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同人][デュラララ!!][青帝]六发惰性弹的俄罗斯轮盘

因为二季一话的STK青叶而起的脑洞

 

因为时间线是青叶刚入学,所以当时他叫帝人还是“龙之峰前辈”

 

有一些《大家要好好相处》中的设定

 

帝人全篇没有出场,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我对青叶这个角色(对帝人为什么这么痴汉的原因)的解读吧

 

第二话快来啊唔……

 

============

 

六发惰性弹的俄罗斯轮盘

 


 

青叶要努力克制让自己不至于露出太开心的表情。他之前被八房提醒过,说他最近一段时间似乎变得异常容易兴奋,简直都有点不像他。

 

可他明显还做得不够彻底,所以吉桐轻而易举地看出了他此刻的心情。毕竟和八房一样,他也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开心的青叶了。

 

上一次看到青叶笑得像终于得到了心仪玩具的小孩子一样是什么时候来着?

 

对了,那也是和这个名叫龙之峰帝人的家伙相关的时候。

 

那天青叶刚刚摸清了那个和他自己一样细手细脚的家伙就是前阵子在池袋引起轩然大波的Dollars的创始人,兴奋得两只眼睛都在放光。他自己画的画得到东京都内优胜奖时,吉桐都没见他这么高兴过。

 

“怎样做到的呢?”他反反复复地嘀咕这句话,甚至到了让吉桐厌烦到想揍他一顿的程度,“一个像他那样子对池袋毫无了解的外地人,到底怎样做到能建立起这样的组织的呢?”

 

“既然都有像青叶你这样明明是个优等生却能建立蓝色平方的家伙,也一定有像龙之峰那样,即使同样是个乖乖牌也能建立Dollars的家伙吧?”银说。

 

“所以我才觉得奇怪。”青叶这样说时居然丝毫都没有脸红,“我以为像自己这样的人是很难再出现第二个的。”

 

银把真的已经开始朝青叶挥拳头的吉桐压了回去。“也就是说你也觉得你们两个有哪里相似对吧?”他说,“既然如此,他能做到的你也能做到,你为什么还要对他感兴趣呢?”

 

银的话让青叶沉思了一下。“不,还是不同。从结果而言我和龙之峰前辈似乎是做了类似的事,但我们两者有本质上的不同,他做到的事我可不自信自己也能做到。”半晌之后青叶说。

 

“哪里?”

 

“我们之间的区别用案件来比喻的话,我大概是那种会自己设计犯案手法,并努力不被警察抓住的类型。而龙之峰前辈不一样。他一开始就不是犯人,只是一个设计者。他写了一个手法精妙犯罪故事,结果几天,或者几年过后,在某个他去都没去过的地方发生了一模一样的杀人事件。他自己完全不用弄脏自己的手,就达到了比我还要更好的效果。蓝平方于我和Dollars于他,大致就是这样的区别。”

 

“完全听不懂你在扯什么。”

 

“我也没指望你们能听懂啦。”

 

“但有一点我可是听懂了,”吉桐说,“你这家伙啊,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被你盯上的龙之峰还真是可怜呢。”

 

 

 

 

 

如果说自恋是吉桐第二受不了青叶的地方,那感情寡淡则能排得上第一。虽然以青叶提起龙之峰帝人时的狂热样子来看,说他是个感情寡淡的人恐怕根本不会有人相信。

 

但在除了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之外,黑沼青叶确实就是一个感情寡淡到可以称得上是冷漠的人。

 

在小学的时候,吉桐曾和朋友们一起去过青叶的家。青叶的父母当时还没有离婚,一家四口人的生活气息充斥着那个空间,虽算不上热闹,也绝对算不上冷清。可吉桐很清楚地记得青叶卧室的布置和整个环境格格不入。毫无装饰的墙面,毫无赘物的书桌,毫无情调的摆设,清爽整齐,纤尘不染,将极简诠释到极致。全东京可以找出至少一千间没怎么投入过使用的公司办公室要比他的卧室更富有人类生存本该拥有的热情。

 

那个时候吉桐还无法描述那种违和感。现在想想的话,大概是青叶从来就没有花心思在自己房间除卫生以外的问题上。他面对不感兴趣的事时便会把能量降至最低的特质或许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初露端倪,哪怕某些事和他自己的生活起居息息相关。

 

他把所有热情都积攒起来,然后在遇到足以让他提起兴致的人和事时才一股脑地爆发。那爆发甚至足以影响到素来冷静理性的他在日常重大事件上的选择。好比他居然真的就为了和Dollars创始人读一所高中而报考了来良。

 

按青叶的成绩,他是可以读更好的学校的。他初中读了所有名的私立学校,并且从一年级起就坚持到补习班上课,做这些可不会是为了高中时随便读一所在合并之前还臭名昭著的问题学校。

 

也正因为这样,吉桐才格外觉得不对劲。他不是没见过青叶为了什么东西全然不顾的样子,但是为了个尚且搞不明白斤两的乡下小子就搭上了自己的整个高中生活,至少这样的青叶他没见过。

 

更没见过他就为了近距离观察某个人,连和人读了一所高中都仍嫌不够,甚至放学之后还要一路跟着人家。简直像个跟踪狂。

 

那一刻,连讨厌条子的吉桐都想替龙之峰帝人报警了。

 

 

 

 

 

吉桐说龙之峰可怜的话让青叶脸上露出了些许玩味的表情。

 

“如果龙之峰前辈是那种会因为被我这样的人盯上便陷入困扰的人,那么我来读来良这个赌就算是赌输了吧。”他说。

 

“别随便拿自己的人生做赌啊。会这么赌的你已经输了好不好。”银吐槽。

 

“是啊,我也觉得会随随便便给自己决定一所高中的自己输了呢。”青叶脸上浮现出恶质的笑容,就好像他讲的全然不是自己的事,而是某个他根本不是认识的、为了追随某个人就放弃了更好的选择的蠢蛋,“所以我必须在别的地方赢回来才好。因此我把所有赌注,都放在龙之峰前辈是个有趣的人这里了。”

 

    “如果龙之峰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么有趣的人,你到时候要怎么办?”银继续问青叶,“后悔吗?”

 

“你会因为觉得自己看的某场电影很无趣就要求电影院给你退票吗?”

 

银花了几秒钟才想明白青叶又用了一个比喻。

 

“如果能退的话我当然要退,”银耸耸肩,“可就是因为退不了,所以才窝火。而如果都拿人生去赌了,仍然没能看到想要的东西,大概只会更窝火吧。”

 

“所以为了不窝火,我可一定得努力才行啊。”这一回,青叶笑得很诚恳,“能不能看到我想要的东西,就要看我给龙之峰前辈写一出怎样的剧本了。”

 

确实,并非没有考虑过银所说的那种可能性,假如龙之峰帝人是像自己哥哥一样乏味的人。

 

但这种可能性青叶却一开始就在心里将它否决了。一方面,是因为他自信自己能写出让即使乏味的人也能展现出有趣部分的剧本,一方面,是因为他确信龙之峰帝人会在某个地方让自己获得相当的满足。

 

毕竟,即使龙之峰帝人自己不是犯案者,光是能设计出那样的“案件”,就足以让对“犯罪”有着同样兴趣的青叶产生期待了。

 

而同时,正是因为青叶自己也是个会设计手法的“犯罪者”,所以他觉得自己可以读出隐藏在龙之峰帝人性格深处的某些讯息:

 

——如果,你是一部推理小说的作者,而你的得意之作中的杀人手法被人在现实世界还原了的话,你会有怎样的心情呢?

 

——从道德角度上来讲,这当然是件令人遗憾的事。

 

——仅从道德角度来讲的话。

 

“真想看到龙之峰前辈你从案件的设计者,变成案件的参与者时,到底会露出怎样的表情。”青叶在心里慢慢地描画着这个想法,使它在自己的脑海里加深,再加深。

 

当然,喜欢写戏的人不一定喜欢演戏。所以龙之峰帝人对于成为案件的参与者恐怕根本没有任何兴趣也说不定。

 

然而对于其他的戏剧创造者而言,将自认为是观众的人拖进自己幕布里,让他们在观赏演出的同时也不知不觉中成为表演的一部分,却无疑是相当有趣的展开。

 

那就宛如在人满为患的剧场里表演的近景魔术般,令同样是戏剧创造者的青叶欲罢不能。

 

“最棒的道具,最好的剧本,最佳的舞台我都会给你准备好的。最后是会成为活到最后的主角,还是成为一幕就退场的龙套,就全看你自己了,龙之峰前辈。”

 

他是绝对不会让自己这位有趣的学长在以后必将更有趣的生活里只是安然地作壁上观的。

 

只是,虽然对龙之峰帝人报以热忱的兴趣,虽然因龙之峰帝人起了强烈的期待,虽然甚至为了龙之峰帝人些微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但无论他最后是被历练成主角,还是沦为龙套,于青叶而言都没有关系。

 

黑沼青叶是那种少见的,既喜欢写戏,又喜欢演戏的人。只是他虽不屑于跑龙套,可也不想成为主角。他只想在由某个主角撑起的舞台上,尽情地扮演自己的配角,在最近的距离欣赏由完美的主角带来的激动人心的戏剧高潮。

 

是的,用蓝色平方所有人都熟悉的话来说,黑沼青叶需要的只是一片畅游的水域。而水中是否还有其他游鱼,则和他不相干。

 

所以,即使确实会有人不光会对故事和角色产生感情,也会对演员本身产生感情,但青叶清楚自己不是那样的人。

 

 

 

 

 

至少那个时候,他曾以为自己不是那样的人。

 

 

 

【fin】

 


评论(9)
热度(144)
©NEVER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