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原创]如果不过都只是自我满足

青帝那个长篇卡成狗,摸个鱼缓解压力OTZ

 

======

 

对悠介来说,情人节是个有点灾难的日子。好比一打开鞋柜就被掉出来的巧克力埋住脚面,并被走过路过的同性同胞们报以怨愤和仇视的目光什么的。

 

高一那年他还因为这种事被高年级的人以太过嚣张为由找过茬,但因为他素来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性格,不但躲过一劫,还和学长不打不相识地混得不错。事后他心有余悸地和准一郎说:我恐怕这辈子都没法和只会送我巧克力的女人搞好关系了。

 

准一郎是悠介的青梅竹马。和对谁都只是表面上亲切和善,私下里却有点阴暗别扭的悠介不同,这是个表里如一到在这个时代足以被称为稀缺,却又想法古怪得甚至该送进博物馆展览的家伙。因为他说话直接没少得罪人,所以女生们私下里都在议论,说若不是心地善良的王子殿下悠介愿意和他这种诡异又阴沉的家伙交朋友,那他恐怕早就要落得孤家寡人。

 

这两人之所以能一直维持朋友关系也确实是因为悠介一直主动拉着准一郎的缘故。只不过原因则是悠介自己知道,是因为准一郎在,他才没有变成孤家寡人。

 

悠介的性格可比表现出来的部分要恶劣太多。

 

 

 

“今年好像比前两年合起来还要壮观。”午休时正在天台吃饭的准一郎看着把一袋子巧克力拎到他面前的悠介调侃地说。

 

“因为是最后一年了吧。夹在里面的信也都是无论如何也想在最后一年把心意传达给我,希望我能接受什么的。”悠介冷笑着,“难道她们以为可怜兮兮地写上这样的话我就会被感动吗?全是一个套路,都只谈自己暗恋得多辛苦。但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喜欢你的女孩子听到这些话可是会哭哦,王子殿下。”

 

“嗯哼,那你是要把这么恶劣的我的真实面目公布于众咯?”

 

“我才懒得做那么麻烦的事。说起来你几乎每年都会这么抱怨一下呢,都这么多年了,也拜托你习惯一下吧。”

 

“习惯倒是早习惯了,但就是想抱怨。”悠介坐在准一郎身边伸了个懒腰,“只要一想到她们幻想着又温柔又帅气的我,却完全不知道真正的我正在背后拼命嫌弃她们的那花痴的表情,我就超开心。”

 

“……恶劣得连我都快听不下去,想揍你一顿了。所以快住口吧。”准一郎瞥了一眼被悠介随意放在脚边的巧克力,“总之,那今年我也不客气了。”

 

悠介对着巧克力袋子摆出了请便的动作。

 

自从小学高年级,悠介就开始在情人节收到巧克力了。最初他还有点开心,也觉得来自别人的好意很珍贵,所以即使不喜欢甜食也会把收到的巧克力尽量吃掉。可年复一年,即使他在各种场合都暗示过自己对甜食应付不来,这甜得发腻的累赘仍旧越来越多,以至于只不过出于责任的考量才会吃掉那些巧克力的悠介现在看到巧克力这个词和它所代表的过量却又毫不自知的好意就想吐。“她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初中三年级的情人节,走在走廊上的悠介迎面撞上一个塞给他巧克力的学妹,还没等他想好怎样拒绝这个女孩,羞涩得连脸都没给学长看一下的学妹的身影就消失在楼道的转角。悠介欲哭无泪,只能表情扭曲地把巧克力塞进垃圾桶。“就没有一个女人愿意动动脑子,想想这个东西根本没几个男人爱吃吗!”他气急败坏地扯了扯领带,却看到准一郎把手伸进垃圾桶,将那用漂亮丝带和包装纸仔细包起来的巧克力捡了回来。

 

“直接丢掉,你也太过分了。”准一郎说。

 

“就算带回家也是扔进家里的垃圾桶。你还指望我把每个人不过是随手买来的,自己都没对后续有什么期待的自我满足全都认真吃掉不成?”

 

“那就给我吧。”准一郎从垃圾桶旁边站起身,“你知道我喜欢甜食。”

 

悠介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你以为这样做那帮女孩子就会因为自己的‘好意’没被浪费而高兴?”

 

“我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浪费食物不好。”

 

“那你也只不过是自我满足罢了。如果她们知道了真相的话,只会感觉和扔了没区别。你何苦同情她们。”

 

“我没有在乎她们的想法,只是出于自己的立场不想看到食物被浪费。有些人可是小的时候想吃糖却怎么都吃不到,很可怜呢。”

 

“……你的关注点是不是不太对。算了,反正你可别太勉强自己。”

 

“我会勉强自己?别逗了。”准一郎笑了一下,“你忘了,我们家可七个孩子呢。”

 

准一郎的父母感情好到简直没事就想生孩子玩,所以准一郎一共有六个弟弟妹妹,同时妈妈肚子里还怀着一个。或许也是因为小孩子太多的缘故,从小家里的糖果糕点总是不够用,所以准一郎对甜食的执念悠介是知道的。但他一直很在意并非自己买的,而是别人送的巧克力再转送给准一郎是不是特别不礼貌。虽然悠介对其他人一直都是只有面子功夫做到,对于准一郎倒是很顾虑对方的感受。所以他有考虑过亲自买巧克力和糖果送给准一郎。

 

但当他把这个想法说给准一郎听时,对方却有点惊讶。“你又不是女孩子,特意买什么巧克力。”他这样对悠介说,并且再次告诉悠介别在意这个,有得吃他就满足了,一副很好养的样子。“就这么喜欢吃?”高二那年情人节,去准一郎家玩得悠介看到吃了两整盒还没有停手的挚友,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要不是在我面前吃这东西的是你,我早就吐出来。”他说得心有余悸。

 

“再多点都无所谓。”准一郎拍拍小山一样的巧克力,坦诚地露出开心的笑脸。

 

 

 

总之,从初三开始,悠介再收到的巧克力就全部由准一郎接收。或许是因为挚友拿到甜食的表情总是很治愈人心,在这个过程中,悠介对巧克力的仇视也渐渐减轻了不少,也没了一开始那种拿别人送的东西给他吃是不是很不好的愧疚。“那一次我还以为你会冲我说教,说只要是别人的好意你就必须心怀感激地接受之类的话呢。”悠介看着一贯扑克牌脸的准一郎难得地露出有点开心的表情看着袋子里的巧克力说。

 

“如果是我的话,确实一定会心怀感激地接受。不过那是因为我喜欢巧克力,而且也从来没人送过我,我才会这么想吧。”

 

“诶,你就从来没有收到过?”

 

“没有。”

 

“一个都没有?”

 

“……”

 

“有点意外。”

 

“你知道像你这种每年收到的数量可以拿去开店卖的人说这种话,很讨打么?”准一郎瞥了悠介一眼,“不过换个角度,我会觉得你讨打,恐怕也只是因为自己没收到吧。如果真收到像你这么多,而又没有弟弟妹妹帮忙分担,恐怕即使是爱吃甜食的我也会觉得非常困扰。我觉得,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既然是以好意作为出发点,那么干脆考虑得更多些怎么样?与其站着说话不腰疼地对那些经历着自己没法经历的困扰的人讲些只有听起来理论正确却毫无实际意义的说教,倒不如考虑一下怎么解决问题比较重要。虽然你确实很过分,但在你的立场上,我也不觉得那些明知你除了她的份外还会收到一堆巧克力,却也从不肯动脑想想你要怎么处理的女孩子一点错没有。”

 

“简直想给你鼓掌。你就是因为会把想法这么直接地说出口,所以才那么得罪人。”

 

“至少我不会像某个人一样,因为总是带着漂亮面具迎人,给自己惹上一堆善意的麻烦,以至于最后让性格变得扭曲起来。”准一郎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制作非常精致,但并没有裹着包装纸和丝带的盒子,“这个……?”

 

悠介愣了一下。“这个有什么问题吗?”

 

“别的盒子都用礼品纸包得特别漂亮,这个倒是直接买来处理都没处理就给你了的样子。”准一郎把盒子拿在手里看了看,“但又是超精贵的牌子,需要预定才有,不像是没用心。哪个粗神经的大小姐给你的?”

 

“啊,你说的是这个啊……”悠介露出稍稍有些垂头丧气的表情挠了挠头,“本来有包的,还是那种很精致的透明的礼品纸,大概是打定主意想在一堆平民包装纸里被我注意一下吧。不过因为她把写给我的信也给包在包装纸里了,我看到就只能一起拆掉了。不然连别人写给我情书都被你看光了,也太闹心了。”

 

“虽然没和你说过,但其实会把信包在包装纸里的人超多。我都忘了自己看了多少封写给你的情书了。”

 

“唔恶!居然?……我的天啊,丢掉吧都。拜托了。”

 

“才不,我还打算等几年后找个机会都还给你。”准一郎用其实有点不太衬他的表情坏笑了一下,“情书那种东西又没有让你必须吃下去,也不占地方,等五十多岁变成了女儿连衣服都不想和自己一起洗还有些加龄臭的猥琐大叔时,翻出来看看,想想自己年轻时那么受女孩子欢迎,然后拿去给嫌弃你半夜打呼噜的妻子看,感觉或许很好哦。”

 

悠介看了准一郎一阵子,似乎是想说什么。但终究只是噗嗤笑了一声。

 

“我才不会变成猥琐大叔咧。就算变成大叔也一定是那种帅气得会让小女生把持不住的大叔。”

 

“然后又因为在其他人面前都装得太像个人样而被公司的小姑娘惦记着从你老婆身边把你撬走。”

 

“撬不走啦,”悠介拍拍屁股从地上站起来,“那些光是看见我优秀的部分所以才想我交往的家伙,那些脑袋里想的只有和看起来不错的我在一起她会怎么幸福怎么得意的家伙,那些一旦意识到我阴暗的部分后只可能指责我很过分我居然欺骗了她的家伙,就让她们永远惦记着世上有这么一个好人,但自己永远也得不到吧。”

 

 

 

因为两个人的班级在不同方向,所以从天台的楼梯下来后,悠介和准一郎便分开了。但是悠介却没有立刻回自己的班级,而是来到了一楼鞋柜的附近。他先是打开了自己的鞋柜,毫不意外地在里面又发现了三盒巧克力。然后紧接着又来到准一郎的鞋柜前,打开。

 

准一郎的鞋柜里也放着一盒巧克力。悠介动作有点粗暴地把那粉红色的漂亮盒子和盒子上附着的带有樱花气息的信拣出来,稍稍将它们握变形,又看也没看地就丢进了垃圾桶。

 

他每年都会做这样的事。一开始心里还会有些不安和愧疚,但现在,剩下的就只有兴奋和满足了。

 

“我每次打开自己的鞋柜都会想,那些在信里写着喜欢我的女孩子都在想什么呢?看着除了自己之外,还有那么多人同自己喜欢着同一个人,她们就如此坦然地接受了?别搞笑了。我啊,我可是连一个都接受不了。”悠介这样嘟囔着,“所以看到除了自己还有其他人在送巧克力,第一反应都该是把别人的全部扔掉吧。如果是喜欢的话,不做到这个份上,我可不接收。”

 

如果这话说给准一郎听,他一定会立刻反驳自己说太过分,为了自己的心情能够传达到而糟蹋了别人同样的心情什么的。

 

但作为陷入恋爱的一方,能允许别人的爱情和自己的一通传达到的人,在悠介看来才真是大笑话。

 

不过就算有人真的为悠介做到将他鞋柜里的巧克力完全都丢掉,那悠介也不会接受她就是了。

 

“说什么你们暗恋着我有多辛苦。先尝试一下连说都说不出口的暗恋有多辛苦吧。”他想着说着“你又不是女孩子,特意买什么巧克力”的准一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那是某个高档巧克力店领取预定的情人节巧克力的收据。“果然我还是不够细心,没想到也该把它包起来。”他把它撕碎了丢进垃圾桶,然后抱着三盒连看都不想看是谁送来的巧克力,一边想着谢谢哦,如果没有你们帮我打掩护,我可真没辙了呢,一边想着晚上把它们也拿去给准一郎。

 

 

 

【fin】

 


评论(5)
热度(13)
©NEVER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