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同人][デュラララ!!][青帝]旅行

午休写到一半被老板叫住问事儿,结果继续写的时候彻底萎了(哭丧脸

 

这种撸管撸到一半老妈叫你去打酱油的沧桑感

 

全篇没有出现帝人和青叶的名字

 

全篇比喻意味不明所以

 

=================================

 

   你想要的是不看归期的航程,我追求的是欢快畅游的海洋。

 

   到了最后,你拉我离开了寂静的水域,我让你结束了无尽的旅行。

 

    那之后,我们都找到了想去的地方。

 

 

 

年轻的船长在招募水手。

 

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也不知道旅途的归期。

 

就算这样,还是有很多人前仆后继。那实在是一艘漂亮的大船,有舒适的房间和整洁的甲板,高高的桅杆可以支起硕大的洁白的风帆,厨房的食物也非常美味。船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有更多的人慕名而来。终于,宽敞的船舱变得越来越挤,干净的走廊变得破旧肮脏,食物也开始迅速短缺。因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目的地,在这些人谁也不服谁的争相拉扯下,结实的桅杆开始摇摇欲坠。

 

船长很苦恼。可是他没有办法。

 

而且,就算如此,船也始终在航行着。这一点比什么都重要。

 

这一天,船长在一片名声很不好的海域钓上来了一条鱼。那不是普通的鱼,而是一条鲨鱼的幼崽。船长的鱼钩勾住了它的一片鳍,他把它拉上来时,那片鱼鳍不停的流着血。

 

虽然尚未成年,但这个小恶魔已经长出了锋利的尖牙。有人叫嚣着要吃了它。船长看着这帮人没有獠牙却依旧闪烁着寒光的嘴,摇了摇头。他把这条小鲨鱼带回了自己的房间,想要为它治疗。但在船长关上房门的一瞬间,怀里的鲨鱼变成了一个赤裸着的少年。

 

“谢谢你救了我。”少年勾住船长的脖子,“为了报答你,我可以实现你的一个愿望。”

 

“哦,这样啊。”船长想都没想就回答了,“让这条船变宽敞一点,变整洁一点,食物变充足一点。”

 

船舱还是那么大,油腻的栏杆依旧没人擦洗,厨房土豆也没有凭空再多出几袋。但是第二天,船长看着变得不那么拥挤的舱房,似有减少的生活垃圾,和做得与平时同样多却破天荒剩下很多的饭菜,脸上浮现出笑意。“干的不错。”他站在船尾的甲板上,看着平静的海面。在他视线尽头,巨大的鲨鱼群追在船的后面,背鳍突出水面露出一个个漆黑的三角。在这些三角周围,被染成红色的海水中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人的残肢和内脏。

 

你为什么要找上我呢?”有一天船长这样问变成少年的鲨鱼。

 

“不是我找上你,而是你钓到了我。用钩子狠狠的钩着,无论怎样都挣脱不开。”

 

“那为什么一开始要说是我救了你。”

 

“确实是救了我啊。我当时卡在了两块石头的中间无法动弹,如果不是你把我给拉了上来,我可能早就窒息了吧。你知道,鲨鱼如果不游动,就无法呼吸。”

 

“那现在这样子,你呼吸得顺畅么?”

 

“顺畅得不得了。”少年伏在船上身上,用舌头勾勒着他耳廓,用牙齿摩擦着他的锁骨,用双手勾勒着他腰线的形状。

 

“你们最喜欢吃人类的哪个地方?”呼吸开始乱掉的船长捧起少年的脸。

 

“哪里都好。厚实的肌肉,滑腻的脂肪,丰盈的脑髓,有嚼劲的内脏,”少年说,“只要是人类的身体,哪个部分都很美味。可我们唯独不吃人的心脏。”

 

“这算什么,鲨鱼的信仰?”

 

“你的问题还真多。”少年笑了起来,“先保留住这个问题的答案吧。倒是我有些想问问你。明知道那片海域全是鲨鱼,为什么你还要放下鱼钩呢?为什么在拉我上来时你明明看到了我的背鳍,却没有放手呢?为什么你现在的表情,是在笑呢?”

 

“你的问题也不少。”船长咬住了少年的嘴唇。他用舌头把少年还想不断说话的嘴巴堵住,生涩但灵活的手指抚摸着少年冰凉的脊背。互相摩擦的让皮肤的温度升得过高,常年泡在冰冷海水里的鲨鱼几乎被烫伤。他尖利的犬齿割破了船长的嘴角,新鲜的血腥味让他兴奋得几乎发狂。

 

“想吃掉我么?就像那些被你扔到海里的人一样?”少年在船长细碎的喘息声中听见他这样问。

 

“想。想得不得了。但还没到时候。”少年把自己深深的埋进船长的身体里。手掌抚摸下的身体在不住的颤抖,那胸腔里传来有节奏的律动,把温暖的液体输送到每一个角落,牵动着全身的内脏和脉搏。海里太冷了,但是这里很温暖。他注视着船长仿佛大海一样碧蓝的瞳仁,把自己深深的沉了下去。

 

尾行的鲨鱼群还紧紧的咬着船尾,每到朝阳东升,就有血和日光一起把海面染成红色。船上凭空消失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开始感觉到惶恐不安。人们渐渐的离开这艘船,他们说这里已经不是他们想要的那个容身之处了,不可能载着他们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每当有人离开,船长都会露出怅然的脸。但他从来没有试着挽留任何一个。

 

“太好了,他们都找到了自己的目的地了。”他这样对少年说,看着海面上火红的夕阳。

 

于是到了最后,船上就只剩下船长和少年两个人。

 

“我已经实现你的愿望了。”少年对船长说。他坐在船头的栏杆上,伸开双臂,“接下来,你也可以去寻找你的目的地了。”

 

“还没有完全实现。”船长拉住他的右手。那右手的虎口上有一个狰狞的疤痕。“还差一点。”船长说,“这艘船还没有变得足够宽敞,足够干净,食物也还是在渐渐变少。”

 

“是希望我吃了你吗?”少年笑了起来,“但那样的话,这艘船就没人掌舵了。”

 

“已经不需要有人掌舵了。”船长说,“去哪里都无所谓,我的目的地一直都在这艘船上。但是现在已经足够了。”

 

在不知不觉间,这艘船整整绕了地球一圈,回到了它一开始起航的地方。不论有没有终点站,又不论选择了怎样的航路,所有船最后都是要回到母港的。

 

失去了所有船员的船长,也没有再度出航的力气。

 

“吃掉我吧。”船长对少年说。他指了指前方,那片他把少年钓起的海域,又看了看身后,那遍布黑色死亡三角的船尾。“你和你的同伴们还没有到家,吃掉我,你们就可以回去了。”

 

“是啊。”少年看了看自己仍然追在船尾的同伴们,“那样我就能回去了。”

 

少年拉近船长,揽住他的腰把他拉近怀里。白净而纤细的脖颈下就是鲜活而健康的动脉,只要咬开那个,就能喝到甘冽美味的鲜血。少年把脸埋进船长的颈窝,听着那里传来脉搏的跳动。

 

一下,两下,三下。和心脏一样的频率,让他想起了水生动物不常能亲近到的那些温暖。

 

“已经吃掉了。”少年最终推开了一脸困惑的船长,笑着说。他把右手放在船长的胸前,让指尖随着胸腔里律动着的器官一起震动,“因为这一次,只要心脏就够了。”

评论(4)
热度(73)
©NEVER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