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同人][デュラララ!!][青帝]恋心

11月16日在CP15day2发放的青帝无料《And Then...?》的最后一篇

 

前两篇分别为两年前写的管理员旅行

 

因为这两篇对我来说有特别的纪念意义,所以和本篇放在一起印个无料

 

 

背景乐是ギガP的《No Title》。倒不是说有多配,只是写这篇的时候我一直在听这首

 

=================

 

恋心

 

(本文存在帝→正元素和火种组元素,不喜慎入)

 

*******

 

 

 

青叶是以专以人负面情绪为食的恶魔。

 

 

 

不过和其它只要是负面情绪都可以拿来做养料的同伴不同,他的目标只有那些无法实现的恋情。因为太过挑食,所以他长得比同龄人小很多,活了几百岁,看起来仍然像个人类的小孩子。

 

“你完全可以试试看其它感情,甚至人类的灵魂。很美味的。如果愿意,我可以帮你。”临也对他说,笑得不怀好意。

 

“我和临也先生可不一样,做不到能不能进嘴的都吃得下去。有时候真羡慕临也先生一视同仁的好胃口呢。”青叶也以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回应回去。临也是和他在同一片地区狩猎的恶魔,猎物基本重合的两人互为敌手很多年,对彼此明面较劲暗中使绊。他的建议青叶会接受才有鬼。

 

“你这样会错过很多好东西的。”临也看似惋惜地摇头,“万一哪天你发现失恋也不是那么好吃的东西,你就没有能吃的东西了。”

 

“多谢你操心。不过放心,我最喜欢吃的东西不会那么容易就放弃掉。”

 

“不,你会,”临也挑起嘴角,“总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份又酸又苦的恋心,难吃到让你眼泪都能掉下来。”

 

耸人听闻的说辞。青叶淡淡地呵呵了一声,认定临也只是惯例的闲着没事,想用言灵让他不自在。只是这招对没有抗魔力的人类用用也就算了,大家都是恶魔,谁怕谁能一语成籖?确实对于人类来说,无望之恋会酸苦得让他们无法忍耐;但是恶魔喜欢的正是这种酸苦,那在他们尝来会如上好的水果糖一样清甜美味。

 

所以会在有朝一日觉得最喜欢的东西不好吃,这种事想想都不可能。

 

 

 

青叶转眼就把临也说的话忘到了脑后,出门去盯自己已经关注了很久的猎物。那是开面包房的龙之峰家的儿子帝人,因为体弱,一般不怎么出门,连学都没有上,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呆在面包房二楼自己的卧室里看书。他和外界唯一的联系除了每星期出门做一次的礼拜,就只有邻居纪田家经常会去找他玩的正臣。然而现在,纪田一家要搬离这座小镇到都城去。这对帝人而言,相当于失去了唯一的“好友”。

 

想到正臣和父母坐马车离开时抓着帝人的手大哭,说就算分开了他们也会是最好的朋友的场景,青叶不由得发出嘻嘻的冷笑声。也就只有正臣那个天真的家伙会以为自己的青梅竹马对自己抱有的只是普通的友情。对于能分辨出人类情感的青叶来说,帝人面对正臣时散发出的味道他再熟悉不过。

 

是他最喜欢的恋情无望的味道。

 

但这份失落的恋心还没有成熟。能为恶魔所食用的情感从孕育到成熟要经过一段时间。积累到一定量的负面感情会在宿主睡梦中以人类看不到的宝石形态从身体里脱落。失恋宝石的颜色是像大海一样幽深的蓝,那是青叶最喜欢的颜色。

 

而现在,凝结在帝人心里的那份不可能有任何着落的感情虽未成熟,却也已经像房檐上的水滴一样摇摇欲坠。光是看着它,青叶就觉得自己的心被愉悦填满了。为了防止临也像过去经常干的那样,在这果实成熟时程咬金一样杀出来把猎物抢走,最近一段时间青叶总是跟在帝人身边,都没有回到自己的住所。尤其是在帝人的睡眠时间,几乎寸步不离。没有灵力的人类无法看到恶魔,所以青叶完全不担心自己被帝人发现。他会在帝人陷入熟睡时凝视着他的睡脸,想象着糖果一样的蓝色宝石从他心脏处滚落时发出的清脆声响,心里蠢动着再过不久自己就可以饱餐一顿期待。

 

 

 

然而他的期待一次次落空。

 

 

 

帝人的“水滴”明明已经胀大到随时炸裂成好多块都不奇怪的情况,却就是不落下来。

 

青叶开始烦躁。为了这次收获,他花费了比以往更长的等待时间和守护精力,但到现在都没有吃到自己想吃的东西。恶魔并非一定要摄取食物不可,那只是他们提升自身能力和获得肉体成长的方法,所以原则上来讲他们不会感到饥饿;但看着美餐就在眼前却无法吃到,青叶还是产生了类似人类的饥肠辘辘的感觉。这天晚上,他惯例地蹲在帝人的床头,看着在正臣没离开前总是睡得很安心的少年现在即使在深度睡眠中仍然轻轻皱着眉头。他从气味上判别出帝人在做一些不是很愉快的梦,但他没法像有些同伴那样看到人类的梦境。这意外的让他有些焦虑;而更让他焦虑的是帝人心窝里那份感情明显因为梦的内容变得更大了,可它就是不掉下来。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让我吃到啊。”青叶自言自语地嘟囔了一句。

 

帝人突然睁开了眼睛,就像是被青叶的声音惊醒了一样。他明显是捕捉到青叶存在的视线落在青叶眼睛里,整个人看起来相当困惑。青叶吓得差点从他床头栽下来,赶忙隐匿了形态钻进墙里逃走,边逃边在心里嘀咕:怎么回事?他那个表情就像是看到我了一样……不不不,怎么可能,没有灵力的人类是看不到恶魔的,哈哈哈……如果是没有灵力的人类的话……

 

“可龙之峰帝人是个有灵力的人类啊。”第二天临也一脸你居然不知道吗的嘲讽表情对青叶说,“所以接受你被他看到了的事实吧,”

 

青叶恨不得学一下某个暴力驱魔师,把路边的垃圾桶扣在临也头上。“你在窗外偷看了多久?”他问临也。

 

“说偷看多难听啊。毕竟帝人是个相当有趣的孩子,我对他也很感兴趣。只是我比你谨慎,知道他会发现我们的存在,不太靠近他。”

 

青叶认栽,但立刻又意识到白天自己跟在帝人身边的时候从来没有被发现。他没有和临也说这件事,而是自己跑去调查了下帝人的情况,然后从常在医院附近打转的同伴八房嘴里得知这个叫帝人的人类确实有点灵力,因此还经常被些人外生物盯上,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的身体才总不是特别好。他的父母对此很发愁,曾经拜托过神父解决这件事。不过神父说没大碍,他虽然有灵力,但还没有强到能影响到自己性命的程度,是虽少见,但不罕见的类型,只要不是特别想偏向此道而进行修行的话,到了成年后灵力就会消除,然后变得和普通人无异;需要在意的恐怕就只有他晚上灵力会比白天强很多,也更容易被缠上这点。

 

所以白天他看不到我,只有晚上才能看见啊。这样想的青叶这天晚上又摸进了帝人的卧室。这次他蹑手蹑脚的,怕的就是再次被帝人发现。被看到一次还好,那样的话当时本来就睡得昏昏沉沉的帝人或许只会认为自己不过是做了个奇怪的梦;但如果接连被看见而导致他的父母采取行动再去联系神父的话,自己就得不偿失了。所以要静悄悄地等待,不再做任何多余的事,一旦他的那份失恋成熟自己摘了立刻就走,千万不要再吸引他的注意力。

 

 

 

……想,是这么想来着。

 

青叶叹了口气。从开始潜进帝人房间开始,他其实就已经意识到了,帝人卧室里的魑魅魍魉似乎格外多。之前他以为这些东西是自己带过来的,所以没有特别在意。但现在他知道不是。

 

一个独眼的小鬼从地板跳上帝人的被子,在帝人胸口上蹦来蹦去,让他在睡梦中皱起了眉头。一团水蒸汽形状的暗影在帝人床前绕来绕去,每次穿过帝人的身体,帝人都像怕冷一样缩一下。一只蚊子一样的小魔物在围着帝人的头打转,时不时地在他脸上停一下,不知道是吸走了什么……青叶额头上冒出一个十字路口。该不会就是你们这帮家伙绕来绕去,才导致我想要的东西总也成熟不了吧?他掏出自己的武器叉子,朝那些低等的魔物挥了挥。“混蛋!你干嘛呀!”被他驱赶的魔物受到了惊吓,异口同声地说。“滚开。”他笑着拉开窗户,左手拎一个右手提一个,脚上还踹了一个,把这些闹个不停的东西全丢了出去,“他是我的东西,你们就别惦记了。”

 

总算把这些家伙都给清理出去后,青叶冷笑一声,把窗户关上,回头就看到帝人坐在床边看自己。

 

沉默。

 

一秒。两秒。三秒。

 

青叶当时特别恨自己为什么就总像猫女舞流所说的那样爱耍帅,就算停泊在地面上时也不把恶魔翅膀收起来。现在骗帝人自己其实是个天使只不过是个天使里的非主流翅膀才长得比较另类,还来得及吗?

 

啊啊,还是简单粗暴地消除掉他的记忆好了。青叶真不愿意用这种方法,因为擅自对人类使用魔法万一被教会盯上的话,自己就麻烦了。而且这种操控人心的魔法不知道会对帝人的心理造成怎样的影响。万一他对纪田正臣的感情受到记忆缺失的波及再也没法成熟可怎么办?

 

然而现在根本没有别的办法。他抬起手,在心里默念着咒语,想着自己最近这阵子真是倒霉。

 

但他没能把咒语念完。

 

“我听见窗子响,还以为是正臣又溜进来了呢。”帝人冲青叶笑了一下,但看的人却明显不是青叶,“他之前总是在半夜溜过来,在我难受得睡不着的时候。”

 

青叶掌心里聚集起的魔力像肥皂泡一样啪的炸裂。他心里有点堵,但连原因都说不出。“别傻了,你的朋友已经搬走了。”他说。

 

“嗯,我知道啊。”帝人喃喃了一句,像是在对青叶说,又像是根本不指望他能听到。他躺回被窝,背对着青叶,就像是当屋里根本没有这个人。

 

青叶被他的反应提起了些兴趣。反正已经被他看到了,再逗他玩玩好了。临也不是说这个人类很有趣吗?刚好自己也看看他到底哪里有趣。而且如果恰好能刺激他一下让他心里的失恋感快些满溢脱落的话,那自己就可以拿了东西直接消除他的记忆离开。“这样把后背对着我可不太好哦。”他对帝人说,“你知道我是什么东西吧?”

 

“嗯,知道,所以呢?”帝人微微回过头,“你是要吃掉我,还是要和我签订契约,满足我一个愿望后再吃掉我?”

 

“这么说你是有愿望咯。说来听听,说不定我就能满足你呢。”青叶扯了个谎,最讨厌被人类利用的他才不对人类开展这种业务呢。他只是想把话题往正臣身上引罢了。

 

“有啊,”帝人说,“好多个。你比较擅长实现哪种的?”

 

“……”

 

原本以为他会说“让我见正臣”“让正臣回来”“让正臣能喜欢我”这类愿望的青叶被帝人这句话噎了一下。然后不等他回话,帝人又补了一句:“不过还是算了吧。只能实现一个愿望就要被吃掉,有点亏。”

 

“……我不吃你。”

 

“那你要什么?”

 

“那得看你的愿望是什么了。”

 

“……那能借我你的翅膀用下吗?”帝人想了想,重新从床上坐起来。青叶以为自己听错了,睁大着眼睛看着帝人。以为他没听清的帝人又重复了一次。

 

“翅膀,”他说,“借我用一下,我想试试看能飞起来是什么感觉。或者,你带我飞起来看看也可以。”

 

 

 

青叶至今不知道自己当时哪根筋没接对,居然就接受了帝人的请求。从来就不想和任何人签契约的他草率地和帝人签了个契约,签过之后就后悔了。他根本就不想吃人类的灵魂,也对人类的贞操没什么兴趣;帝人家就是个卖面包的,就算要把家里的财富都供奉给他一共也没几个钱。总之帝人能拿来当祭品而青叶又感兴趣的几乎没有,只能为了契约仪式能像那么回事看似很奸商地说了句“那把你今后所有感情凝结成的东西都交给我吧”;结果仔细一想,就算帝人不给他这些东西他也能自己拿;而且说是所有感情,他也就只对帝人的那无法实现的恋情有兴趣。算了,还是不能细想。他扯着帝人的手把他拉上了天空。帝人还穿着睡衣,冰冷的晚风吹得他双手冰凉,直打哆嗦。青叶怕他手变僵握不住自己掉下去,只能用魔力给他取暖。暖流通过青叶的手沿着帝人的手灌进帝人的身体时,帝人抬起头看了青叶一眼。

 

“为什么你会想要飞啊?就算是再梦想化的人,在遇到可以实现一个愿望的时候,想要的都该是金钱,权利,力量,寿命和……和恋情这些比较实际的东西吧。”感受到帝人的视线,青叶问帝人。

 

“是吗?确实那些东西也不错诶,不过想要那些东西代价一定很大,我不喜欢。”

 

“你还很精明的呀。”

 

“我只是很自私,所以不想让自己受伤害罢了。而且我一直都很想这样看一次城市的夜空,所以第一反应就是想要这个。”

 

“好吧。但你为什么就只想飞一次?”

 

“因为一次就够啊。再漂亮的风景,看多了的话,就会觉得无奇吧?”帝人握住青叶的手指收紧了一些,“就像是你的话,看这种风景一定就只觉得是稀疏平常。为了以后都能觉得它美不胜收并感觉到珍惜和珍贵,还是不要轻易得到、甚至反而失去他还会比较好。”

 

青叶嘀咕了一句我真搞不懂你,这世上哪有得不到会比得到更好的东西。帝人笑了笑,回答他有的,有很多东西都是失去了才会在人心中成为神明。

 

他带着帝人在城市的夜空上飞了很长一段时间,途中还撞见了自己的朋友狼人吉桐和吸血鬼银,被惊讶的他们狠狠嘲笑了一通他居然在给人类跑腿。那过程太惨烈,青叶不忍回顾;而且到了后来,他的注意力就全被帝人吸引了过去。很少走出屋子的少年在天空俯瞰整个小镇,脸上露出微笑,眼睛亮亮的,就好像夜空中星星。他总是苍白的脸因为青叶给予的温暖和兴奋染上了一层红晕,开心得像小孩子一样,和青叶说自己从没见过这样的风景,原来从里面看大得不像样子的教堂在天空中看就像个玩具,感觉能握在手心里。青叶蓦地觉得他居然有点可爱,意识到自己居然在后悔定契约时该要下他的贞操就好了那样其实也不算亏的时候,连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原来从上面看城市是这样的感觉。”帝人说,看了看远方,“不知道正臣呆着的城市从上面看是什么样子呢?”

 

青叶突然对在这种时候听到正臣的名字感觉到一丝愤怒。“怎么,你想去看?”他等着如果帝人说想飞过去看的话就说不带他去,除非帝人再和他签个契约,到时候就……但帝人摇了摇头。

 

“不用。”他说,“我不想去。”

 

直到帝人的身体再也撑不住,青叶才把他送回了家。体力消耗过大的帝人被青叶抱回床上时脸色发白,昏昏欲睡。青叶失落,却又不是很失望地看到帝人心里那深蓝色的宝石还是没有脱落的迹象,想着算了,来日方长。

 

他转身要从帝人房间离开,却听到背后传来帝人的声音。

 

“谢谢。”帝人对青叶说。声音不大。

 

但青叶听得很清楚。

 

 

 

那之后,青叶每天晚上都去帝人房间里报道,美名其曰看看自己的“作物”们都在帝人的心里成长得怎么样了,实际上每晚都要义务帮帝人撵屋子里趴着的魔物和小鬼。“你父母既然都能拜托神父帮你看!就不能让他解决一下这些东西吗!”有一次青叶忍无可忍地对帝人这样说,俨然忘了万一帝人的父母采取什么措施,到时候他自己也进不来。“原来他们找人贴过可以驱逐它们的东西,但我给摘下来了。”帝人缩在被窝里,被子盖住嘴巴,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青叶,“一来我觉得它们挺有趣的,二来……如果我睡得太踏实的话,正臣就不会过来了。”

 

青叶气憋。他最近一听到帝人提起正臣就生气。他把这个当成是迁怒,正是因为这个家伙在帝人心里埋下了感情,自己才会被吸引过来,结果却因为各种原因到现在都没能把原本早该吃到嘴里的东西吃到。与其这样你们还不如一开始不来招惹我。逻辑上很不讲道理的恶魔青叶很愤恨,盯着帝人心里那不知道还能不能好好成熟落地的失恋之情,意外地发现那东西在不知不觉中居然缩小了不少!

 

怎么会变成这样啊?青叶在心里哀嚎。这是帝人开始放下那段感情的证明。问题是到底为什么他会突然开始放下啊?有谁最近给他了什么安抚吗?

 

青叶想不到原因,却仍心存一丝侥幸,想着说不定只是帝人最近心情好了些,影响了负面情绪的累积,自己只要在和他相处时恰到好处地刺激他一下,搞不好那份失恋之情会重新变大。他开始故意在帝人面前提起正臣,说不知道他最近过得怎么样了,可能都已经找到了好几个女朋友了吧。他开心地看着帝人在听到这些话时脸上有一瞬间的黯淡,但立刻又能恢复平时的表情。“没办法,因为从小的时候开始,正臣就特别招女孩子喜欢吗。”所以一开始我就没有期待过什么,也不会去期待什么。他的表情在这样说。

 

看着这样的他,青叶产生了一种明明是我在欺负别人,为什么受伤的却是我的心情。他抓起被子把手臂搁在外面的帝人裹得严严实实,而自己在床边坐下。“好好睡吧。”他说,“然后让你所有怅然,悲伤,嫉妒及绝望都在梦里长大得快一点,我好把它们都摘走。”

 

“这个玩笑真好笑。”帝人说,带着安心的表情闭上了眼睛。

 

青叶看了看他的睡脸,又看了看他心里比原来缩小了几乎一半的蓝色结晶。“我倒是觉得……”他想说我倒是觉得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但终究脱口而出的却是另一句话:“你,你有想过试试当恶魔吗?”

 

一说出来他就后悔了。他到底在讲什么啊?把人类诱拐至堕魔这种事,万一被发现的话,可就不止是被教会封印那么简单了。“忘了我刚才说的吧。”青叶说,给帝人掖了掖被角。掖完后又觉得自己真是多此一举。

 

 

 

“虽然你最近约会得很开心,但我劝你不要离人类太近哦。”某一天,特意找到青叶的临也这样对他说。当时青叶正趴在帝人家的屋顶上打盹,闻着帝人家烟囱里散发出的面包香。因为最近每天晚上他几乎都是在帝人卧室里度过的,所以白天他也都在附近晃悠。恶魔里开始流传青叶爱上了一个人类的说法,但因为他最近连恶魔们的集会都没有参加,压根就不知道这种事。

 

“真可怕,成年人的思想真复杂。”青叶心里咯噔了一下,脸有点红,但还是摆出了可怜临也的表情,“怎么什么都能当成是在约会,就不能想些更健康纯洁的东西吗。好比食欲之类的。”

 

“是你脑袋里的约会太污秽了好吧。而且说到底,食欲和情欲有什么区别吗。不过……这样啊,原来不是约会啊。”临也耸耸肩,“你觉得不是那就不是好了。不过不管怎样,出于一个过来人的身份,我都得好心地建议你不要和人类接触得太频繁。”

 

好~心~的~建~议~听到这个词后青叶的脸都要笑抽了。“喂喂,平时甚至会变成人类的样子围着人类打转的家伙究竟是谁啊。”

 

“就是因为我和他们接触太多,才会变得离不开他们吗。毕竟,人类是一群一旦可爱起来,就会让恶魔完全无法抵抗的生物。如果你依赖上了他们,而到时候又必须要离开他们的话,会很难受的。恶魔经常忽视自己也会像人类一样产生感情这一点,也经常会忽视和自己相关的感情,但那些感情的存在却是一清二楚。”

 

“别用你那滥情的思维方式想我,”青叶冷笑地看着临也,“我对他又没什么想法,为什么离开他会难受?至于感情,你太多心了。根本是你也想对帝人下手,所以想把我从他身边支开吧?”

 

“你们两个都已经签订契约了,我就算把你从他身边支开,也什么都做不到呢。”

 

青叶心想这家伙果然是一直在附近偷看。自己和帝人定了个于自己完全无益的契约的事他明明没和任何人说过。

 

“是啊,他现在是我的契约人。所以我才总跟着他,这很顺理成章。”青叶说,转身要飞走,又被临也叫住。“干嘛啊?”因为知道临也就算说好听的话也绝对没安好心,他很是不耐烦。

 

临也一脸惋惜和同情地看着青叶,看得青叶心里发毛。“真好啊,”他说,“连青叶都长大了,学会和人类定契约了。”青叶被他说得无比恶心,再也不想理他,刚张开翅膀就听到临也说了这样一句:

 

“其实我今天来找你主要是为了告诉你这件事的。据说纪田正臣要回来了哦……”

 

青叶回过头。

 

“……好像是,无论如何也不想离开自己的家乡,和父母打了招呼,就独自回来了呢。”

 

 

 

这一天,青叶到帝人的房间特别早,帝人桌前还亮着灯。他桌上摆了一份母亲新烤好的果酱饼干,饼干在散发着热气,整个屋子里萦绕着的浆果和奶油的香气在青叶穿过墙壁走进屋子的瞬间填满了他的鼻腔。

 

真的好甜啊。他想。人类食物的味道。他虽然不能吃,但是一直很喜欢。

 

“我妈妈新烤的饼干,你要不要吃?”帝人问青叶。

 

青叶说恶魔不需要吃人类的东西,吃了也消化不了。

 

帝人露出有点怅然的表情,自己拿起了一块饼干,咬了一口,但是又放下了。他心里对正臣那份无法实现的恋情化作的宝石已经缩得很小了,完全没有了成熟并脱落的可能。而在正臣已经确定会回来的现在,它甚至连再次变大的可能性都没有了吧。

 

意识到这点后,青叶满心满腹都是自嘲。自己最近这段时间到底都在干些什么啊?之前总是被人夸精明的自己,这次还真是彻头彻尾地做了次愚蠢无比的蚀本买卖呢。

 

他无奈地笑了笑,抓起帝人的手腕,把帝人手指夹着的半块饼干丢进自己嘴里。

 

帝人被他突然凑近的脸吓了一跳。“……不是说不能吃的吗?”

 

“偶尔吃一次也不会死。”他嚼了嚼。意外的,比想象中好吃。

 

所以偶尔蠢一次,大概也不会死吧。

 

帝人还想说什么,但是被青叶阻止了。他把手心覆在帝人的眼睛上。突然被剥夺了视野的帝人吓了一跳,想拉开青叶的手,嘴唇却感受到柔软的触感。他尝到了母亲做的饼干熟悉的味道,还有一股陌生却又香甜的味道。他头猛地一沉,紧接着栽倒在青叶的怀里,失去了意识。

 

但是,我绝对不要再蠢第二次了。念起了消除记忆咒语的青叶这样想。

 

 

 

青叶回到了自己好久没回的栖身处时,那里都被看着主人不在就敢无法无天占山为王的小精怪们占满了。他把这些东西都驱逐了出去,过程中想起了自己每天晚上都像保姆一样在帝人房间里做着同样的事,想笑却没笑出来。他把自己平时当做床铺的薰衣草垫子重新整理了一下,往里面又添了些新的干花,睡了进去。缩在属于自己的床铺里,他却居然产生了些陌生感。他安慰自己这是新加进来的干花造成的,翻过身逼着自己赶紧入睡。

 

但仍然睡不着。

 

他最终还是没能把帝人关于自己的记忆消除,只是解除了自己和他的契约草草了事。他对于这样不干脆的自己感到了气愤。明明已经无法再从他那里获得任何好处了,自己也没必要再和他车上任何关系了,让他留有关于自己的记忆只是在给自己添麻烦。万一哪天他向神父讲起了自己的事情,到时候要被驱逐出这个城镇,甚至可能被封印的就是自己。

 

可他就是没能把自己凝聚在掌心的魔力灌进帝人的大脑。他当时想起了帝人被自己拉上天空时惊喜得整个脸孔都在发亮的表情。青叶手中那明亮的魔力球和帝人心里本该脱落的感情碎片一样,无疾而终。

 

到底有什么意义呢?青叶咬着嘴唇。你也听八房说了,一旦成年之后,他总有一天会连看都无法再看到你。你也无法将他变成和你一样的恶魔。

 

说到底,他根本就不是这边的人。

 

无论怎样也无法睡着的青叶爬起身给自己硬灌了一口本来该拿去捉弄人用的催眠魔药,然后昏沉沉地跌入了梦乡。他这一觉睡得极不踏实,看到了很多之前想都没有想过的光怪陆离的景象,和某个想去碰触却又不敢碰触的东西。

 

不知道睡了多久他才终于又醒过来,头里像灌了铅一样沉。想着自己从今天开始不能再荒废捕猎,一定要重新好好觅食,每天将其他人失落的爱情吃到饱的他爬下床,却不小心踢到了什么东西。

 

那像石子一样的东西被他踢得撞到了墙上,又弹了回来,发出清脆的声音。青叶呆愣愣地看着那晶莹剔透,散发着熟悉,但很久未见的光芒的蓝色晶体在自己脚边滚动着,一时间说不出话。

 

“别逗我啦。”他呢喃着,“别逗我啊……”

 

——恶魔经常忽视自己也会像人类一样产生感情这一点,也经常会忽视和自己相关的感情,但那些感情的存在却是一清二楚。

 

他将那一直以来他最喜欢吃的东西捡起,托在手心里,不可置信地看了好久,终于下定决心般地将它吞进肚里。怀念的香甜味道立刻在他口中蔓延开来。那是比人类的点心好吃无数倍的,来自心灵的结晶,凝聚了求而不得的爱情里深深的遗憾与悲哀。

 

是他最喜欢,最喜欢不过的东西。

 

他被那梦寐以求的甜美味道呛到咳嗽,必须得压住胸口,半天才喘回一口气。“真难吃。”他咬着自己拇指的指甲,“真的,怎么这么难吃啊……”

 

【fin】

 


评论(8)
热度(156)
©NEVER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