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同人][弱虫ペダル][山坂]listen to me,say to me(8)

hello诸君,这是今天的更新

 

我脱稿了!脱了!脱了!(行了别叫了

 

====

 

8、We dreamed a dream to be so free(2)

 

荒北又一次接到真波的电话时是个悠闲的下午。这一次,真波的声音听起来悠然而愉悦。他拜托荒北再帮自己上亚马逊买一本书。

 

“我为什么要帮你买书!自己去买!”荒北咆哮。

 

“可我没有亚马逊账号啊。”

 

“自己注册一个是会死还是怎样?”

 

“诶,好麻烦啊,我又不经常用,注册了也肯定会忘记密码。而且你不都给我买了一次了吗,就再帮帮忙吧荒北前辈。我和上次《把妹达人》的钱一起给你。”

 

“等,等等!谁,谁给你买《把妹达人》了!我干嘛给你买这个!我是闲的吗给你买这东西!再瞎说下次见面削你!”

 

“啊啊,好,好,不是你买的,不是你买的。那替我谢谢帮我买书的AKICHAN,然后再拜托他帮我买一次吧。AKICHAN乖巧又善良,就再帮帮忙吗。”

 

荒北相当生气。虽然这次他是在生自己的气。

 

两天后,真波收到了AKICHAN寄来的新包裹,拆开后是一本《教你做好吃的乌冬面》。真波开心地翻阅着,然后难得地在翘课的时间没有跑去骑车,而是在公寓的公共厨房里对着食材研究菜谱。料理是他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爱好,而且意外地颇为擅长。假如学校里那帮迷妹见到了他现在的样子,恐怕会再把他送上“T大最适合围裙的男生”排行榜。不过当然,她们这辈子都没这个机会了。

 

这个公寓住的都是男生,厨房万年没人用。管理员听到有声音还以为进了贼,机警地在外面转了一圈,结果看到一个像是从杰尼斯官网艺人介绍页面跑下来的美少年围着围裙在里头炖汤。如果不是他知道真波是这里住宿的学生,绝对会以为自己遇到了新时代的田螺姑娘——或者说田螺小伙更合适一些。

 

“你不去上课在这干嘛呢?”他问真波。

 

“唔,有点事儿。”真波含混地应了声,盛了一碗汤给管理员大叔,有点心虚地问他味道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太淡或者太咸,是不是还不够鲜浓好喝。大叔姑且是在社会上历练过的成年人,稳重而矜持,尝了一口后通过努力克制,终于没让自己摆出看到小当家的菜出锅了的动作及表情,以至失了风度。“我再尝一碗再告诉你。”大叔把空碗递回给真波。真波护住汤煲,表情警觉而高冷。

 

不过后来他还是又给大叔盛了两碗,因为大叔愿意以自己老婆做叉烧肉的独门秘籍来交换。“现在的年轻人哪个还能耐下心来学做饭啊。像你这样的孩子真难得。”三碗汤下肚的大叔夸真波,眼睛依旧瞄着锅。真波已经在惦记出门买肉做叉烧,开始心不在焉。大叔边看他把汤煲端回自己房间边惋惜,问他这么细致是想要做给谁吃。“大叔问题真多。”真波跨上自行车时脸微红。大叔了然于心,哦,我懂了,女朋友女朋友。还真是田螺小伙。

 

之后田螺小伙真波去市场买肉,回来时发现扔在床上的手机有六通未接来电,是一个不认识的号码。他没在意,结果在做叉烧时同一个号码又来电两次。这情况有些奇怪,他自己都起了好奇心,难得地主动拨了回去。王牌安田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抱怨真波又不来上课又不接电话。真波随便应了两声就想挂断,被安田喊住。

 

“不管你现在有什么事,都立刻来学校一趟。”安田说。

 

真波当机立断就想拒绝,结果安田接下来的话让他整个人都僵直在原地,连肉烧焦了都没有察觉。

 

 

 

 

 

真波在大学联赛上抓起小野田的手亲了一下这件事,没用两天就在学校里传开了。认识或不真波但对他很感兴趣的学生根据各自性别和立场的不同,大概分别有以下几种态度:

 

A类:怪不得真波君从来不接受女孩子的告白!原来他是个基佬啊!我彻底没机会了!

 

B类:怪不得真波君从来不接受女孩子的告白!原来他是个基佬啊!我本来就没机会但这样别的女人也一样没机会了!

 

C类:怪不得真波君从来不接受女孩子的告白!原来他是个基佬啊!我喜欢的XXX之前暗恋他,我以为自己没机会了,但现在我终于可以向她告白了!

 

D类:怪不得真波君从来不接受女孩子的告白!原来他是个基佬啊!我原来没机会向他告白,但是现在我也有机会了!

 

E类:部长,下半年的新刊,我要画骑自行车的男孩子。

 

小野田也跟着一起成为了话题人物,在学校沐浴着嫉妒,羡慕,好奇和鼓励之类的各种视线,苦不堪言,有些时候只能躲着人走。真波最近是彻底不来上课了,有两科的导师直接愤怒地撂下话,说他不想念可以不念,直接剥夺了他这一科的期末考试资格。小野田吓到,抖得像见了猫的仓鼠一般,克制着随时能假死自保的冲动去和老师说好话,被老师连带着含沙射影了一通性向问题,羞愧得要死,又有点庆幸真波没来,不用受这种罪。他疲惫不堪地从办公室出来准备去社团训练,刚好在楼梯转角碰到了部长。

 

“真波今天还是没来啊?”部长问。

 

小野田无奈地摇摇头。

 

“哎,确实读书不太适合他的感觉,明显好材料放错了地方。”部长摇摇头,“你说他要是有机会直接去专业车队,是不是会好点?”

 

小野田点点头,说那样确实比较适合真波,他之前也有想过这个问题。

 

“果然啊。不过……”部长边说边看向窗外,似有什么顾虑,“说起来我有点事找他呢,安田挂了他半天的电话他都没接,八成是又去骑车了吧。”

 

小野田慌张地掏出手机说要不我给他挂一个。部长赶忙拦住他。他看向小野田的眼神有点复杂,似是困惑,又有些愧疚。小野田不知道部长为什么这么看自己,但本能地意识到他有事情。

 

“因为这件事和你也相关,我先和你讲一下吧。”部长说,“你可以先考虑一下。而如果你觉得这件事不错或是不可以,也可以把你的想法和真波说。”

 

 

 

 

 

“你有想过去爬爬阿尔卑斯山吗?”男人问真波。

 

他们在校长室里,面对面地坐着,而校长则坐在一旁,看看真波,又看看那个负责翻译并主要负责与真波沟通的男人,和男人身边的白种人,满脸笑容。明明是呆在屋子里,窗户也没有打开,但在听到阿尔卑斯山这个词的时候,真波还是感觉一股风不知从何处猛地吹向自己。“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真波答,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紧握住,身体微微前倾,难得的拘谨,却又本能地散发出期待。

 

“我想你应该听说过福斯托·科皮。”男人没有直接回答真波的问题。他向身边的白种人男人说了句什么做了确认,然后便自主向真波展开了对话。

 

“我知道,环意五冠王,环法双冠王。”真波对别的知识不感兴趣,但是自行车相关的名人他是可以如数家珍的。只是他不知道男人为什么会提起这个名字。

 

“他也是迄今为止都没人能够超越的最年轻的环意冠军。”男人继续说,“当然,那和他生于公路车比赛的黄金时代,且第一次参加比赛,就拥有了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选手作为助攻不无关系。但即使将这些都纳入考虑,他能取得骄人的成绩仍非常值得赞叹。我想你或许也知道,科皮童年时代因心率过低而体弱多病,任何人都不曾想过他能在体育赛事上有所造诣;他学习成绩一塌糊涂,逃课是家常便饭,除了自行车没有任何事能吸引他过剩的精力;因为太过年轻,又出身于和公路车不曾有过一丝渊源的普通家庭,所以在早期没人关注过他的才华,直到他被伯乐相中,加入莱尼亚诺车队;他很快就爆发出天生的才华,和长久以来凭借艰苦训练而积累的实力,连他低于常人的心率后来铸就的强大的心脏供血能力和肺活量都成了他致胜的武器,让他成为了征服阿尔卑斯山的最年轻的男人……”

 

“这些我都知道。”真波打断男人,“可你说这些是?”

 

“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和他有些相像。”

 

真波笑了起来。他从没想过这个问题,而且就算是假如有些相像吧,那也和他没多大关系,就和别人也和他一样长了两个眼睛一般没关系。“大概吧,你们觉得是就是好了。”他原本还有些僵硬的肩膀略微舒张,“不过就算哪里有那么一点点共性,他是开创了公路车巨星时代的人,而我只是个寂寂无名的普通日本大学生。关键的部分,我和他差的有阿尔卑斯山顶,到马里亚纳海沟沟底那么远。”

 

“所以说,假如你现在有机会让你们的差距缩小,甚至超越他呢?”

 

真波抬起眼睛,重新看向男人。“愿意做梦的话,倒是很容易。”

 

“但你应该是个与其把理想寄托给梦境,更愿意将它寄托于自己身体的人。”男人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名片,递给真波。名片上印着一个大部分公路车赛车手都听过的车队的名字。它并不是很强,但最近几年正在崛起当中;而且就算不是很强,仍然足够让每个都想站上环法及环意舞台的车手向往了。“你想没想过,成为第一个穿上黄衫或者粉衫的日本人。”

 

屋子里的风似乎在一瞬间变得很大。真波觉得自己的肩胛骨隐隐作痛,似乎有什么东西马上就要从上面长出来,并迫不及待地想要在风中舒张。“请,请不要开玩笑。”这是他今天第一次用敬语,也是第一次结巴。但男人看着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刚才你的眼睛特别亮。”他边说边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那很好,是有斗志的眼神。”

 

真波摇了两下头,但又不知道自己是想否定什么。他的心脏和肩胛骨开始一起在根本不可能于密闭的屋内流动起的风中作痛,但他居然享受起了这种感觉。“每个,”他说,咽了口口水,“每个骑自行车的人都想过,想要黄色,或者粉色的领骑衫,但是,但是,这并不是……”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享有的殊荣。尤其是,假如你连一个合适的舞台都没有。”一直在旁边看着的白种人男人突然用生硬的日语插了句嘴。

 

“这位是我们车队现在的经理。他七岁那年,曾近距离看过科皮的骑行,并为之深深着迷。他自己也骑过公路车,参加过比赛。但是现在,他更想做其它力所能及的事,来缔造新的传奇。”看着一直盯着手中的名片看的真波,男人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我们看过你在大学联赛上的骑行,也了解了一下你之前的一些成长经历,和你的训练情况。说实话,你现在从技术到水平都还相当稚嫩,和专业级别的选手比起来,你只能算个骑得有点好的门外汉,想要登上国际顶级赛事的舞台都是痴人说梦,更不要说获得领骑衫。但是,我们在你身上看到了一种可能性。正是基于这种可能性,我们愿意递给你橄榄枝。”

 

“真波同学,这真是个很荣幸,也很难得的机会。”一直在旁边听得跃跃欲试的校长赶紧插了句嘴,生怕真波不接受。

 

但真波连他说了什么都没听清。他也不在意对方为了尽快拉拢他所说的那些听起来有些贬低他身价、想以此来折损他气势、并引导谈话节奏的话,甚至都不在意自己身上是不是真有能让眼前的人即使认为他还不够强,也仍要拉拢他的可能性。他的心被阿尔卑斯山和这座山上一条条闻名遐迩的坡道填满了。我想去。他的内心发出没人听得到的嘶吼。我想去啊。

 

可他立刻想到了小野田的脸,就像被泼了一盆冷水一样清醒了过来。

 

“那个,那个,”他抬起头,“只有我一个人能去吗?我是说,我还有一个对手……不对,一个,一个,一个朋友。我很喜欢他,那个,骑车方面,别的方面也……我们能不能……”

 

“从大学联赛的观战结果来看,我们暂时没有拉拢除了你之外其他人的意愿。”明白了真波在说什么的男人回答。他有点困惑,一般人,尤其是对于很难登上自行车国际赛事的亚洲人来说,一旦有欧洲车队主动来拉拢,那简直是天降的巨大殊荣。但真波却似乎因为什么而踌躇了,而且提到了一个对手?他是很敬佩那个对手吗?但只是个对手而已,而且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不会超出日本本土等级。只要他愿意去他们车队,更厉害的对手要多少有多少。

 

他觉得真波真是个奇怪的人。但天才往往都是怪胚。他反而对眼前的少年格外期待了起来。

 

“我们并没有期待你立刻就给出答复。”男人和他身边的白种人男人都站了起来,“毕竟这对你来讲是一个相当重要选择,出于对你的人生负责的考虑,我们希望你能够慎重地做出会让自己有更多收获和成长的正确选择。不过,我们也没法等待太久。名片上是我的联系方式。静候佳音。”男人语毕,伸出手向校长握手告别,要走。

 

“可,可我……”那一瞬间真波几乎就要将我有一个非常喜欢的人,我们才刚开始交往,我不想离开他这句话说出口了。但他最终还是打住了。“我,那个,”他看着回头看他的男人,“我根本不会意大利语,英语也……”

 

“那种小事,会比夺取冠军更困难吗?”男人笑了笑,离开了校长室。

 

白种人男人在和校长握手后也向门口走来。但他在真波面前停下了。真波抬起头,发现这个已经上了年纪的男人正用碧绿色的眼珠凝视他,眼睛里闪烁着的,仍然是满怀梦想的少年人的光芒。

 

他喜欢那种光芒。

 

“你,”他指了指真波,再次说出了生硬的日语,“骑得很漂亮,非常漂亮。你背后有翅膀,和科皮一样。”

 

 

 

 【tbc】

 

这个文最后会拿去出个本儿。除了这章还有两章和一个番外。番外是本子内收录的作为福利的加笔,不会放出来。但是正篇大结局是会全部往出放的,而且明后天就能放完大家可以看清这个故事合不合眼缘再决定收不收。或者只看网络连载都没问题,等全看完后给我个长评就好(靠

 

还有个写好但没放过的灵异向短篇也想往本子里塞,但似乎得爆页所以在踌躇

 

这章有查一些资料,那个车手是三次元真人。前阵子发现他的人生经历和真波很像,甚至还和机油怀疑过是真波原型,刚好想起,就拿来用了

 

请叫真波箱根小当家(不对

 

在有电脑的时候说日更没更成的我握着手机倒是达成了日更成就

 

算了不管了。反正脱稿了,我,活着

 

今天废话有点多(。

 


 


评论(27)
热度(104)
©NEVER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