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同人][弱虫ペダル][山坂]公主抱

 @来跟着叫试试? my dear禽哥,生日快乐

 

今天的我,仍然想赶零点没赶上……

 

==============

 

“我想对坂道君公主抱。”真波对东堂说。

 

正在照镜子的东堂努力挽留住自己差一点就要向真波飞去的白眼。“想去就去啊……和我说有什么用。你不会抱不起来他吧?”

 

“不……该说我不太清楚自己能不能抱起他吧……”

 

“?”

 

“因为每次我都会做到睡着嘛。就算做之前想着这次做完了一定要帅气地公主抱着坂道君去浴室,然后亲手给他洗澡,但做到兴头上就会忘掉这件事。等醒来之后往往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不,上午。那时候坂道君自己早就洗完……”

 

“停,你给我停。”这人到底怎么从公主抱扯到这里来的?在话题越发朝着诡异而不可收拾的方向奔去时,东堂急忙替真波踩下了刹车。他的小卷正在国外,他聊以慰藉的只有作为配菜的小卷的邮件和自己的右手,脆弱的时候想想自己的形单影只,连看到成对儿的拖鞋都想哭,才不要听丝毫不会读空气的电波系学弟在自己面前深度秀恩爱。

 

真波其实也没想在东堂面前秀他和小野田的恩爱;因为实际上东堂在没在听或者愿不愿意听他讲述他和小野田的幸福生活二三事他根本就不在意。“啊……真的好想把浑身都透着粉红色的坂道君公主抱着带去浴室然后帮他从里到外都洗干净啊……”在东堂愤恨地用一只手捂着耳朵和大洋彼岸的卷岛发邮件、以努力隔绝学弟的现充电波时,真波眼睛里闪烁着充满梦想的纯真少年特有的光芒,看向远方,心里想着糟糕的事。

 

 

 

真波之所以突然想起了要对小野田公主抱是因为他最近看了些奇怪的漫画。

 

两个月前,他和小野田开始了他梦寐以求了很久的同居。新生活里除了充满他向往的晚上没法睡早晨没法起,还充满了小野田坂道近20年的人生里积累下的某些“财富”。

 

其名为二次元。

 

“这是啥?”真波指指左手边的架子。

 

“钢普拉。”

 

“这又是啥?”

 

“可三段变形式战斗机。”

 

“这……那,那这个又……”

 

“哦哦!那个是我超喜欢的!Patlabor哦!”

 

……一个比一个听不明白。而且在真波看来,这三个东西明明长一个样子。

 

或者可以说在他眼里除了公路车和小野田之外,所有东西都长一个样子也说不定。

 

但这话他不能在小野田面前说,更不能让小野田知道自己面对他最喜欢的东西却还一头雾水不明所以。思来想去,他决定求助于小野田高中时代自行车部的经理人寒咲,希望能通过某种方式在不被小野田发现的情况下更加了解小野田的喜好和内心世界,从而使两人的关系变得更亲密。

 

得知了真波的来意后,寒咲脸上露出了甜美的笑。“你先不用在意那些模型,那些对想入门的人来说门槛太高。我给你点入门级别的资料吧。”她这样对真波说。

 

不得不说,少女是可靠的。两天后,真波就收到了寒咲送给自己的一箱书,打开后里面还有一张纸条:

 

“考虑到你需要二次元理论联系三次元实践,从而拥有更深的切身体会,比起用语言更用行动和小野田君交流,将他最喜欢的二次元在现实生活中带给他,我觉得这些东西对你更有助益。”

 

没错,那是一箱漫画,每本漫画的主角无一例外都是两个男生。

 

考虑到有很多未成年人在读这篇文,关于那些书里具体都描绘了怎样的场景,这里无法赘述,只能多嘴一句:请大家相信干妹涉猎的广度,和选书的品味。

 

但真波诚然涉世不深,也不知道寒咲的隐藏属性,所以完全不懂那些漫画封面上成人限定的标志的含义。连大学都是摸着鱼考上的,课本都没有好好读过的他单纯是为了更接近小野田的世界而抱着这些漫画认真地钻研起来,每翻开一本都仿佛能看到新世界,脑子里回荡的全是新大门一个接一个打开的声音。

 

在自己抱有兴趣的领域,真波的行动力素来是很强的。如虎添翼的他迅速将自己在书本里学到的知识应用到了小野田身上,于是不但男前度和体贴度有了显著增长,晚上没法睡早晨没法起的程度也更加严重了。虽然他对此毫不在意,而且很快就忘记了自己现在的行为其初衷因钢普拉,可三段变形式战斗机和Patlabor而起,彻底沉浸在了将小野田喜爱的二次元文化反应用于小野田身上的欣喜中。

 

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即使小野田相当在意真波到底是从哪里突然学来了这些,才变得在床下浪漫如意大利人,在床上凶猛如希腊人,不过不论他怎么在意,真波都很快能让他脑子放空到没法在意。

 

然而不顺利的事还是来了。

 

在某本漫画里,作者描述了在一场嘿咻过后,攻方抱着受方去浴室帮受方洗澡的浪漫情节。真波非常喜欢那段情节的气氛,所以很想尝试一下,也公主抱着小野田去浴室,却每次都因为做到忘乎所以榨干了最后一丝精力,做够了就彻底睡过去,完全腾不出手而始终未能如愿。

 

也就是本文开头真波向东堂提到的事。

 

 

 

所以今天,真波下定决心一定要多少留点意识,绝对要在嗯哼的事情结束后把小野田公主抱着带去浴室。

 

然而今天小野田却意外地不配合,仿佛有什么心事。

 

吃过晚饭后,一直在寻觅机会的真波在厨房堵到了正在洗碗的小野田。小野田一直在发呆,直到水龙头里的水都从堆在水池里的碗中溢了出来也没有发现。真波轻飘飘地靠近他身后,揽住他的腰帮他把水龙头关上时,他才意识到真波的存在。“想什么呢?”真波在他耳边轻轻地吹了下气,然后轻轻咬上了他的脖子。

 

小野田突然挣扎了起来。“啊啊啊,我想起来了!”他从真波臂弯中滑了出来,“我我我我今晚没时间看了,我去录个动画片明天看!”语毕,就冲进了客厅。

 

……什么情况?

 

不不不。真波摇摇头,要知道小野田生性就是羞涩的,不会那么容易就被自己上手可是初始设定。虽然两人已经交往了一段时间了,在真波床上床下的不懈努力下,小野田的羞涩和扭捏早已经放开了不少,但偶尔肯定还是会受出厂数值影响。这是正常反应,不如说是相当可爱的正常反应。真波轻轻哼着歌替坂道刷好碗,想着没问题,坂道君你等我接下来的攻势嘿嘿嘿。

 

然而今天,他的攻势却反复失败了。

 

不知为何,今晚的小野田滑得就像水里的鱼,而真波则变成了一只毫无捕猎经验的猫,无论如何都不能如愿堵住小野田,并像往常一样吃掉他。想把他压在沙发上,他岔开真波的话题滚走了;想把他按在玻璃上,他喊着不行不行面包机里还烤着面包逃走了;想趁他洗漱时把他推倒在洗脸池上,结果基本不会在真波面前锁门的小野田这次却给卫生间落锁了。真波觉得自己像一只被主人无视了的寻回犬,叼着飞盘蹭了主人半天手想让他和自己玩,结果主人就只是摸了摸自己的头,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小野田搭着毛巾从卫生间出来时,耷拉着耳朵的犬真波就这样靠在卫生间的门口,一脸哀怨地看着他。

 

面对这样的真波,小野田感觉到了心痛,但他的理智告诉他不行,不能这样,他有事要做。“真波君你今晚先睡吧,我,那个我……”小野田咬了咬下唇,好像在思考自己应该找个什么理由,“我今晚有点书要看,先在客厅看……唔!”

 

真波没等他说完。他把小野田压在墙上,像浑身细胞都准备好要捕猎的小狮子一样盯着小野田。小野田被他盯得眼前发花,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差点把自己今晚的计划也一起咽进了肚子里,再度被真波牵着走。

 

但真波没把他怎么样。

 

从狩猎状态变回弃犬模式只用了不到一秒钟。真波用自己的嘴唇轻轻地在小野田嘴唇上蹭了一下,妥协的话说得没精打采:“那我先睡了……”

 

看着他垂头丧气的背影,小野田觉得自己做了件坏事。

 

 

 

于是小野田就在这样的自责和煎熬里慢慢地数着秒针走过一格一格,等到觉得真波差不多睡着了,才蹑手蹑脚地溜进屋。他摸着黑来到床前,看着真波抱着本该枕着的枕头,连被也没盖,就那么团成一团地睡着。真波这段时间习惯了抱着自己入睡,让他一个人睡着,他一定很不习惯,甚至有点不安吧。

 

但是没办法啊。

 

“真波君?”小野田轻轻叫了他一声。

 

真波没反应。

 

“真波君?”小野田边轻轻叫了他一声边小心翼翼地碰了碰他的肩膀。

 

还是没反应。

 

小野田放下心来,轻手轻脚地拉过真波的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个什么东西,慢慢地戴在了真波的手指上。

 

“生日快乐哦,真波君。”小野田在真波套上了戒指的无名指上蜻蜓点水地亲了一下。

 

关于真波最近一阵子到底从哪里学了一些奇怪的东西的事,小野田于一个星期前自己得出了答案。

 

因为他在收拾屋子时从沙发底下翻出了一堆做过详细笔记,标注满了“这个我要尝试一下!”的BL漫画。

 

就算小野田是个漫画迷,这当然也不会是小野田的。

 

小野田面红耳赤地把那些漫画翻看了一遍,羞得差点没法做人。他不知道这些书都是哪里来的,也不知道真波为什么会想到从BL漫画里取经。不过他不讨厌,一点也不讨厌。

 

该说,只要是真波的话,他都不会讨厌吧。

 

硬要说哪里有些在意的话,也就只有明明自己也是个男孩子,帅气担当的事不能都被真波抢了去才对啊。

 

所以他才计划着能够给真波一个惊喜。

 

在刚开始在一起生活时,真波就盘算过将来某天要买一对戒指。小野田被这个想法羞得要命,但看着为了买戒指甚至会减少骑车时间去打工的真波,他又觉得很开心。

 

开心到,让他觉得如果节省一下买漫画动画和模型手办的钱的话,自己能先一步完成真波这个愿望。

 

就在真波生日这天。

 

不过当然不能当面送。小野田的脸皮还是太薄了,当面送真波这样的礼物,他觉得自己一定会因为高热而头脑当机,连一句整话都没法说出。所以要趁着半夜,趁着真波睡着了的时候戴在他的手上,这样真波早晨一睁眼就会看到这个礼物。

 

可事实上,真波根本没有睡着。

 

他进屋后就一直醒着,小野田进来时也只不过是在装睡,打定主意赌着气,等着小野田上床之后再好好“教训”他一下。

 

然而他的计划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礼物打断了。带着小野田手的余温的指环套上他手指时,他才想起来,确实眼下的时间已是五月末。

 

小野田抬起头时,刚好撞上真波的视线,惊得一下子僵在了原地足有10秒钟,他才想起来必须开溜。可带着满腔觉悟的真波可不会再让他像今天前几次那样,那么容易就逃掉了。他把小野田打横抱起来,丢在床上,整个人开心地压了上去。如果他有尾巴,此刻一定是在开心地摇个不停吧。

 

事后他想起来,自己当时好像本能地对小野田公主抱了呢?

 

不过这件事好像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第二天是真波和小野田有史以来起床最晚的一次。

 

 

 

[fin]

 


评论(11)
热度(229)
©NEVER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