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原创][ask点段子]题目:拿你左手边的第一个东西写个段子

还是三个多月前的一个〜

物体是手机,那么就以手机来写个段子吧~
===========================
邮箱。编辑好的文字内容。按下发送键。
就像是不敢再看手中的手机一般,他赶紧合上了屏幕。又像是绝对不想放开手一般,他将那小小的电子设备紧紧撰在手心里。
惴惴不安的情感弥漫在心尖。他脑内不住地幻想着他收到那封邮件的时脸上会露出怎样的表情,是他见惯了的温柔的笑容,还是他见所未见的惊愕的厌恶?
确实男生收到男生的告白,大多数人都会觉得非常恶心吧。那样的话他就再也没办法隐藏起这份情感,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跟在他身边。明明只要不说出口就能一直做好朋友,好搭档,可他再也无法容忍那近在咫尺的温暖的手掌却无法随意碰触,那一直注视着的身影却无法全力拥抱的生活了。
哪怕被拒绝也好,被嫌恶也好,我想获得一个答案,就算仅仅是做个了断。
这是高中毕业前夕最后的机会了。
可直到最后,他都没有收到从他那里得来的回复邮件。
“哈哈……”太阳从正午变为夕阳。坐在落地窗前的他干笑了两声,终于像是认命了一般重新翻开了手机屏幕。“是连答案都懒得给我吗……”他喃喃着,用满是皱纹的手抚摸着漆黑一片的手机屏幕。
“爸爸,该吃药了。”清脆柔和的女声从背后传来,他却仿佛没有听见。那女子也像是不期待他的回应一般,只是把热水和药片准备妥当后,端在了坐在轮椅上的老人面前。她的父亲去年起就得了老年痴呆症,失去了大部分记忆,行为习惯也变得古怪。连亲生女儿都不认识了的他却会握着一部有年头的翻盖手机坐在窗边,一边按着按键,一边喃喃自语着什么,每一天每一天都重复着同样的动作。那手机早就已经坏掉了,连电池都没有。
“爸爸,该吃药了啊。”她握住父亲的手。没有把那部手机拿走的意思,因为她知道自己根本做不到。她只是一边轻轻握着父亲那只颤抖得不停的手,一边将药和水小心翼翼地喂到老人嘴里,然后站起身,将托盘和杯子都放回厨房。
在转身离开父亲的同时,她听到一声几不可闻的声音:“如果早点……如果再早点……”
是指什么呢?她一点都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的父亲高中时是个棒球运动员,位置是捕手。他所在的校队非常优秀,在高三那年夏天打入了甲子园。然而老天爷却在给了那帮少年成功的门票的同时扼杀了他们胜利的希望。载着校队的大巴在行驶去甲子园的路上发生严重车祸。自己的父亲在那场车祸中韧带断裂,再也无法打棒球了。而他们队的投手则因为位于车祸撞击最严重的区域而当场丧生。
这些都是她听自己母亲说的关于父亲过去的事情。她觉得痛苦而惋惜,却,没有任何实感。
她能做的只有照顾好那在夕阳下用空洞的视线望向远方的老人。她甚至不知道那视线的终点到底是座无虚席的甲子园,还是只有那最人信任和依赖的某一人长身玉立的投手丘。
女子叹了口气,把刷洗干净的杯子放进柜橱,关上柜门。

评论(2)
热度(3)
©NEVER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