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同人][弱虫ペダル][山坂]那就如你所愿

因为11卷BD特典抓的女仆真波而搞出的不做人系列

 

本子还填着呢但因为饿的受不了只能自己摸鱼来炖,来不及剁手了就这样吧

 

大概是大学背景吧?

 

不过反正是不做人系列逻辑什么的不重要(。

 

女装攻,注意避雷

 

原本想写女仆真波X执事小野田的, 结果写一写自己忘了就只剩女仆真波了

 

=================

 

真波有恋人这件事基本上所有人都知道,因为他从不隐瞒。

 

但他也从来没介绍恋人给大家认识过。大家都很好奇他的女朋友究竟是个怎样的人。毕竟是能将那个真波给攻略,并能让他经常挂在嘴边又舍不得带给别人看的女孩子,想必不但是美人,而且还有些特别的地方吧。

 

所以关于真波和他女朋友的话题,大家时常谈论起:好比今天上课时真波没睡觉一直在按电话,那一定是在和女朋友发邮件;好比今天放学后真波一溜烟就跑回了家,那一定是要和女朋友约会;好比今天真波又收了两个快递,一整天都兴冲冲地,那一定是又给女朋友买东西了。

 

真波经常收到快递,一旦被问起是什么,大部分时候他都回答是送给恋人的。

 

“你这样老给她买东西,不会把她宠坏了吗?”有一天一个总找不到女朋友还总惦记想找的同学这样问。

 

“当然不会啊。那家伙害羞得很,明明很喜欢,但自己又从来不买。当然只能我送给他。”

 

“诶,还真是个好女人啊。说起来你都买了些什么给她啊?”

 

“COSPLAY。”

 

“……”

 

真波山岳真是个了不得的男人。问话的同学看向他的表情又羡慕,又敬畏。

 

于是一天之后,真波的女朋友是个喜欢和男朋友玩COSPLAY的家伙的传言在校园里不胫而走,一直传到了小野田耳朵里。

 

“你平时和真波很熟,知道他女朋友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吗?好像不但是个美人,还热衷于COSPLAY,特别猛诶。”经常会有人这样问小野田。

 

小野田一言不发,脸色通红,只能感慨大众的想象力真是可怕。

 

 

 

 

 

……但再可怕也不会比真波的想象力及行动力更可怕。被穿着女仆装的真波扑在沙发靠背上的小野田这样想。

 

他不由得开始后悔自己两个月前带着真波去参加了同人展,并让真波看到了会场内的COSER的事了。

 

“坂道君很喜欢这些吗?”当时真波指着那些穿着各色花枝招展的服装摆着POSE的COSER们对不停拍照的小野田说。

 

“嗯!蛮喜欢的!不觉得很可爱吗!”绽放出天真笑容的小野田说这句话时根本没多想,也没注意到真波露出了恍然大悟了然于心的表情。

 

事情从那时候开始就不对劲了。真波开始从亚马逊上邮购些让小野田只能脸红地表达出“……”的东西,而且乐此不疲地尝试着,没几天就达成了“小野田每天放学回家都能看到男朋友在客厅COSPLAY,并且每天都要被女装COS的男朋友扑倒”的成就。

 

没错,真波买COSPLAY服装和道具不是买给小野田的,而是买给他自己的。

 

“那个……真波君……虽然我很喜欢COSPLAY,但是真的用不着……”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真波那从头到脚都特别到位,就算放到展会现场也不会输给其他COSER的女仆装扮,小野田不知道是该解释还是该吐槽还是该感慨果然真波君的锁骨真漂亮啊……然后他脑子就不受控制地被最后一条彻底占据,等反应过来之后羞愧到觉得自己要死了。

 

“难道坂道君不喜欢我这个样子吗?”真波在小野田的耳边蹭了蹭,并把腿挤进小野田两腿中间,“我好伤心啊,主人。”

 

“不!不怎么会讨厌!而是,而是……”小野田心中涌动着一股怪异,但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还有,别,别叫我主人啊……真波君你这都是跟谁学的……”他想推开真波在他两腿间蹭来蹭去的腿,碰到后才意识到真波裙子下的腿是光着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赶忙又把手缩了回来。

 

“别,别这样啊真波君。”小野田像是求饶一般地说,用手挡着脸。真波把他的手从脸上拨开,亲着他的额头。“坂道君这样可不行,一点没有主人的样子。”他说,“我可是你的女仆啊。再对我严厉一点吗。”

 

“都说了别叫什么主人……”小野田油然而生一种“为什么明明不是我在穿女装,但却像是我在被羞耻PLAY”的感觉。他不敢直视真波,却又不能否认明明该用帅气去形容的真波即使穿成这样子,在他心里仍比那些女孩子还要可爱得多。尤其是真波还很坏心眼地用了和平时不太一样的仰视视角来注视他。难得能俯视真波的小野田觉得自己心脏被狠狠插了一箭,随时可能窒息而亡。

 

但他还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真波看出了小野田的踌躇。他用双手捧住小野田的脸,满意地看到自己手腕上装饰着的荷叶边擦过小野田皮肤的时候,小野田止不住地浑身发抖。他放低重心坐进小野田怀里,花朵一样的裙摆散开盖在小野田的大腿上,裙摆碰到小野田的手时小野田的手指一路躲闪,就好像真波的裙摆也有生命一样。他腿部的皮肤能感受到小野田身上的某处传来的热度,那热度不会撒谎地诉说着渴求,让真波有点开心。他细碎地从小野田的额头亲吻到他鼻尖,又从鼻尖亲吻到他的嘴唇,就像对待什么易碎的东西般温柔。

 

小野田的手慢慢搭上真波的腰。他不讨厌被温柔对待,但因为习惯了真波平时用带着点侵略的架势亲吻自己,他还是不由得觉得哪里空空的。可究竟是哪里空呢?他一下子又想不到。

 

意识到小野田依旧有些心不在焉的真波微微皱了下眉头,咬上了小野田的耳朵。

 

在被真波含住耳垂,并且一次次地用舌头舔过耳廓时,小野田只能拼命捂住自己的嘴巴,却仍然发出了细微的喘息声。他的耳朵一直以来都是弱点,真波对此心知肚明,也清楚怎样对付他的耳朵能让他以最快地速度失去大部分抵抗能力。太奇怪了,三魂七魄眼看要被真波舔没一半的小野田心想,明明穿着女孩子衣服的是真波,可怎么被压在下面的仍然是我。

 

不对,我也不是想压倒真波君……那此刻心里翻腾着消散不去的这股说不出的异样,究竟又从何而来。

 

小野田的脑袋无法克制地思考着这些,结果回过神来就看到真波的脸凑在极近的地方盯着他看,登时两道蒸汽从耳朵里冒了出来,心脏差点罢工。

 

“坂道君今天一直在发呆。”真波装可爱(但事实上真的挺可爱)地撅着嘴,“这样我很受伤啊。就那么不想看我吗?”

 

“怎么可能啊!我明明是,明明是……”小野田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今天的真波的动作和表情格外的不像平时的他自己。他倒是不讨厌,因为只要是真波他就不可能讨厌。虽然他觉得真波现在这样专门为了他买了COS服装回来的举动真的蛮奇怪的,但又有点小感动。可怎么说呢……

 

正在小野田思索该怎么组织语言时,他感觉到自己的裤腰带被真波抽开了。“等,等一下!”他慌慌张张地伸手去拦,却被真波又摁了回去。“这算是命令吗,主人?”真波笑着问。

 

“什么命令啊!和这个无关!你……唔!”真波顺着拉开的裤子伸进他内裤的手让小野田一声惊喘,瞬间忘了自己一开始想说什么。真波用手指磨蹭着小野田半勃起的分身,开心地看着小野田为了不发出更羞耻的声音咬住了自己的指关节。

 

“不好好命令我停下的话,我可就按照自己的想法服务到底了,主人。因为今天的我可是坂道君尽职尽责的女仆吗。”他边说边滑下沙发,把头靠在小野田的两腿中间,先用舌尖蜻蜓点水地在小野田远比他本人诚实得多的小伙伴上扫了一下,然后看准小野田张嘴想要阻止的时机把那整根都包裹进了口腔里。

 

于是不管小野田开口时是想说什么,他现在都只剩下鸣泣的份。“等,等下!真,真波……!”他本能地想并上双腿,但轻而易举地就被真波把腿更大地分开。“不命令我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停的。”真波亲吻着小野田已经开始渗出透明液体的顶端,然后一边揉捏着根部,一边再次将那里整根喊了进去。真波湿热的口腔和灵活的舌头就像是意图不在伤人的凶器,对肉体无害,却能把人的理智一刀一刀切得粉碎。真波就像了解小野田的耳朵一样了解小野田身体的任何其它部分;而对真波向来有点无计可施的小野田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没几下就溃不成军。

 

“停,停下啊!求……唔哈!”小野田喊出这句话时一切都晚了。这一次高潮时他发出的声音是连自己都不敢回想的高亢黏腻,日后每每被真波津津乐道想尽办法要再听一次时,他都羞愧得想死。

 

偏偏那个罪魁祸首心满意足地舔着嘴唇,把小野田留在他口腔里的东西悉数全吞了下去,意犹未尽,还舔了舔手指。小野田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还满意我的服务吗,主人。”真波蹭到小野田耳边低声说,一边说一边轻轻揉着小野田刚刚释放过一次的地方,用着不由分说地想让它再次抬起头来的力度。

 

才刚射过一次的地方敏感得要命,这样接连的刺激小野田根本承受不住。他的腰整个软了下来,被真波顺势放倒在了沙发上。真波压着他时背对着棚顶的灯,所以脸有点逆光,以至于小野田一下子没看清他的表情。“够,够了!……”他想尽办法想推开真波,可根本就是徒劳,被真波钳住下巴夺去了嘴唇。

 

他尝到自己的味道和真波的味道混在一起。这次都用不到真波再怎么努力照顾他的小朋友,他便感觉自己的血液又重新回到了刚疲软下来的下半身。

 

    真波君今天似乎特别焦躁。小野田的脑海里浮现出这个想法。“真波君……别……住手啊……”终于把自己的嘴唇从真波那抢救出来的他上气不接下气地推着真波,但也只是让真波转移了下阵地,把注意力对准了他的脖子。

 

“不要。坂道君今天很过分。我现在有点伤心,又有点生气。我要打击报复。”真波说着,一口咬上小野田的脖子,还没等小野田问出自己究竟哪里过分了,便开始不停地吮吸,并用牙齿慢慢磨着。他将手伸进小野田的衣服里,揉捏着他胸前已经挺立起来的地方,每次小野田想要挣扎,便会以介于痛和痒之间的力道用指甲轻轻抠一下,让小野田想说的话只能伴随着他微微弹起的腰而变成一声悲鸣。小野田就像一个快要溺水一般的人一样本能地攀住真波的脊背。真波抓过他的手,沿着自己的腿向上探进裙摆里。但在碰到那轻飘飘的布料时,小野田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这是什么?

 

对了,是女仆装。最近真波君不知道为何特别执着于COSPLAY。

 

所以说为什么真波君要穿着这种东西啊?

 

虽然我很喜欢COSPLAY,也不讨厌穿成这样的真波君。但COSPLAY也不是这个时候用的啊。

 

最关键的是,既然是真波君的话,根本用不着这样也可以啊!

 

刻意模仿着别的什么的真波君,都不像他自己了。

 

“给我住手啊!”小野田使尽浑身力气把真波给推开了。之前就算是做些更过分的事情的时候都没被小野田推开的真波着实吓了一跳,脸色有些发白。

 

“果然坂道君讨厌我了对吧……从之前我就在想了,明明我最近废了好大力气去做你喜欢的事情,但你都不怎么看我。尤其是今天,就算是我努力扮成现在这个样子,你刚才居然还在发呆。”

 

“等,等下?”这个人到底是怎样才能得出这种结论来啊!小野田在沙发上摸着自己被真波上下其手时给弄掉的眼镜,“你……你……我,我是不好意思看啊!”

 

“那你之前去那个同什么展的时候不是看别人看得都很开心!还拍照留念!可你一次都没说过要给我拍!”

 

“怎,怎么你想被拍吗难道?”小野田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遭受了500点冲击。他不是没想过,但是因为害羞,加上考虑到真波或许根本不想被拍,所以一直没敢提。“看那些不认识的人我才没必要不好意思啊!但是真波君的话……就是因为是真波君的话……可恶,干嘛非让我说出口!”

 

真波张了下嘴,像是想说什么,但又把嘴巴闭上了。小野田终于摸到了眼镜,但即使戴回鼻梁上也仍然不敢看真波。“真波君根本没必要做这些事啊。因为你的话,就像平常一样就好了。”小野田说这句话时就像是用尽了浑身的力气,“虽然我不讨厌你现在的样子,不对,都不能说是不讨厌,硬要我说的话,其实是有点喜,喜……可我还是更喜欢你平时的样子。就……就像原来那样就好了啊!真波君就做真波君就好了吗!叫什么主人啊!还什么命令不命令的,难为情死了!不要从网上学奇怪的东西!”

 

小野田不知道自己这段话在真波听来就像在他耳边炸响了一个洲际导弹。他只见真波“嚯”地一下站了起来,从下面掀着裙摆就把女仆装从头顶拽了下来,连拉链崩开了都没去理;然后又刷地把手腕和脖子上的装饰物扯了下来,一把扔到了一边。

 

小野田扑哧一下笑出了声。因为真波女仆装底下居然还穿着骑行裤,看样子也是知道内裤上阵太流氓,还经历了一点思想斗争。

 

小野田刚想说些什么,但紧接着感受到了别的危机。脱了裙子的真波正盯着他看,然后把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微微眯起了眼睛。

 

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的小野田扭头想跑,却被真波捞住腰公主抱了起来,直接又丢回到了沙发上。“其实我也觉得那样子挺讨厌的。”压回小野田身上时,真波笑着说。

 

“那你干嘛还打扮成那个样子?”小野田挣扎不起,捶了他两下。

 

“因为我为了成为坂道君最喜欢的人可以做任何事啊。”

 

“唔!”

 

“我还想假如女仆装还没法让你满足,我明天就只能准备女子高中生的泳装了。”

 

到底怎样才能想到那里啊!穿着女生泳装的真波这画面光是想想就吓死人了。

 

“我火大啊,看着你对着穿成这样的女孩子拍来拍去,我火大到不得了。”真波扯开小野田的衬衫,从他的胸口舔到他的腹肌,“如果你就是喜欢那样的话,那么我也可以。所以不许拍别人,不许看别人。看着我就好了。”

 

小野田脸一红。“好,好啦,那我答应你,以后除了你谁也不看。总之你,你快下去,再来一次我就不行了……”

 

但小野田这次彻底推不开他。真波君拽下了小野田的裤子,以丢女仆装裙子的气势丢到了一边。

 

“等,等等,等下!”

 

“我才不要停呢。你不是要平时的我吗,”真波开心地说,“这样才是平时的我啊。”

 

 

 

 

 

那天之后,真波基本再没收到过快递。同学们中有些好事者以为他和女朋友分手了,便上去旁敲侧击他和恋人最近关系怎么样。“非常不错啊。”真波很开心地回答,“比原来还更好了。”

 

“那看你没再买那些,嗯,那些东西给她……”

 

“因为不需要了。他现在对别的东西感兴趣了。”

 

放弃COSPLAY开始对别的东西感兴趣了?!真波的同学八卦的本能转动了起来,也不管失礼不失礼地就开始追问真波现在他的恋人开始对什么感兴趣,心想着搞不好可以听到什么更劲爆的答案。

 

但没有什么更劲爆的答案。

 

又或者说是个根本就劲爆到家,让人连架上三层钛合金眼镜也防护不了的闪光弹。

 

“他现在最感兴趣的东西啊,”真波笑着回答,“我啊。”

 

 

 

【fin】

 

 

 


评论(24)
热度(198)
©NEVER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