破了小胆,没能问出口。最后他只能低头找自己鞋尖,而真波则是捡了个木棍在地上画富士山,活脱脱两个在大学校园里迷路的小学生。

 

还是小野田接了个电话打破了僵局。是他住的学生公寓打来的,说是房间已经准备妥当,今天就可以领钥匙入住。小野田住的公寓是卷岛帮忙介绍的,由一个公路车爱好者的富商投资建造,环境不错离电车站很近,搭公交车和学校班车都很方便。小野田挂下电话后自然而然想起问真波住宿怎么解决。真波先是愣了一下,突然像想起什么一样说:“对哦,我还不知道开学后该住哪。”

 

    小野田花了三秒意识到他真的没在开玩笑。

 

    真波原本是向学校申请了宿舍的,但是申请过后他就把这件事忘到了脑后,姑且在意识里残存了个“我有去解决大学住宿问题”的记忆,该去确认最后的申请结果具体怎样这件事,则彻底被他遗忘去了爪洼国。反正他觉得自己向来强运,这种靠抽签定结果的事一般不会失手。结果似乎因为今年申请宿舍的人太多,真波还真就没抽到。

 

天然如他还是到了大学所在地的筑波才发现这件事。他颇为纳闷了一番,心想难得拼运气的时候自己会掉链子。还好刚到本地这两天他父母安排他住在亲戚家才不至于流落街头。但开学后他就不能老在亲戚家赖着了,所以今天出门除了来大学报道,也有找间合适的公寓的任务。结果看到小野田后他立刻又把这件事忘了。要不是小野田提起这件事,他基本上逃不出哼着歌回家才想起来自己忘了正事的命运。

 

“我在这种问题上似乎总是有点笨。坂道君可不要笑我啊。”真波心宽,慢悠悠地把大致情况讲了讲,事不关己的样子就像在讲别人的事。

 

小野田赶忙表示自己才不会笑,虽然确实从没想到真波君的性格居然洒脱成这样其实还挺新鲜的。说完后立刻又觉得自己有些失礼,慌慌张张地和真波道歉。整个过程中一直盯着小野田看的真波腰肢挺拔得像路边的白杨,惹得路过的人频频侧目。小野田被他看得有点无所遁形,幸亏真波最后终于把视线移开,他才终于敢喘上一口气。

 

“坂道君接下来有时间吗?”真波问。然后说如果小野田有时间的话,不知道他愿不愿意陪自己去找房子。

 

小野田立刻答应了,但是答应过后就愣了一下,紧接着露出了有些欲言又止的表情,就像在做什么艰难的决定。直到真波开始用手机导航查看学校附近的不动产,他才像终于像下定决心一般,低着头一股脑地把想说的话吐了出来:

 

    “那个,那个,如果真波君想要找房纸,我,我那边倒是刚好还有空床位可以入住!啊,只,只不过那个是学生公寓所以没有单间,都是双人间,但是放兴!黄境还是挺好的!不过英为只有我刚好没有找到饲友,所以可能只有我的房江还有空床。要是真波君不嫌细的话!”说得太急,连嚼了好几次螺丝,自己说完自己涨了个大红脸,脑子里飘飘摇摇晃荡着的就一句话:我刚才说了什么来着?谁让我这么说的来着?倒带重来还来得及吗?

 

“果然我还是陪真波君去找房子吧!”小野田说这句话时的状态十足一个落荒而逃,不过立刻就被真波擒了回来。“那个,”真波的表情难得有些踌躇,但眼睛却是亮亮的,“我平时可能不太靠谱,大概会给你添很多麻烦,就算这样也没问题吗?”

 

小野田没想到真波会这么说。“怎,怎么可能?我才是总是出状况的那一个。所以如果真波君你受不了的话……”

 

“怎么会受不了呢!真是帮了大忙了啊坂道君!”真波的表情是发自肺腑的开心,那模样让小野田看得有点傻,“我真的超讨厌找房子。其实前两天也有去找过,但一骑上车子就不愿下来,想着与其为了找房子这种事情满街乱转,还不如去骑车呢。你愿意叫我同住真是省了我好多事!”

 

   “可,可是和我住同一间屋子的话……”

 

   “只要坂道君不嫌弃我,我可是超想和坂道君一起住的啊!”

 

    小野田说不出话了。小野田涨了个大红脸。小野田心里为自己的冲动感觉到了因紧张和害羞而生的不安,和因喜悦和期待而生的满足。

 

    而真波想的事则相对简单一些。果然我之前抽签没抽中并不是因为运气不好,反而正相反。他想。

 

 

 

 

 

    对于自己想做的事,真波的行动力永远过强。傍晚小野田就接到了真波的电话,说自己已经带着行李过来了,还有两站下电车,不知道公寓具体位置在哪,希望小野田来接他。

 

    小野田跑出门才意识到自己还穿着拖鞋,又慌慌忙忙地跑回去换。结果这回跑出来他没穿袜子,不过他没心情管了。跑到车站时真波刚下车,夕阳给他整个人都镀上一层好看的金边,晚风则吹着他的发梢和衣摆微微颤动,看得光脚穿鞋跑得飞快的小野田脚下一趔趄。两人为了谁拎哪包行李产生了一点友好的分歧,最后小野田拎着真波装在装车包里的Look走在前面,两步一回头,对上真波笑盈盈的脸又会赶紧把头扭回去。从车站到公寓有一道坡,不长也不急,没什么特别。可日后这道坡成为了真波和小野田每次一同出门骑车的必经之路。很多年后,见惯了各个名山陡坡的真波仍然经常想起它。

 

    小野田帮真波向已经打好招呼的管理员办了入住手续后,两人正式成为了室友。回寝室的路上真波一直像充满好奇心的小孩子一样四处看,等意识到自己这个样子全落在小野田眼睛里时,居然有点不好意思。他和小野田的房间在三楼的最里边,小野田打开门时窗开着,所以开门时空气的对流将屋外的花香和花瓣一起鼓了进来。透过正对着门的窗户,除了能看到这个季节开得正灿烂的樱花,还能远远地看到筑波山。天已经快黑了,名山筑波只能将将看到个秀美的轮廓,但真波的脸却像一下子沐浴在了清晨的阳光中一样明亮。

 

    “太棒了坂道君!这个房间可以看到筑波山!”

 

    正是因为可以清楚地看到筑波山,所以小野田才挑了这个房间。他做这个决定时当然不知道真波会同自己一起住,只是因为自己也喜欢这样的风景。但在听到真波说“果然和你一起是最棒的!”的时候,他心里居然涌起了一点对明智的自己的小敬佩。那难得的对自己的嘉许把他的心脏填的满满的。他看着真波高兴的侧脸,觉得自己的心情也和正值花期的樱花般,明媚舒张了起来。就在之前被其它社团的学长拦着却完全无法拒绝他们时,他还在担心自己之后的大学生活是不是又要被自己羸弱的性格搞得一团糟,而这一次再也没有今泉和鸣子等人的帮忙;但此刻看着身边的真波,他却一下子确信,自己之后的四年一定会充斥着数不清的好事。

 

    真波挑了上铺,说是可以更好的看到风景,而且当机立断就爬了上去,也不管行李其实还没整理好。他趴在床栏上盯着窗外看,边看边傻笑。但没过一会儿又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满地转圈收拾东西的小野田身上,看得津津有味。

 

小野田被他盯得有点慌,也不知道笨手笨脚的自己究竟有哪里好看,简直后悔让给他上铺。在真波远眺窗外时,他还能偶尔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偷看他两眼;现在真波把注意力都放在了他身上,他反而不好意思抬头,生怕和他目光对视。他以为真波有话跟自己说,一颗心悬在那等;结果等了半天真波仍一点动静没有。他口干舌燥,却压根忘了可以喝水缓解这件事,满心无所适从,差点把拖鞋放进脸盆里,终于决定靠说话来转移注意力;结果因为没有组织好逻辑慌乱地随口起了话头,把原本已经不打算问出口的问题问了出来:

 

“真波君,为什么也要考这所大学呢?”

 

问出口后他心想糟了,万一真波说出口的是自己不想听的答案,那还不如不要回答。

 

真波确实没回答。小野田用余光去扫真波,才发现他伏在床栏上睡着了。眼睫垂着,嘴角还带着笑,不知道在梦里遇到了什么好事。小野田终于不慌了。他站在床下仰头看着悠悠晚风带入的樱花花瓣安静地落在真波发畔两瓣,心想真好啊,你们想停在那里就停在那里,胆子比我大多了。

 

 

 

【tbc】

 

*说点废话*

 

如果有感觉到砂糖般纯正的甜味那我就赢了。所以都来说甜吗~多夸夸我我写得更有劲~(靠

 

顺便原本也有想过让两人去读洋南的,因为洋南的所在地静冈确实出名山,之后和荒北金城展开情节也方便。但是查了下资料日本有山岳崇拜的历史,而古代山岳崇拜的中心正是筑波山;并有西之筑波,东之富士的说法,且筑波地区教育相对发达,离日光,那须等名山聚集地也相对较近,因此把山坂二人的大学定于此处(然后就给荒北想了个别的出场方式

 


评论(36)
热度(158)
©NEVER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