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同人][无头骑士异闻录][青帝]冬花火

火把节贺文,CP青帝

 

因为太少女好像有些OOC,所以阅读慎重

 

说好了的对青叶好点,于是我就这么干了

 

背景乐是氷青的《冬花火》

 

感谢您的阅读

 

=======================

 


 

虽然帝人一再拒绝,但青叶还是坚持跑到了帝人家里帮他搬家。

 

“下一次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青叶说,“所以至少最后,让我尽一点后辈的义务吧。”

 

 

 

说是搬家,其实就是打包行李,以方便物流公司把东西寄回给老家。考上了京都的大学的帝人已经和房东商议好了退租,这是他留在这间不到三叠大小的房间的最后一晚,也是他留在东京的最后一晚。

 

帝人的行李不多,除了电脑,棉被和少数衣物,就只有一些书和一丁点杂物。在所有和“非日常”没什么关系的地方,帝人都一如他外表看起来的那样,是远比同龄人需要少得多的能量的“节能型”。他本来就不太擅长留下实体的纪念,除了日用品,高中三年时光的记忆化成的实物,积攒起来只有一口小箱子的大小,规矩整齐地悉数清点时连青叶都替他感觉到了一丝寂寥。

 

或许是因为东西本来就不多,所以帝人把几乎所有东西都打包装箱,打定主意不想落下什么,即使有些东西无论怎么看以后都用不上。除了两件东西,一本东京旅游观光手册,一盒线花火。帝人把这两样东西拣出来放在垃圾桶附近,一副准备丢掉的样子。

 

在帝人出门给青叶买饮料时,青叶拿过那本旅游手册翻了起来。全都是土生土长的东京人的他耳熟能详到觉得无趣的地方,如果不是因为这本册子原本是属于帝人的东西,他根本连碰一下的兴趣都没有。出版日期是三年前的春天,主打专题是夏季花火大会,怎么看都是帝人刚到东京没多久时得到的东西。这本对于一般人来说翻翻就过的普通小册子却似乎被帝人反反复复阅读过,因为以物主人爱惜东西的性格来讲它无疑显得有些过旧,某些景点和活动上还有圆珠笔仔细标注的痕迹,从笔的粗细和颜色来判断,恐怕不是一次性书写上去的。

 

就好像对于要去这些地方抱有过相当大的期待一样。青叶看着花火大会旁边画着的颜文字正在这样想,拎着饮料的帝人推门回来了。

 

在看到青叶手上的东西时,帝人的表情明显有些窘迫。一方面想着反正是要丢掉的垃圾,自己就算看看也无所谓,一方面被帝人那动摇的表情勾起了内心的某些恶趣味的想法,青叶一边笑着把小册子放到榻榻米上,一边笑着问道:“我还以为帝人前辈是对观光没什么兴趣的那类人呢。因为你和我在一起时,从来就没和我说过想要去哪里玩。”

 

“我不太擅长应付人多的地方。”帝人把小册子从青叶身边捡走。在走向垃圾桶时,他似乎是踌躇了一下,但最终却连垃圾桶附近都没有让它呆,而是直接把它撕掉扔了进去。

 

“可结果你却跑到了东京,还是池袋这种高人口密度的地方。”青叶继续说。

 

帝人没有立刻回他的话。过了一会儿,才用仿佛自言自语一般的声音说道:“是啊,现在想想,就仿佛是做梦一样。”

 

“还好京都人不是很多,”青叶笑着看向帝人,眼角的余光却落在线花火的盒子上,“只可惜夏天热得要命,祇园祭的烟火也有些朴素,远没有东京的花火大会华丽。”

 

“哈哈哈,那还真是有点遗憾。”帝人有些落寞地笑了笑,捡起垃圾桶外孤零零的线花火,“其实我到最后都没有去成过花火大会呢。看起来短期内也没有机会看到了。”

 

“帝人前辈是喜欢烟火吗?”

 

“该说是喜欢,还是感觉微妙呢?”他看着躺在手心里的盒子,青叶觉得如果自己没有猜错,恐怕那也是三年前留下的东西,和那本被撕掉的观光手册一样,因为某个跃跃欲试的愿望来到帝人手中,却终究因为某些原因连拆都没有拆开过。“明亮又美丽,但是经常还没等人看清楚就已经燃尽,然后消失不见了。再盛大华丽也好,比星星和灯光都要明亮也好,觉得那一刻全世界再没有什么东西比它更夺目也好,消失后却就连存在过的痕迹都一点都不剩,看过还是没有看过,都好像没有什么区别。花火大会也一样,我不止一次非常想去呢,却因为各种原因一直耽搁着。从胆小不敢邀约,到最后连能陪我去的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但是现在想想,去和不去,也仿佛根本没什么区别。”他掂了掂手里的盒子,似乎露出了一丝苦笑,翻了下手腕,似乎是想把它也丢进垃圾桶。

 

可盒子还没等脱出手心就被青叶接住了。

 

“反正东西都收拾的差不多了,”青叶用空着的那只手拉住帝人,“与其浪费,不如把它用掉怎么样?”

 

 

 

冬末春初,夜晚还冷得很。被青叶强行拉出房间的帝人刚踏出门就被冷风吹得缩了一下。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即使平时一贯讨厌和青叶进行身体接触,这一次他却没有甩开青叶揽着自己肩膀的手。他的公寓楼下有一块不大的空地,四周堆满了房东和其他房客的杂物,从意境上来讲实在不能说是个适合燃放花火的地方,不过青叶却似乎一点都不在意。他顶着帝人见惯了的人畜无害的欺诈性笑脸从一楼的邻居家里借来了打火机,将线花火分给了帝人几只,然后用打火机将它们点燃。跳跃着的火花给帝人的手指和线条柔和的脸都镀上了一层金色,同时也用耀眼的明亮霸占了帝人和青叶的视线,让四周围简陋的环境仿佛一下子消失不见。

 

“真漂亮。”帝人呆呆地看着在自己指尖迸射的火星。

 

“是吗。”眼看帝人手里的花火就要熄灭,青叶又点燃了另一些。

 

之后的一小段时间他们一言不发。青叶伏在帝人背上,两只手绕过帝人的肩膀,就默默地重复着在帝人手中那部分花火即将熄灭时又立刻点燃另一些,然后把它们再交给帝人的动作。他的个子要比帝人微微矮一点,所以这么做会有点滑稽,也有些吃力,但是却没打算停手。没多久,盒子里的线花火就只剩下最后几根。在青叶把它们点燃的同时,帝人听到他说:“京都的花火虽然没有东京的华丽,但是也很漂亮。而且除了祇园祭,贺茂祭也好,时代祭也好,五山送火也好,你要是想去的话,以后能让我能陪你去吗?”

 

“哈哈,又开什么玩笑。你不是在东京吗?”

 

“那我就去京都好了。给我一年时间,等我一年,只要一年,等高中毕业,我也去京都读大学。”

 

从背后揽着帝人的青叶看不到帝人此刻的表情。他只能感觉到他微微地颤抖了一下。“等待可是很痛苦的。”帝人说,“追着另一个人去自己陌生的地方也是很痛苦的。”

 

“大概吧。”青叶轻轻笑了一下,“不过你也知道,反正我一直都不怎么怕痛。”

 

他将手伸向帝人手中正盛放着的花火。帝人惊了一下,急忙想把花火抽走,却为时已晚。青叶的动作透着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就这样用手去接那些迸射着的明亮星星。“……喂!”最后帝人只能丢下花火,抓起青叶的手看他有没有被烫伤。燃烧着的花火在接触到冰冷的地面后挣扎了几下就熄灭了,借着路灯和窗口透出的灯光,帝人看到青叶一脸坏笑。

 

“你买的是室内也可以燃放的种类呢,帝人前辈。”青叶冲着眼睛里透着气愤,但又更多是关切的前辈仰起脸,“所以不会烫的。虽然我倒是希望它能烫一些,那样就算给我留下伤疤也好,都不会在消失后一点痕迹都不剩。”

 

青叶虽然是笑着,但是手却在帝人的手心里微微颤抖着。他的右手虎口处有一个伤疤,那伤疤帝人再熟悉不过。帝人叹了口气,有些哭笑不得。他微微倾下身子,将额头搭在青叶的肩膀上。“你当我拿你没辙是吗?”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

 

“反了吧,一直以来可都是我拿你没辙哦。”青叶笑了起来,声音里却没了平时怎么也挥散不去的那份虚伪的明快,“所以,就当这次是我拜托你了,等我一年吧,帝人前辈。”

 

 

 

【fin】

 


评论(4)
热度(80)
©NEVER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