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同人][DRRR][青帝]虽不曾以期待为前提

新年贺文〜
今年的一年,是从帝人前辈开始的一年,心情有点小激动呀
结果明明是新年贺文却稍稍有点病的感觉……而且一开始的设想会更病气点,但想到是新年我还是收敛了些。因为添加了很多私理解所以或许有些OOC,还请不要嫌弃
时间发生在帝人高三青叶高二的冬假期间,默认为原著中的"非日常"事件暂时尘埃落定,所以没有提及
帝人前辈新年快乐!祝日常非日常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小青叶新年快乐!祝新的一年里顺利推倒帝人前辈告别处男!(咦结果还没告别吗
也祝各位太太新年快乐

=========================

和自己的前辈接吻对青叶来说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

 


 可以拥抱,可以抚摸,甚至可以做爱,却唯独不给亲,帝人在某些地方可谓有着相当古怪的洁癖。青叶对接吻其实没有太执着,一开始想这么做也只不过是面对自己已经交往了一年多的恋人顺其自然的情感流露,没想到却直接就被推开了。面对一个你解开他的衬衫分开他的双腿甚至做更过分的事时都可以毫不反抗,却唯独在你想亲吻他时对你又踢又打又咬的人,说不会被激起点征服欲那反倒是在说谎。

 

 
不过青叶最擅长的就是说谎,所以他看起来可真是一点都不在意。 

 


在今天第三次想趁着帝人失神时亲吻他,但仍以失败告终后,青叶笑眯眯地用棉被把帝人裹了个严严实实,自己则像没事人一样从褥子滑到榻榻米上穿衣服。在必要的情况之外,帝人都很少和青叶主动说话。如果不是青叶正在穿衣服时刚好接到了他母亲挂来的电话,那恐怕直到青叶离开帝人的公寓,两人大概都不会再有什么交流。 

 


"……是,我正在前辈这里……啊,确实麻烦了人家呢,但因为有一些很难的问题自己怎么也解不开,所以就只能来拜托前辈帮忙了……好的,我这就回家。"青叶这样对母亲说。 

 


这个人就是可以做到当着当事人的面面不改色地扯谎。听着青叶以最乖巧纯良的语气对自己的母亲说着敷衍的谎话,帝人翻了个身。"今年的新年我还是打算回家过了。"几乎是在青叶扣上电话的同时,帝人这样说。 

 


"明天就是除夕了,现在才决定回家?" 

 


"我妈妈很想让我回去。" 

 


"我记得帝人前辈之前说,你和阿姨讲的是今年会留在这边备考。" 

 


"马上就升大学了,如果考试顺利我就会一直留在东京,和家人见面的机会会越来越少。……说到大学,你已经确定会到国外读书了么。" 

 


"大概吧。我妈妈对这件事有点坚持,以免我那位大哥有事没事地再跑去大学找我麻烦。"青叶的声音有点含混。他抓起帝人搭在一边的围巾问帝人:"这个可以借我用用吗?我从家里过来时忘记戴围巾了呢。" 

 


帝人知道他打得什么算盘。他不置可否地看着青叶把自己的围巾围上,又轻轻扯起自己平时用来遮挡面颊和嘴巴的部分,迎着帝人的视线在上面亲了一下。 

 


帝人懒得理他。屋子里响起了青叶关上大门离开的声音。帝人在仍留有两个人体温的被窝里慢慢地缩成了一团。 

 


 



除夕的街上到处都是人,尤其是在池袋这种地方。帝人曾天真地以为或许到了外地人都会回老家的年节假日,这个城市怎么也该会被掏空一半。但实际上即使这样也仍有人从各个阴影和角落里冒出来,令人躲闪不及。 

 


帝人还是像他刚来池袋时那样不擅长应付汹涌的人潮,只是之前过去的两年多他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都很少落得独自一人。可不管一个人身边曾有多少人陪伴,他也总会落到这样的一天,帝人看着面前神色匆匆来来去去,但大抵都是和别人结伴而行的人们想。没有围巾御寒让他觉得有点冷,所以他有点后悔今天跑出家门。但没办法。一大早他就收到青叶的邮件,说他为在帝人准备回老家的前一天还向他借围巾道歉。为了不让帝人在回乡路上挨冻,他准备赶在帝人出门乘车之前就把围巾还回来,而他现在就已经在路上了。

 

 
帝人很清楚青叶根本就是故意的。所以他只能和他发邮件说,说自己一大早的车现在已经在路上了;琦玉离东京不远,不碍事;祝青叶和他的母亲新年快乐。然后随便抓了件大衣披上,从家里落荒而逃。 

 


他根本就没打算回家,在他之前和父母说自己今年新年打算在东京复习备考时,父母便只能惋惜地决定利用这个新年去冲绳旅行了。 

 


无处可去的帝人只能钻进书店躲避人流,在参考书的书架前站了一天,却什么也没读进去。期间他接到了青叶的好几个电话,但他无一例外的全部都拒接了。终于熬到傍晚,随意挑了两本没做过的参考题结账后,帝人走出店门。因节日而张灯结彩的街道被霓虹灯的色彩渲染得五光十色地灯火通明,让孑然一人的帝人在无数家人和恋人汇聚成的人流的对比下显得格外无所遁形。他用有点像逃的速度奔向公寓所在的方向,一边跑一边想现在回去应该没问题了,青叶一定早就离开了。 

 


直到他远远地看到自己门前站着个人影。 

 


青叶一定也看到了他,不然不会在帝人转身就走的瞬间立刻就追了过来。青叶的体力也不怎么好,但怎么也比已经跑了一路的帝人强,所以没一会儿他就追上了越跑越慢的帝人,抓住他没有拎东西的那只手把他拉在原地。 

 


"没想到帝人前辈你这么快就从老家回来了。"即使帝人立刻就甩开了他的手,青叶也仍然把眼睛笑得弯弯的这样对他说。 

 


帝人气喘吁吁,一言不发。他将那只被青叶握过的手插进自己的口袋。他在生自己的气。 

 


青叶就好像没有察觉到任何事一样仍旧满脸笑容。"既然回来了,就一起过新年怎么样啊帝人前辈?"他飞快地扫了一眼帝人手里拎着的参考书,"用我帮你提着'手信'吗?" 

 


他最终也没有问帝人以为他会问自己的任何一个问题,更没有因为帝人对他说谎而露出哪怕一点像生气的表情。 

 


"……你不回家没问题?"帝人一点都不想和他说话,却不知为何没有按捺住。 

 


"昨天忘了说,我妈妈今天值夜班。"青叶耸了耸肩膀,扯了扯嘴角。 

 


说谎,帝人想,可他在此时此刻却没有立场这样指责青叶。寒风似乎把他的脸冻住了,他也不知道此刻的自己究竟是一副怎样的表情。 

 


"啊,这个还给帝人前辈。"青叶将自己脖子上围着的帝人的围巾摘下,完全不在乎寒风顺着突然暴露在外的脖子灌进他的领口。他一步跨到帝人面前时,帝人因为他突然在自己面前放大的脸而本能地想要后退,却被从后面拦上脖子的围巾挡住了退路。他能从青叶的眼睛里看到星星一样的灯火的光芒和自己的倒影。他想抽手像往常一样挥开青叶,却感觉自己的手长好像在了口袋里。看着青叶贴近的脸,他觉得自己这次恐怕逃不掉了。 

 


但青叶却只是用围巾将他的脖子和面颊都小心地围住,然后微微踮起脚,隔着围巾用自己的嘴唇在帝人的嘴唇上轻轻碰了一下。 

 


比路灯的灯光落在肩上的重量还要轻。 

 


却依旧将围巾上残留的青叶的气息和温度都灌进了帝人的胸膛。 

 


 



虚伪的爱意远比真实的恶意更锋利。 

 


因为后者会令人警觉,前者却只会让人沉溺。 

 


帝人不会允许想要一直站在海与岸的界限上的自己沉进任何海域里,尤其那还是一片幻象环生,没有任何值得相信的东西的海域。所以他根本不想接受那些只会让他溺毙又终究会离他而去的邀请。 

 


在被青叶拉着手拽回家的路上,他还在这样想着。 

 


但他同时也觉得青叶的手有点温暖。虽然明明青叶的手也是冰冰凉的,并没有比他自己的温暖多少。 

 


但两只手交握在一起,毕竟比一只手独自垂在寒风里,要温暖得多。

 



[fin]


评论(3)
热度(92)
©NEVER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