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同人][无头骑士异闻录][青帝]昭然若揭的欲言又止

 

我又来摸鱼……正稿之外的摸鱼怎么这么美味(哭泣

 

灵感来源是青叶是个大触

 

想写个快要从瓶口满溢出来,却又被盖子紧紧锁在透明玻璃瓶子里的“单恋”

 

青叶视角,帝人出场不多,但每个行为都有点意义(大概

 

欺负青叶可爽呢呵呵厚(不,说好了对青叶好点呢

 

背景乐是松下优也翻唱版的ラブ・ストーリーは突然に

 

===================

 

    你问青叶开始画画的原因,连他自己都想不起来。

 

    因某种机缘巧合而开始,因某种顺其自然而持续。往往都是在被他人问到为什么在画时意识到,原来画画这件事已经在自己身上发展成了一种习惯。

 

    没错,就是习惯。就像有人习惯发呆,有人习惯转笔,有人习惯用手指绕头发,青叶手里一旦空闲起来,就会习惯性地握起笔画点什么,大部分时间都画得完全不过脑子。虽然基本没有过想要在绘画上拥有多高造诣的热情,但无意识下的日积月累还是让青叶的画画得相当不赖;当然,也仅仅是不赖而已,拿给任何稍稍懂行的人来看都能给他挑出一堆毛病。

 

    倒是青叶不怎么怕被人挑毛病。心情好了他或许会改,但大部分时间下是过耳就忘。他也不会像很多人那样非常反感自己画画时有别人在旁边围观。所以在和蓝平方的同伴呆在一起时,他怀里经常抱着速写本。他会画画打架中的吉桐,睡觉中的宝城,偶尔还会答应狐鲛兄弟的拜托帮他们画点动画角色,或者为了让阿猫能顺利泡到妞帮他给女孩子画相什么的。在蓝平方和其他不良少年闹矛盾时经常都是等会打架的人冲锋陷阵回来后,呆在安全的箱型车内的他已经把同伴打架的流程像漫画一样画出了两三页。画完了他也不会很宝贵,谁要他就会送给谁,所以他的速写本也总是被撕得乱七八糟。

 

    用青叶的话说,会想要在什么领域进步,会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在这个领域艰辛摸索的过程,会珍惜你创造出来的每一个成果,都是因为你在意它。然而没人会在意自己发呆的姿势是否英俊,发呆时旁边是否有别人,或者发呆时为什么没有人帮你拍张留念照片。

 

所以青叶并不特别在意自己画的是不是足够好,也不在意自己随手留下的图画最后被塞到什么地方。

 

 

 

    但最近一阵子,青叶却很少再在蓝平方的活动中抱着速写本。那就像是看到某个烟鬼某天开始再也不抽烟了一样奇怪,所以一次肃清行动结束后,回到箱型车内的吉桐问青叶怎么最近没见他画画。青叶少见地支吾了一下,倒是正接受青叶给他脸上上药的帝人抬起了头。“我那天倒是看到他在画,但我想要看一下时他就藏了起来,小气得不得了。”他扬起脸说,又立刻被青叶轻轻把脸扳了回去。

 

    “喔~还真少见诶,青叶。”坐在角落里的银把表情装得满是困惑,语气里却是一股对什么东西了然于心。

 

    “青叶最近是怪怪的。往常打架他都卑鄙地做着甩手掌柜让别人挨拳头,自己躲在后面悠闲画画。这几次到是很积极地冲在前面,虽然也只是一直在给帝人前辈扛药箱罢了。”吉桐哈哈哈地取笑着。

 

    “真难得啊你居然又学会说甩手掌柜这个词了吗。这次是你爷爷教你的?”青叶一脸淡然,表情和平时不太一样,“最近没什么兴趣,就不想画了呗。”

 

    “真杀了你哦。”重复着口头禅的吉桐气愤地说,“有问题。这家伙过去从来不怕别人看他的画的,现在一定是藏着什么。”他四下环视了一下,一眼看到了青叶一边的书包。他一把把书包抓过来,等青叶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把青叶的速写本抓在了手里。“还说最近没怎么画,我之前看到的那个才画了一半的速写本,已经换成这个新的了吗。”他作势要打开青叶的本子,却被青叶一把把本子拽住。如果不是他力气大,恐怕本子就被青叶抢走了。

 

    “你发什么神经?”青叶看起来真是有些生气了,“还给我。”

 

    本来只想开个玩笑的吉桐看到青叶这副样子,也不免动了火气。他不明白往常对这些事一点都不在意,甚至还乐意把自己画的东西拿给大家看甚至送人的青叶到底哪根筋不对。银也好,宝城也好,现在不在这里的八房也好,他们这帮人从小学开始就混在一起,彼此再了解不过,这么多年来以好脾气著称的青叶就算和他再开点过分的玩笑他也都一直笑哈哈的,顶多毒舌回应两句,所以他实在不知道今天的青叶到底怎么了。

 

    吉桐绝不撒手,青叶也摆出打定主意立刻要把本子拿回来的架势。就在这时车子中部传来不大不小的砰地一声,伴随一些东西噼里啪啦掉在地上的声音,和一个人有些迷糊和沉闷的低吟。“啊啊对不起!宝城!我把你弄醒了。”帝人手忙脚乱地将因为椅背突然弹起来而惊醒的宝城的椅背再度放倒——他之前似乎不小心碰到了座椅把手上的按键才让椅背突然直立了起来,然后掏出手帕纸擦着不小心撒到宝城身上的药品。思维明显还沉浸在梦乡里的宝城用“我在哪里”的表情环顾了一下四周,看着对峙中的吉桐和青叶。“要打架吗……”他的声音还有些晕乎乎。银急忙替这俩人摇摇头,于是宝城哦了一声,一声巨大的呼噜后立刻睡了回去,完全不在乎身上消毒酒精的味道。

 

    青叶以闪电般地速度趁着这个机会把自己的速写本从吉桐手里抢走。吉桐还想说什么,被银从后面嘟囔着“好啦好啦”扯了回去。帝人则在旁边笑呵呵的,虽然还是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但意外地又会让人觉得他似乎很开心。他看了青叶手里的速写本一眼,什么也没说地转过头去。青叶看着他这样的表情,用拇指轻轻摩挲了几下食指;但却又像突然意识到什么一般,右手有点怅然地抽动了一下。

 

 

 

    因为仍然担心正臣会找到自己家里来,所以帝人今天还是决定睡在某个通宵营业的漫画咖啡厅。青叶以有事要和他商量为由,执意也留了下来。在确认了青叶有好好地和母亲打好招呼后,帝人便不再多问。两人找了一间禁烟又不容易被人打扰的包间,一边记录最近发生的事,一边商量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如果有人碰巧进来看到他们的话,或许只会以为这两个少年是在总结学生会工作,哪里看得出一点独色帮的样子。

 

    青叶一边听着帝人说话一边在笔记本上写着,写着写着却发现帝人没了声音。他抬起头,看到眼睛紧闭着的帝人缩在软软的沙发椅里,脑袋耷拉向一边,胸膛随着呼吸微微地一起一伏。

 

    “帝人前辈?”青叶叫了一声,没有得到回应。

 

    大概是被灯光下那柔和的睡脸给唤起了什么想法吧,青叶用拇指轻轻摩挲了几下手里的圆珠笔,然后,就像是无意识般地,保持着注视帝人睡颜的姿势,用圆珠笔在笔记本上画了起来。头部小巧的轮廓,脸部稚嫩的线条,鼻尖微微翘起的鼻子,紧闭的双眼,在脸颊投下阴影的睫毛,在这几日的压力下终于找到机会放松一下的眉头,随着呼吸微微颤动着的微张的嘴唇,还有……青叶的左手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了一般,想要去触碰帝人嘴角的瘀伤,却在已经感受到皮肤的温度却差一点就要感受到皮肤的触感时,又把手指缩了回来。

 

    他用想要把什么东西彻底消去的力气和气势用笔在刚才画好的帝人的面部速写上狠狠划了一下,但又立刻把想划第二笔的手僵在空中,脸上露出愤恨但,更多是心痛的表情。最终,笔还是落在了纸面上,一笔一笔地,继续描绘着那张脸庞。但一点也不像。青叶在心里对自己说。一点也不像。

 

    他仍然不觉得自己对于画画这个行为的感情是喜欢。没有一种喜欢这么不拘小节又敷衍了事。可从未有过的某种无法将什么东西确切地描绘出来的情感,却让他感觉到胸口一阵焦灼,难得地对提升自己那拙劣的画技产生了渴望。用笔也好,用其它任何方法也好,他想把那无处可去的感情宣泄出来,哪怕是用刀子挖出来。但他又觉得就算是真的能挖出来,或许也和他想要的东西大相径庭,而且,他会连像过去一样坦率地展现给别人看都做不到。

 

    或许是因为空调的温度开得太低,帝人在椅子里缩了缩,但仍然没有醒。青叶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他身上,然后从笔记本上撕下刚才用圆珠笔画的那张画,将它小心翼翼地夹在了素描本里。他将素描本摊开在自己的膝盖上,一脸苦笑地看着每一页每一页,属于同一个人的不同动作和表情。

 

    “真的一点都不像,”他重复着,“也没法给任何人看。没法给你看。却又想让你看到。”

 

    就像画里的人此刻并没有坐在他对面一样,对着虚空低声说着。

 

 

 

【fin】

 


评论(8)
热度(66)
©NEVER 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