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同人][デュラララ!!][青帝]分界线

对不起帝人前辈我晚了15分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嚎啕


最近一阵子各种事都泰山压顶,活得人不人鬼不鬼。总之今年也是不美味但包涵了我的爱的贺文


帝人前辈生日快乐!我喜欢你!我爱你!我要替青叶给你生猴子!(x


时间点在帝人高二苏醒后的某一天


写完后好特么嫉妒青叶啊能在路上堵他揍一顿吗(


============


分界线


1、


水流动的声音,空调工作的声音,玻璃被从另一侧撞击的声音,和大型鱼类在水中甩动身体时所发出的让人皮肤发紧的声音。


同时起到照明和烘托气氛作用的蓝色灯光透过水与玻璃组成的天花板照射下来,让狭窄低矮的隧道显得更加的阴森。逼近到几乎下一秒就会用它利刃般的牙齿撕碎猎物并将它们吞噬殆尽的巨大黑影张开血盆大口,那惹人战栗的不祥画面让很多小朋友发出尖叫声的同时挤成一团频频后退,有几个孩子甚至被吓得直接发出了哭声。


这里是海洋馆,当时还在读幼儿园的青叶在老师的带领下和同学们一起前来参观。在看过色彩斑斓的热带鱼,柔弱华丽的水母和各色新奇的贝壳,珊瑚及小型海洋动物后,老师带领青叶他们来到了鲨鱼隧道。全长300多米的玻璃隧道被埋在巨大的鲨鱼池下方,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不同种类的鲨鱼如狂魔乱舞般游动,也难免很多胆子小的学生会吓到哭出来。


但因为矮小和长相稚嫩而比大部分同龄人看起来还要更年幼的青叶却只是仰着头一动不动地看着那些鲨鱼骇人的影子向着本该成为食物的自己如鬼魅般游来,又无可奈何地游走。“可怜死了。”他向着游走的黑影伸出手,“明明有着那样的牙齿和鳍,却要被困在这种地方。你们都不会不甘心吗?”


另一匹鲨鱼也发现了人类的身影,再次向着青叶的方向袭来,却也只是和它的同伴一样,在撞上厚厚的玻璃墙壁后无功而返。


“青叶,你,你都不怕吗?”一个孩子缩在青叶后面战战兢兢地问。


“为什么要怕?”青叶觉得好笑。


“因为,因为鲨鱼长得很可怕,而且,而且它们会吃人啊……”正说着,又有一条大白鲨张开大嘴朝着青叶这边游了过来,吓得青叶身后的孩子抓紧了青叶的衣服后襟。


“如果在海里遇到肯定会怕,”青叶看着那头仍然拿隧道里的人类无可奈何,于是只能讪然游走的大白鲨,“但现在他们不过是被圈养起来的观赏动物罢了,甚至还没有笼子里的金丝雀啄人痛。”


“唔,我,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我觉得比起鲨鱼,还是可爱的小鸟要好得多……”或许是受到了隧道里阴森灯光和音效的影响,那个一直躲在青叶背后的孩子都快要哭出来了。


“我倒是觉得无论怎样,鲨鱼都比较好。”青叶眯起眼睛,望着头顶被隔在另一侧的湛蓝色,脸上浮现出不符合他年龄的憎恶和不甘,就好像他才是被困在那狭窄鱼池里的鲛,“只要不被关在这种地方,连游都游不开……”


还要臣服于原本该成为猎物的人类,被观赏,被圈养。


 


2、


在海洋馆前和银约好的地方看到等在那里的帝人时,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青叶直接就僵在了原地。


看到青叶的帝人也明显地愣了一下。“银和吉桐他们呢?”帝人问。一边为银和吉桐居然现在还和帝人有联系而感觉到愤懑,一边一下子意识到自己是被银给骗了的青叶,几乎对他绝对不可能打得过的银和吉桐涌出了杀意。


其实在银拜托青叶今天带他弟弟到海洋馆来玩时,青叶就已经感觉哪里不对劲了。“你那天没时间么?为什么不自己带弟弟去啊?”当时青叶这么问银。


“我也会去啦,但是光我去不顶用啊。”银回答得嬉皮笑脸,“去海洋馆肯定是要学习认识海洋生物吧?但你也知道我是什么水平,搞不好要指着鲤鱼对我弟弟说这是……”


“鲤鱼可不是咸水鱼。”


“咦咦咦原来不是吗?!……糟糕我一直以为所有鱼都是海里捞的。所以你看我这样的德行教小孩子认鱼完全不行吗!这个时候当然就得指望着百科全书一样的优等生黑沼同学出马啦!而且我弟弟可喜欢你了呢,你去他一定非常高兴。总之你那天有时间吧?”


确实在银拜托自己的那天青叶全天有空,但青叶不知为何就是感觉到相当在意和不安。青叶别扭地答应了银的请求,然后便和银约好了那天下午两点在海洋馆门口的海豚喷泉前见面。


“千万记得是海豚喷泉哦!”银还莫名其妙地着重强调了一下。


早知道当时就该拒绝银那个居然敢给我下套的混蛋。看着从喷泉池边站起身的帝人,青叶心里懊恼地想如果自己能先他看到自己一步看到他就好了,那样的话就能……


算了吧,就算自己先一步发现帝人,也根本做不出立刻当做没看到平静地转身离开这种事来。黑沼青叶的冷漠刻薄可以拿来对付任何人,偏偏对龙之峰帝人他彻底没辙。意识到自己只要来到这里就彻底无计可施了的青叶满心满肺都翻滚着懊恼。


“我还以为今天帝人前辈一定和杏里学姐在一起呢。”为了不让气氛因为两边都无话可说而越变越尴尬,青叶故作镇定坦然地提起了话茬。可这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你觉得我和杏里同学在一起比较好吗?”帝人这样回答了他。


于是两个人就保持着一言不发的状态,一前一后向着海洋馆的入口走。在这个过程中,跟在帝人身后的青叶看到两个男孩拜托两个陌生的女孩帮他们拍一张合影,然后两拨人立刻借着这个契机结起了伴。偏巧排队时他们刚好排在了青叶的后面,聊得热火朝天,反而衬得一开始就是同行者,但彼此之间就像隔着一堵玻璃墙的帝人和青叶格外像是陌生人。


不过其实自己和帝人前辈根本就是陌生人吧?是碰巧认识又碰巧在同一条路上走了一段时间的陌生人。这份一共十份碰巧里添加了自己的三份主动招惹,帝人的三份一意孤行,两人共摊的三份一丘之貉,以及一份不知道该算在谁头上的阴差阳错。时至今日,自己的主动招惹碰了壁,帝人的一意孤行回了头,一丘之貉拆了伙,也就真的只剩下最后那份说不清道不明的阴差阳错维系着早该散去的温度,就像三伏天烈日下的冰,维系得很徒劳。


明明青叶最讨厌的就是徒劳。


可也正是这徒劳变成了那根从悬崖上垂下来的蜘蛛丝,明知一抓就会断,青叶仍不得不把它当做佛祖扔下来的救命稻草。


“帝人前辈,其实你本来是想和银还有吉桐他们来的吧。你要是……你要是觉得不自在的话,其实现在立刻回去也无所谓。”在验票闸机内的检票人员向帝人伸出手要查看他的票时,青叶用小得只能自己听见的声音说。


一定是那声音太小了,小得他前面的帝人根本没有听见。所以帝人才毫无停滞地把票递向了检票员。


“你刚才说什么了么?”他回头问青叶。


青叶握在手心里的票都快被汗浸湿了。


 


3、


青叶上一次来海洋馆还是幼儿园时。他相当不喜欢这种光线阴暗又充满压抑感的地方,尤其是那些被关在玻璃牢笼里的生物让他格外不快,如果不是银拜托他他根本不想再来。结果现在不但来了,还偏偏遇上这种让他笑都笑不出来的情况。


他原本以为自己应该是笑不出来的。


但看到帝人眼睛闪闪发亮地看着从他们身边悠游而过的各种鱼类,不断伸展触手又蜷缩起来的海葵,带着宝宝伸缩着尾巴的海马,和被各色灯光映成各种颜色的水母时,青叶的心情在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情况下居然变得明朗了起来。就好像他和帝人又回到了那个每天都黏在一起为了已经不在的Dollars东奔西跑的暑假。“那个,你别笑话我。”在看过海豚和白鲸表演后,脸色激动得有些发红的帝人握着协演人员丢向观众席后被他好运捡到的小海豚玩偶对青叶说,“今天是我第一次来海洋馆。”


“诶?”等等,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居然会因为帝人这句话高兴的青叶,觉得自己真是愚蠢极了。


“因为我老家是个不靠海的城市嘛。”


“那修学旅行时也没去过吗?”


“我小时候身体特别糟糕,所以根本没参加过修学旅行。”帝人捏着手里的小海豚的尾巴。“但现在已经好多了。”他看着青叶脸上变化了的表情补充了一句。


想问的话被帝人通过表情判断了出来并被堵在了嘴里压根没能问出的青叶觉得自己脸上发热。“帝人前辈是喜欢海豚吗?”青叶从帝人手里的小玩偶上找到了赶紧岔开话题的机会。


“嗯,因为非常可爱啊。不过青叶你是比较喜欢鲨鱼吧?”


“毕竟是以鲨鱼为象征形象的蓝色平方嘛。”


“那要去看鲨鱼吗?”帝人翻起了进门时工作人员递过来的场内地图,“鲨鱼隧道应该就在前面了。”


“不,那里的话还是……”青叶不喜欢海洋馆,尤其不喜欢海洋馆里的鲨鱼隧道,所以他原本是想拒绝的。但看到帝人脸上困惑和失望的神情,内心一阵抽痛的他说出口的话立刻改变了。


“去也行。”他说。


 


4、


这里还是老样子。站在整条隧道中段的青叶这样想。


他现在比当年第一次到这里看鲨鱼时已经长高了不少,但伸出手去仍然碰不到那玻璃质的天花板。不过就算能伸手碰到也毫无用处。童年的时候他不知为何曾产生过只要伸手碰到那片玻璃,那片蓝色的水就会把自己吸进去,而自己也会变成一条无法逃出这条隧道的鲨鱼的错觉。所以当时比起鲨鱼,他更害怕、或者说更厌恶的是自己这完全没理由的错觉。就算被吃掉也好,但是被关在狭窄而暗不见天日的地方被愚蠢的人类观赏,那他无论如何都忍受不了。


就算当时的青叶远比同龄人成熟,也难免会有这种极其小孩子的想法。


很多年后,这种可笑的想法早已烟消云散。当年的幼小少年不仅建立了独色帮,还用鲨鱼给自己的组织设计了形象标志。可那些只有样子上看起来还有点吓人的前海中霸主仍在这片逼仄的水域里屈辱地耀武扬威,虚伪地不可一世。


青叶真讨厌这种感觉。他没来由地想知道帝人是不是也有类似的想法。也没来由地期待帝人能和自己有类似的想法。


但帝人却只是仰着头看着整条隧道,眼睛就像他刚走进来那时一样闪闪发亮。


“真好啊。”帝人看着不停从头上游曳而过的鲨鱼群说。


“……好?”青叶心里一沉。就算他早就已经接受了已经下定决心告别非日常,并退出蓝平方的帝人不会再和自己站在同一侧的海岸看同一片风景的现实,却仍不想接受一片如此让自己厌恶的水域却会受到帝人的称赞。


“对啊。”


“每天都被关在这狭窄的地方,因为被施舍了足够翻几个跟头的海水就催眠自己仍畅游在大海里,还要被本该成为自己猎物的人驯服,这种生活真的好吗?”


“因为青叶你还想去更宽广的地方才会有这种想法吧?”


“是啊,我想去更宽广的地方……而且我……我原来……我原来以为帝人前辈也想去的。”青叶这样说时用余光瞥了一眼帝人。


帝人没有看他。他只是伸手想去碰那片看起来可以轻松碰到,却总是无法触碰到的天花板,就像曾经的青叶一样。


“就算再宽广的水域也总有一天会觉得狭窄的。”放下手时,帝人这样说,“所以只要还能游动,就算无法去向广阔的海域,只能在这么狭小的地方度过一生,也仍然每天都可以从不同的人类脸上看到不同的风景。”


“看人类?你是说鲨鱼会看人类?明明他们才是被人类看的吧。”


“青叶你觉得这些鲨鱼是被人驯服了,所以在为他们不平和惋惜是吗?确实啊,人类是为了把鲨鱼圈养起来才会有这样的海底隧道,可我却仍然觉得,虽然人类自以为是地觉得自己驯养了鲨鱼,并把他们当成了观赏鱼类,可实际上,鲨鱼又何尝不是在透着这块玻璃看着人类的行动和表情呢——


“——而这些,可都是无论多么广阔的海域都无法看到的风景。”


很多年之后,回想起当时情形的青叶连当时自己脑海中究竟浮现了什么光怪陆离的想法都彻底记不起了,却仍能记得伴随着帝人这句话的响起,自己一度觉得无比寂寥的玻璃墙另一边由黑色的鱼鳍搅起的闷闷的水声就好像是某种嘲笑声。那嘲笑声仿佛解开了青叶心中某个郁结了很多年的锁,而帝人就在那声音中看着玻璃的另一侧,眼睛始终闪闪发亮。


就像他看到海豚表演的时候。


就像他说这是自己第一次来海洋馆的时候。


就像他在一年多前的那个车水马龙的街头和某个女人针锋相对,明明浑身发抖却仍然绝不移开视线的时候。


啊啊,就是这种闪闪发光的眼神。青叶知道,就是为了能再次看到这种闪闪发光的眼神他才会在那些该有的不该有的羁绊都散得干干净净时仍想徒劳地紧紧抓着那不知是否会成为救赎的阴差阳错。直到今天他也仍然是不甘为浅滩所困的鲛,但如果能有机会再好好地注视着这个人类的话,就算是再狭窄幽暗的玻璃水槽,他或许都可以忍受。


“帝人前辈,你真的,真的不会再到这边来了吗?”


“哈哈,我可从来就没有过去过。”


因此,也从来都没有离开过。


“那也好。”青叶笑了,这还是今天一直都无比局促而僵硬的他第一次露出真正的笑容,“不想再过来也没关系,不能再过来也没关系。帝人前辈就只要继续在你觉得舒适的地方看风景就好了,而我也会继续在我想要的水域里畅游。即使这两片地方隔着一道永远也无法突破的玻璃墙都没问题,只要你还愿意注视着玻璃墙的这边,只要我还能看到仍然在注视着这边的你——”


那道一直捆在青叶心头的锁链,渐渐有了松开的迹象。




 “——因为如果是帝人前辈的话,让我被自己的猎物驯服多少次,都无所谓啊。”


 


[fin]



评论(3)
热度(111)
©NEVER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