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同人][デュラララ!!][青帝]X

帝人前辈26岁(。)生日快乐!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除了这一句再没有别的能描述我的心情喜欢到极致我已决定放弃智商(喂

 

==========

 


 

    观察自己的顾客,我本来是没有这个习惯的。

 

    直到某天一个虽然帅气但是看起来就不像正经人的黑衣男和我说,希望让我在当班的时候多多观察一下来店里吃饭的顾客。如果能把他感兴趣的观察结果当成情报提供给他,他会支付给我相应的报酬。

 

    反正也不是违法的事,又能赚些外快,我就答应了他。即使随随便便卖给他诸如哪位顾客点了什么饮料,用餐时去了几次卫生间这种信息,有时候他也很乐意接受。久而久之,边干活边注意店内顾客于我而言就成了再自然不过的事。

 

    尤其是那些有些特点的客人最能吸引我的注意力。好比是现在这两个初中生模样的男孩子。

 

    硬要说的话他们虽然都称得上可爱,却也没有特别抢眼。我之所以会注意到他们,是因为无论怎么看都是乖乖牌的这两个孩子不知为何经常和一群不良少年混在一起。其中一个身上偶尔带着伤,有一个则总是笑眯眯。

 

    从他们和同伴谈天的样子来看又不像是在被不良少年们胁迫欺负。

 

    偶尔也会有只有他们两人来到店里的情况。不过不管是两人和其他人一起,还是单独过来,笑眯眯的那个都经常会盯着身上有时候会带伤的那个孩子看。那是很容易就让人想起热恋之类词语的目光,虽然他本人似乎没有察觉。

 

而总是被他注视的那个男孩子也似乎没有察觉。

 

……

 

 

 

*************************

 

    即使是厚脸皮如青叶,偶尔也会由衷地觉得自己那帮说话太不讲究措辞的小伙伴实在令人困扰。

 

    “你看着帝人前辈的眼神就像是想让人家为你生孩子。”有一天苇切这样对青叶说。

 

刚好在有点远的地方边注视帝人教吉桐给游戏开金手指,边往嘴里送着乌龙茶的青叶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你怎么还搞得像挺有经验似的。”青叶一脸嫌弃。

 

“那当然,我可也是和女人做过的。”

 

“然后和你做的女人就带着想让你怀孕的表情看着你因此你深谙了辨别这种目光的技巧是吗?你女朋友是泰国人吧?”

 

“去你妈的。还有,‘深岸’这词什么意思?”

 

对于苇切的没文化青叶只能展露个哀伤的嘲讽脸。

 

青叶当然没法确认自己的表情,所以即使毫不留情地对苇切吐槽了回去,但在苇切这样说了之后为了避免自己的表情真的太过露骨,他只能先把视线从帝人身上移开;可不一会儿又不自觉地看了回去。就算已经过了几个月也仍然是会觉得奇怪的场景:像帝人那样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优等生的人被一群不良少年簇拥在中间,即使表情腼腆也仍喜笑颜开地和周围的人谈笑。

 

明明自己和蓝平方的人呆在一起时,在旁人看起来恐怕也是一样有些诡异的不协调景象。可看着帝人,青叶心里还是翻腾起了一股一股的不适。

 

却当然不是因为原本属于自己的位置被替代了这种无聊原因。

 

太无防备了。他看着被银搭上肩膀还揉了揉脑袋的帝人在心里想。

 

他向前伸平双臂,就像小孩子做游戏模拟拍照的时候那样,用两只手的食指和拇指拼成了一个矩形框。他把一段距离外的帝人圈在那个框内,而帝人周围的蓝平方成员则都被隔离在了框外。

 

没有任何用处的封锁线。

 

“真是的帝人前辈,我啊,又不是想看你和我之外的其他人打成一片才拉你进来的。”

 

 

 

    

 

“所~以~我~说~帝人前辈你啊!既然根本不会打架,就不要总和我们一起往前冲啊!”吉桐一拳打飞了一个举着球棒想从帝人后面偷袭他的人,拎起帝人的后领子就把他丢给了阿猫。“阿猫你快把他塞回车里去!”他对阿猫吼,“敢让他再跑出来小心你的蛋!”

 

“虽然没什么用,但是我也多少想帮些忙。总是让你们去冒危险实在太过分了。”被阿猫一路扛着往箱型车附近跑的帝人不忘举起防狼喷雾向逼近阿猫背后的敌人眼睛里猛喷,甚至还能找准时机点燃个小鞭炮扔进张嘴刚要喊痛骂娘的敌人嘴里。

 

“不是嫌你没用啊,而是每次看到你受伤青叶那混蛋都会一副想要把我们涮了吃的表情。”阿猫听着背后传来的惨叫声,怒骂声和小鞭炮炸响的爆炸声,把后半句“再就是或许可能太有用了搞不好会闹出人命来”给咽回了嗓子眼儿。

 

不过听到青叶的名字帝人立刻就不挣扎了。他看着还想要追他们的两个人被撵过来的宝城一个金钩臂一个过肩摔撂倒在地,问阿猫:“……青叶没在车里吧。”

 

“那混蛋又借着社团活动的名义翘了。算了,反正那货比前辈你还弱,来了也就是猫在车里奸笑着看好戏,不如不来……啊我不是说前辈你弱的意思!你别在意!”

 

帝人苦笑着还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却突然没忍住激烈地咳嗽了起来。

 

“你偶尔也相信一下我们啊!大家都身经百战的,哪那么容易就躺了。”把帝人塞回车里并委托了做司机的同伴看着帝人后,阿猫留下了这么一句,就大喊着什么帝人听不懂的脏话又朝着“战场”的中心飞奔了回去。

 

帝人苦笑了一下,本来想从座位上站起来,结果太阳穴一阵钝痛,眼前也跟着一花。“相信……吗?……倒是和这个无关呢……”他透过车窗玻璃看着不远处渐渐占了上风的自己的“同伴们”。“……还好青叶不在……就在这里稍稍休息一下……也无所谓吧。”他呢喃着,又微微咳嗽了两下,便靠着车窗玻璃浅浅睡了过去。

 

 

 

 

 

青叶坦然接受银对他的评价,承认有些时候自己是挺变态的。

 

所以脑子里想着帝人这样那样的表情和姿态做些诸如意淫甚至比“意”淫还要糟糕的事,他既没少干,也不会为此有什么愧疚。

 

但当帝人的睡脸真的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反而没法像做梦梦见过的那样,毫不犹豫地压倒亲上去。帝人的领口处露出的脖子和锁骨,帝人的衬衫短袖下露出的纤细的手臂。看着眼前的帝人,青叶想起四月份自己刚见到这位学长时,他还白皙羸弱得就像是一切温室里长大,除了上学放学大门不出二门不入的无趣又虚弱的好孩子。而现在,他的身上却因为日晒和受伤留下了很多当时一定没有的痕迹。一想到这些痕迹大部分都是在同自己在一起的时间留下的,青叶的心中就涌动起一股扭曲却又甜蜜的快感。

 

“干脆在你身上留下更多的痕迹算了。”但虽然嘴上这么说着,看着帝人面颊上新落上的擦伤,青叶最后也只是伸出手在伤口的附近轻轻碰了一下。可紧接着,他皱起了眉头,将手背搭到了帝人的额头上。

 

“……多大的人了,连发烧都不知道老实呆在家里。”青叶收回手时轻声说。虽是盛夏,可因为箱型车内开着空调的缘故,温度反而不高。发着烧睡过去的帝人脸红得厉害,喘息也有些急促。他在远低于人体适宜温度的环境中缩成一团,让青叶好不容易才按捺住抱上去的冲动。

 

在车厢内扫视了一圈的青叶最后还是脱了自己的外套,想给帝人盖一下。没想到这个动作却惊醒了帝人。一睁开眼就看到青叶的脸靠得离自己非常近,帝人先是呆滞了一下,随即脸色一凛,一把把青叶推到了一边。

 

“虽然没想过会被前辈喜欢,但是面对学弟可爱的脸这么直白地表示出厌恶,也真是有点太打击人了吧。”青叶脸上挂着丝毫没有一点像是被打击到的笑容,“当然我这边是无所谓啦。只是前辈既然发烧了,不想烧得更厉害的话,最好注意保暖哦。反正就算是劝你现在回家,你也绝对不会回去对吧。”

 

帝人扫了一眼在刚才推开青叶时被自己不小心也掀到了地上的青叶的外套。“……社团活动结束了吗?”他并没有否认发烧,却也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做什么停留。

 

“本来就没有什么大事,只是觉得我不在帝人前辈能更舒心一点。”

 

帝人的眼睑颤动了一下。他别过了头。

 

“不过就算讨厌我也别讨厌我的衣服哦。它可是连我这样的家伙都愿意服务,相当善良无辜的呢。”青叶开着玩笑把自己的衣服捡了起来,重新盖在帝人身上,“我去买下冰枕,前辈就安心地好好休息吧。”

 

也没想听到帝人的回答,青叶就离开了车厢。

 

之前还在驾驶座的负责开车的同伴不知道跑去哪里了,车厢内现在只剩下帝人一个人。吉桐和银等人还在远处和人厮打着,不过站着的对手已经根本不剩几个,他们眼看就要结束战斗。青叶的身影早已经消失,四周安静得就只能听见帝人自己的心跳声。

 

他又咳嗽了起来,咳嗽得浑身发颤,而且这次好久都没有停下。“……我并不……”帝人断断续续地说了什么,但如果这句话不是出自于他自己的口中,恐怕连他本人都听不清。他只是将脸埋到青叶的外套里,过了半天,才终于止住了颤抖。

 

 

 

**************************** 

 

……

 

而总是被他注视的那个男孩子也似乎没有察觉。

 

因为,哪怕那个一直笑眯眯的小家伙在大部分时间都在盯着他看,可唯独在对方碰巧没有在看他的时候,另一个男孩子才会回看向对方,目光虽然远没有对方热烈,却温柔得像是碧水清泉在流淌。即使那温柔里带着些微若即若离的不安和困惑。我不知道这是一种有点可悲的默契,还是其中的一个在刻意为之。

 

当然这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可即使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却莫名地希望至少能够有一次,他们两人的视线可以交汇在一起。

 

是会相视一笑,是会尴尬地慌忙低头,还是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地淡然移开视线,不得而知。

 

我也不必要知道。

 

我只是希望看到那样一天。

 

 

 

 

 

【fin】

 

 

 

 

 

 

 

 

 


评论(4)
热度(112)
©NEVER LAND | Powered by LOFTER