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同人][刀剑乱舞][安清]药

被这对萌得半死,好几个梗想写却也都卡得半死……今天终于摸出了一条小鱼……

 

傻白甜的双向单箭头,满脑子黑漆漆的安定,下笔却只有24孝好男友……

 

这个题目我在青帝用过了一次不过大家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毕竟就算题目一样只要梗完全不一样就行当然不行也得行因为我想不到别的题目了(。

 

 =======

 

 

入冬后,加州清光除了手脚变得很容易发凉之外,还略微有些掉头发。

 

就算换了好几拨洗发水仍不管用。担心自己原本只能算正常的发量会因此变得更少,清光相当愁苦。

 

“敢和别人讲我就杀了你!”照着跟主公借来的电脑上搜来的按摩方法给头皮按摩的清光焦虑地对住在同屋的安定说,脸上还涂满了泥浆色的面膜。

 

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上管自己的样子可爱不可爱了。

 

在别人面前总是怎么讨喜怎么来的清光对安定倒是从来都不客气,而且也毫无半点在他面前维持形象的意思。每次看到清光漂亮整齐花枝招展地朝主公扑过去,朝三日月和泉守五虎退扑过去,朝刀匠手入师傅万屋的老板扑过去,甚至朝路边趴着舔毛的阿猫阿狗小狐丸扑过去,安定脑子里能浮现出的就只有孔雀。

 

会耀武扬威地开屏炫耀美貌的那种。只是别人能欣赏到的都是孔雀张开的华丽尾羽,他却永远只能看到孔雀华丽尾羽后光秃秃的屁股。

 

孔雀君对于让安定看到自己的屁股毫不在意。

 

这让其实相当容易记仇的安定有些郁闷,简直差点动了拍下清光的恶劣睡相上传到刀剑男士论坛好好揭揭他的短的心。但这个想法不管动了多少次,每次他睡得正香却被清光一脚踢醒时,他能做的也只有一脸嫌弃地把清光冻得冰凉的手脚塞回被子里去,顺便还要帮他掖掖被角。

 

安定觉得自己真是个好人。

 

他甚至还专程跑去三条一家的房间询问通医术的石切丸脱发掉发要怎么保养才比较好,问出口后才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赶忙补充说是自己最近头发掉太多,有点苦恼。

 

石切丸看了看安定那多得不像话的发量,一脸狐疑。他说入冬天气变冷,人会肾气不足,发生这种事很正常。如果掉得实在严重的话,可以去煎点补肾的汉方药。

 

三日月看着跟石切丸领了药方就去万屋抓药的安定的背影发出了呵呵呵的笑声,像只洞悉了一切的老狐狸。虽然他不是狐狸,趴在他膝盖上等着被梳毛的那只大个子才是。

 

于是趁着马当番休息的间隙,安定在棚屋前煎起了药,拿着把小扇子不断地对着小炉子扇风。

 

不管是畑当番还是马当番,他都总是和清光一起。这是清光向主公申请的。最初得知这个消息后安定还心里一动,结果被清光一句话说得再也懒得理他:“做会把自己搞得脏兮兮的工作时被你一个人看到就够了!”

 

……你们听听这人。

 

不过今天安定不是和清光一起值日。他找想出门拍艺术照的和泉守换了班,又支走了一直担心和泉守会不会在去照相馆的路上迷路的堀川国广,自己一个人边煎药边干活。他可不想被清光看到自己煎药的样子,更不想让清光知道自己是在专程给他煎药。等把药给清光的时候就扯个谎说是找药店的人帮忙煎的就好。

 

可在煎到快好时安定闻到了熟悉的香气,由远至近,越来越清晰。

 

“你这是干嘛呢?不会是煮马粪呢吧……”一如既往整洁漂亮得无懈可击的清光问。

 

“我又不是鲶尾为什么要煮马粪?用哪里的眼睛看都知道这是药好不好。”安定非常火大,心想这人面对自己时嘴里出来的就没有好话,真难为我为什么总要替这种人劳心劳肺。

 

“我当然知道是药啊,不过颜色实在太像马粪了就开个玩笑吗,你也有点幽默感啦。而且你煮这个干嘛?”

 

“……”

 

“?”

 

“……当然是给我自己喝!”安定愤懑地狠摇了两把小扇子,心想早知道和石切丸要什么补肾的药放,自己天天被清光惹气,怎么看该补的都不是肾而是肝。看着清光被自己扇起来的烟味和药味熏得捂住了鼻子,他不由得更来气了:“怕熏就快回去啦,今天又不是你值日,你跑到这种容易弄脏的地方来干嘛?”

 

“谁叫你莫名其妙地和兼定换了班啊,也不和我说一声。”

 

“为什么要和你说?”

 

清光不说话了。他看着安定,咬了咬嘴唇,答非所问:“我过来的路上看到三日月爷爷了。”

 

“我天天都能看到三日月爷爷。好啦好啦,你快点回屋好吗,过一会熏你一身马粪味。”安定使坏地把扇子摇得更快了。

 

但清光就是不走。他抱着胳膊靠在安定身后马厩的柱子上,一言不发地看着安定煎药。这人好俏,就算天再冷都绝不穿多,是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典型,所以没站到一会儿就开始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只能把早冻红了的手指尖聚拢在嘴边吹着取暖,半点用都没有。

 

药锅里的汤药咕嘟咕嘟地冒着泡,搞得安定心里的郁结也像那泡沫一样被文火咕嘟没了,看着缩头缩脑的清光他连气都气不起来。他盛了一碗药,小心翼翼地滤掉了所有药渣,自己试了下温度,然后递给清光。

 

“给你。”

 

清光看着他,睫毛吧嗒吧嗒。

 

“不是说是煮给你自己的吗?”

 

“爱要不要……”安定想收回手,碗却被清光接了过去。清光小口啜了一下,苦得拧紧了眉毛,但瞥了安定一眼,还是都给吞下去了。

 

“这味道太……恶……你绝对是加马粪了……”一口气把一碗药都灌进肚子的清光捂着嘴痛苦地说。

 

“是是是,加了超多。对付你这种人用马粪刚刚好。”

 

“真恶劣。”

 

安定想回击没你恶劣,但看着清光微微吐着舌头尖不断地用手指扇着的样子,他张口而出的话却变成了:“……真的那么苦吗?”

 

“苦死了。苦得让人都要哭出来了。但是,”清光一手扇着舌头,一手紧紧抓着已经空了的碗,“虽然苦,却有点暖和……”

 


 

【fin】

 

 
 
 

 

 

 

 
 
 

 


评论(1)
热度(171)
©NEVER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